in Norwegian wood

东四十条

一起等早班的地铁,逆向而行,感觉有些微离别的情趣,所谓醒时同欢,醉后分散,城市小资的文字就是这么酿出来的吧?意识到离这种情调又近了的我晃晃头,转去想一些wild的东西,譬如Into the Wild拖了很久该看了,譬如wildsk老大好久没出新段子了....醒时同欢,醉后分散。

心中有事着很快就醉了,之后旋然清醒,却感觉清醒本身和事情的结果无关。于是又苛刻地自省:是否在意的只是那种心事释放的感觉;或者在之前就已做好各种答案的应对,所谓的调整心态仅仅是去执行而已?有控制下的浅触即收,看到了,摸摸,不想错过。

于是又想到后面两句。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丫真天才。

倦极时用内视术,发觉上半身在某种气场边上一点点收紧,仿佛受了诅咒的样子。

Finding nemo.

Write a Commen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