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nowhere man

在 路 上

在楼下等的时候,又突然感到对一会儿的最终别离后的寂寞感的恐惧。终于发现这几天的所谓旅行,竟一直还没一个人过。一个个地见,熟的很熟的不是很熟的,而且其中大多数都应该是很久不能再见到了。我不是说自己在依赖他们,只是以后连这种做伪依赖状排解的手段都没机会。却像是刻意地没意识到这一点一样,只是平常地见,轻轻满身漫游,再见日光之后,表情同样温柔。

于是即使是在一起的最后时间,我也有些游离了,一个人在车外按下冬天的快门。m'说人生就是要不孤单啊,我说这么想会很轻易为之做出没品行为的。和happiness一样,不孤单显然也不是人生本质目标,但总有些时候汹涌得无限趋近于是。

对比前晚在车上畅想一个人那些variations时的潇逸,一会儿离开后不知还能不能按自己上一秒的想法去继续行程。这情绪或许和布朗运动的其它因子一样,也是其间的正常改变。但想到那些孤单或又要为此而去凑一群繁华,我不知道要怎样继续。

Write a Commen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