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yy

她的国

男:(她忽然变的很冷淡,说好的活动也不去了,对我那些拙劣的逗趣,也不再是嗔嗔的样子,偶尔笑笑仿佛在敷衍。我想问她到底是怎么了,但看着她的眼睛实在是说不出口,害怕一出口反而会失去。想必是我的若即若离,或者整个这些暧昧本身让她厌倦。好几次我想就这么吻下去,我爱她,就这样说出来告诉她,但我们都知道说出来也一时不会有什么结果。过几天仍然各有各的世界,各自世界中万一遇到更暧昧的仍然会犹豫一阵然后选择放对方鸽子,也许当最终各自时空重合后我们会毫不犹豫地在一起,也许在这之前我们就会主动促进重合的概率,但暧昧显然不如我爱你更能促进主动促进的力度,是的,说出来就像一阵风,我是一片云的每一个气体分子都还在布朗,但宏观上已经有了飞去的方向。我知道我在害怕这种促进在另一维度上对自己的改变,从而选择维持这种温吞的样子以期待极小的重合概率,但我也知道这种所谓选择就像小学时从放暑假到最后一次返校前夜都不去碰作业一样,根本不能叫做选择,叫做不作为,或者叫逃避。我感觉我可能要失去她了。之前的聊天她谈及仿佛最终会回到这里,事业、business、blah,这不是我的世界,也许这只是不是我喜欢的世界,也许这最终就是我的世界,也许这最终也不是她的世界,谁说的清?但至少我知道她的气质会渐渐地不属于这个环境,从这个角度讲她是属于我的,你进了这个世界,就很难忍受再回到多数土人中去找彼此,也许她知道这一点,只是未曾有意识地去面对,也许她还是有可能最终变成鱼眼睛变回来属于这里,所以我对自己臆想出来的逻辑也从来都完全不能确定。她变心了吗?也许我这段时间尽管瘦了但最终又呈现出反弹了的样子不能让她满意,我只是知道自己不久会有可以生活中轻松地顺便瘦下来的环境,于是没必要现在就刻意做苦行僧以及对抗父母的殷切喂养,又或者就像我一直把自己的不靠谱狠狠地晾在外面,盖住自己其它方面的华丽丽一样,以此来挡开大多数不理解我方式的人,避免她们诱惑我从而干扰我,甚至也以此来挡开那些理解我方式的,告诉她们老子目前暂时更希望不为对方而改变自己从而只等待时空重合的概率。但渐渐地这种行为成了惯性,以致我也不知道该什么时候以及该怎样停止。这生活真的太难受了,心动时的无力就像天塌下来了一样。天哪,我真不知道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女:(mmd老娘那个又来了。)

Write a Comment

Comment

  1. 爱不一定要捆绑上所有权和责任,有机会有时间的话亲亲抱抱就好了,知道世上有个人对你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