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nowhere man

拉拉 – 14

到马孜木拉检查站已经21点,天正在黑下去。旁边的小旅店,七八个破床位的房间要¥50。前一晚在萨嘎县城,刚住过有生之年国内最不划算的旅店(木板隔出的多人间床位,¥30无淋浴),不愿住更坑爹的了。看路的远方隐约有两排房子,就打算先通过关卡去看看。

马孜木拉是去阿里路上唯一严格查边防证的关卡。我离开拉萨时犹豫一番,还是办了边防证;但毕竟不爽,打算试试护照是否真的不能代替边防证,于是谎称边防证找不到了(如果被拒就住下,明天说找到了)。护照确实不可以,但做良民状卖萌的结果,最终还是让我过了。值勤领导们研究半天,命令我到狮泉河(阿里县城)后必须补办。——这个和有没有护照,似乎也没关系。但这么折腾人家,心里终归过意不去,后面的关卡,都老老实实出示证件了。另外摩托被记了车牌号,但行驶证(买二手车时就没有)支吾两句说在包里,并没有仔细追究。

(在之前拉孜县国道三岔口、之后刚出狮泉河、多玛、进疆后的库地,都有关卡。库地比较严,也记了车牌号,其它几个主要还是登记身份证。三四个兵守在原野上的小房间里,满辛苦的。不让拍照。)

向前三、四百米,路边的小房子上写着〖普兰马孜木拉旅店〗——很有加州招待所的范儿。但没有人,锁着,前方应该不会再有人家了。路对面有一排工棚,也锁着,杂物间用铁丝拴着门,用钳子拧开,居然还有张烂木板床,把帐篷铺开做床单,比睡地上舒服一些。用汽油炉泡面、煮可乐,清水只够泡面的,随便擦把脸做面膜。0点后有拖拉机载了一群藏民来,大概是白天附近种地的,锁住的房间是他们睡觉的地方。他们看到我的摩托车了,手电四处晃了晃,没人找过来,也就睡了。

下午本来要在帕羊镇住,但地图有误,帕羊镇比预计提前20km出现,且规模实在不像镇子,于是就以为那不是帕羊镇,骑过去才渐渐醒悟。又或许我记不清了,是因为我不愿意在那里住才让自己认为那不是帕羊镇,至少我没有停下车稍微问一下。这一天风景绝美。在戈壁沙漠草原荒岭间切换,远处始终有喜马拉雅连绵的白色山顶,不时从山后涌来大块的黑色云团,伴着狂风,轰油门擦着云团边缘冲过去,来到太阳下面,翻个坡,细致的沙丘和雅鲁藏布江和雪山一层层叠现。那个疑似帕羊镇的村子就在沙漠地带,以国道为直径,方圆二百米的地方,一两家饭店和旅店,旅店外有几辆越野车以及相应的穿鲜艳冲锋衣的游客。我想我还是应该停下来,想象自己沿着沙漠走到雅鲁藏布江边上,满远的,或许本来就有越野车提供这样的项目。

萨嘎县住满了印度人(从樟木去冈仁波齐的朝圣团),整个镇子的旅店价格,也就变得坑爹起来,街头太阳能的淋浴房,前一晚我到的时候,就已经没有热水了。早上刚刚出发,和一个也骑着摩托的藏民在路口相遇,我速度降到0等他让开,只见他以每秒一米的速度直撞向我……换档的踏杆被撞弯了,借来锤子扳手敲直,——还用力过猛把车子敲倒(自从在矮拉被石头颠过,车子就支撑不稳了),于是右手刹车柄又一次被摔断,后来直到阿里才修好。有夜晚,有早晨,是第24天。

Write a Comment

Comment

    • 呃,其实我更仰慕那些能把半天杭州游叨逼出8000字的
      然后意识到其实自己也完全有能力把川藏用平均半天8000字篇幅憋出来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1. 别整那什么解构主意了。用普通的语言写不普通的旅程,“三四个兵守在原野上的小房间里,满辛苦的” 还有 “加州招待所”这种小片段,足够感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