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日子流

江北人在上海

  • 突然冒出要提前二周才能请假规定的公司去死
  • e、f上了到南京的车,中途补了到徐州的票¥107。7点多南京下来,懒得出站去吃地锅鱼了,直接跳上往上海的CRH
  • 泡了2年多的高原藏牦牛鞭酒,装进Absolvt的瓶子,送给h做新婚贺礼。那个啥也剪了塞到瓶子里。h哥搂着从中午晃到下午,终于在晚聚前被h嫂忍无可忍勒令先放回家里
  • a要去北展看张震岳还是张震狱,s也要去北京。他们能在北京敲的人目前基本都在上海
  • 曾经和e认真考虑要不要31号去余姚拍h的传统婚礼,最终还是双双各自布朗运动。不过貌似传统婚礼也就是村里人吃饭,没有大红花也不骑驴
  • 路过当年的9k民工小学,依稀不见
  • 江湾校区是个一望无垠的地方,大白天站在宿舍门口就能看到复旦的双子楼,旁边是陆家嘴的军刀楼、金茂、东方明珠
  • 江湾校区也有个0号楼,由食堂一便利店一美发一组成,宿舍一楼的开水炉要刷卡才能打,好在厕所可以让同性随便用
  • h'们顶着六层以上的空闺,遥望母校,用神奇的语调快乐地生活着,分栗子蛋糕,女人能很轻松地描述出自己想要记下的细节,很赞
  • 第一晚聚会就把能敲bg的人大部分凑齐了,感觉不划算,应该一个个轮着敲过来;但后来的事说明这样子还是有好处的
  • Outdoors终于把d养成了自己的指导老师,甚赞
  • 最终还是没有机会去看北区的新岩壁
  • d和副校长们吃饭习惯点暴辣的三只小鳖
  • 又是传说中的我来了就下雨
  • 被l拉着,和e、t去给l'的乐队演出捧场,据说l'当年的户外店熬出机会卖了三百万后重拾旧时乐队梦想。演出在杨浦仓房改装的酒吧里,感觉其实还不错,至少比13club里的半数强,但听大叔们唱校园民谣风格还是有点那个。拍了些照片,不知要跳票到什么时候才能给他
  • l的招待太殷勤了,浴场里做完脚膜开包间睡觉,弄得由俭入奢的e、f诚惶诚恐
  • 神奇大宅男k,家里有好像共8台各种游戏机。k在家里用Wii减肥,几个月从90kg降到60多,Wii的统计界面里体重曲线斜率小于-1
  • 蛊惑e去买Wii
  • 去给h'修电脑,三大PC达人对着macbook吭哧吭哧吭哧吭哧
  • 手机版的Talkonaut和MSN都仿佛不靠谱,消息经常发不出去却又不报错。ping.fm也是从来没反应,于是这几天懒得写twitter了
  • j和e'去东北玩,三天了,突然发短信来问e'叫什么名字
  • 夜晚穿过江湾校区,湿地上薄雾冥冥,仿佛英伦乡村的命案现场,沿着纬八路几次徘徊,这里可以用来打高尔夫了,从六校门打到三校门
  • d'的招待也很丰盛,华丽的川菜馆里十几块的青啤纯生,一醉方休的样子。难道如今留在上海的都男人有成女人有车了?
  • d'说f啊我看过你那个图库网站了,一直没整理嘛,却整天在blog上写一些乱七八糟的文章
  • k的客厅有些冷,当然也可能是和d'啤酒话多嗓子已经沙肿,或者辣的吃太多积便上火,总之我发烧了
  • 本来只是有一点点头晕,但公交上又听到久违了的老男人老女人用上海话吵一路,越听越晕越想吐,于是就不行了
  • 于是在人民广场下面的KFC发抖,后来面对j'的一桌子bg完全咽不下去,只好强颜欢笑鼓励j'把它吃掉把它吃掉,j'好棒
  • j'还有一年多毕业,于是忽然发觉我们这群人对各自选择方向的观望,仍然还远远没到能望出结论的时候
  • j''生日快乐。j''元旦婚礼,四个月了
  • 原来乘风豆浆店早就倒闭了
  • 撑不住了去蹭p的酒店床位睡觉发汗,和m轮流放对方鸽子
  • 盗版新秀丽¥400两个,考虑ing,不过看着也似乎不禁操的样子,而且还不确定我能带多大行李,而且还不确定我...tnnd
  • 上海的便利店如今暴贵,可乐一听要¥3
  • 据说把上海的残余医保帐户花掉只能通过在药房每天买最多¥200的药,我这次来还一时没找到卡
  • Day 4,我居然去了d''家
  • 搬家,CNG,O2,眼镜布
  • n也放鸽子回家婚礼去了,准备的一硬盘电影最终只便宜了p
  • 和m'时隔五年,仍一见如故,倾谈甚欢
  • 幸福的NY生活后,j'''回到上海奋发,于是m'毕业后也要陪过来了
  • y的老爸。。。
  • 可能和在手机上把MSN nick改成了f有关,又被j'''从m'的list里删掉了
  • 没胃口 & 防止m'强大的偷窥怨念,直接跳上m的车,从正大改赴五角场
  • m的新房子在装修,m也做R&D了,m还能拉单
  • 江湾,又见江湾
  • 财大修路,车绕进去好麻烦,太晚了就不去敲l''了,发烧是原罪
  • 如今不需要修脚的人才去修脚
  • j''''买走了我最后一卷只分了27张的RVP,¥23
  • 还是食堂第五街咖啡最实惠,热乎乎的大杯¥3,一杯杯的读CLS
  • e最终还是被派到固原押包去了,好过分的
  • q被老板抓了,鸽子。z终于来拿胶卷,锅拌饭,z居然要MIT了,z也终于不再楞呼呼地拥趸suli了。很多人都在确立自己风格的过程中,但确立之后难道就也变成熟练工了?
  • 我还是不知道z和n那个福音会是个什么诡异东西
  • 又是第一食品。。。但这里的五芳斋居然只有速冻的,面对小杨生煎也没胃口了
  • wave,终于在江阴附近吃到了肉粽,居然还有栗子肉粽
  • 22:14,到江北的一瞬间,我的发烧似乎好了

Write a Commen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