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日子流

清明

去扫墓。

姥爷死后我还是第一次去扫墓。姥爷死的时候我正忙着考初中,没让去参加葬礼。后来小,忙着功课也就没再去了。后来想去的时候也就没时间再去了。十几年。去年清明时我终于在附近终于有时间去扫墓了,事先和家人约好,等到周末回家,却被告知他们因为怕周末人多且有人开车送,前几天已经去过了,不禁对老妈气苦:您孩子也算是荒野边陲随性来去自由的人了,想去趟市郊就这么被你们这么多年因为各种鸡毛蒜皮的事放鸽子?

嗯,按照我的方式,早就随便找个什么时候自己过去看一趟了。可我甚至一直不知道在哪里,而且好像领骨灰盒时还需要某种凭证之类的,平日里为这个正式把亲戚们折腾一趟好像也不靠谱。其实家里在照顾老人方面一直做的很好,亲戚间也常来往;唯独在扫墓方面很怪异:子女们到时随便有一两个去就行了,有谁没谁都是无所谓的事。偏偏还经常在我耳边唠叨:这么多年了也没去看看你姥爷。。。无语。

扫完墓,兴致勃勃地问爹:爷爷奶奶的墓怎么不去扫?
哦,去年那块地被某生产队种苹果园了。。。

--------------------------------------
我在家乡之外没有任何亲属关系。不像你们,念书时游玩时甚至出国时当地都有人罩着。虽然大家都无所谓这些,但看你们在上海在酒泉在唐山在纽约在堪培拉纷纷拉出堂叔表姨之类的充一下地头蛇,然后忽然发现在圈子里我这样的反而是异类了,个么发现这一点本身也算是件有趣的事情。

Write a Comment

Comment

  1. **本地人你好。
    最后一段听上去很幽怨的样子。。。。
    你要去**深挖一下七大姑八大姨关系么?

  2. 我们家每年给爷爷扫墓,基本上就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家庭聚会。在每年初二和清明的时候,我都缺席好多次了。
    外公的墓迄今我都没见过,我妈总念叨着我小时候外公多喜欢我,如果他不是那么早走看见现在的我会多开心blabla..让我很汗颜。
    我们家在外地也几乎无亲戚,或者说,没有我有认知的亲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