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Norwegian wood

白居易

自我剖析的方法其实很简单,不断地对当前状态求导,总结出那些有共性的东西,然后考虑要不要/怎样才能让那些东西变化一下。也可以对那些变化再求导,然后考虑要不要/怎样才能让那些三阶导数变化一下。

譬如我发现自己其实是很稳定的人(“谢谢!”),很多时候都要让自己处在一个相对平稳的条件下,然后才有状态有心情去写东西/提出看法/考虑改变,而那些让人看着翩若惊鸿的所谓改变,貌似只是从一个稳定态迅速跃迁到另一个稳定态,而跃迁的过程中手上也始终握着某些东西:身份、资历……总之进可攻退可守,处子脱兔风林火山。

前段时间我也一直在找这么个稳定点,找到了就可以赶紧言笑晏晏,守着分基地探路调情攀科技。但后来突然发现找到的这个很不靠谱,就突然有些手足无措,于是又陷入那种一面警醒自己不要随便攀援一面却没心情做事的状态。而那些yy好像被憋住了,悬在半空中写不出东西,也不是没东西,也有很多想法,可能失去的只是表述的能力,也可能是因为在空中找不好恰当的立场,去做能自圆其说的评判。

这种被现实影响心情的样子我很讨厌,就好像越来越真的变成典型的水瓶座猎户座一样,讨厌讨厌讨厌。

另一件不爽的是意识到自己又一下子陷入了现实主义堆里。我说的不仅仅是那些华人区下班租新加坡连续剧的,老外as well,主旋律就是成天感慨hard time / make a living。当看到白人资深HR大妈就像我5年前就能够bs的国内那群人那样讲授面试仪态时,感觉真是无比的怪异啊。当然可以说我暂时还没找到组织,但我担心手上握着的这些东西一时半会儿找不到。

然后看国内小mm们blog上都在写终于由校园变成成熟officer过程中的不适应挫折收获成就,那寒。那几个还能撒欢的都是还赖在学校的,不靠谱,于是我早早出来找自己10年后还能high的可操作性,halfway。

其实这个样子和03年那阵子很像,很可能这种求稳定态的恶习就是那个时候的后遗症。后来想写个系列把那时各方面整理一下的,但懒散地到现在也才写了一半左右。也不时起个头,看着就像这篇一样言语可憎就又删掉了。

Write a Comment

Comment

  1. 恩对了,谢谢生日时收到的短信,又是系统里预设的吧,不过还是有小点感动,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