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yy

红拂夜奔 – 3

抬头望望月亮想起前一晚说过的话。一个环境结束将到另一个环境的过程是的连我也觉得惶恐的。只是独自在床上哭或者因为惶恐而放弃也太不fivestone了,于是用不靠谱裹一下。

其实直到现在我也没见过谁因为惶恐而打退堂鼓,大家都很赞,决定了事到临头难受一下也就过去了。只是这样的感觉潜意识里似乎会影响到下一次的选择。记忆中的难受渐渐淡去。几个月,甚至几天后当你又有了事情做,哪怕只是写paper/和同学泛泛交往/在办公室里聒噪,那一瞬间的惶恐都已经记不清了,即使是刻意去想,也居然记不清了。只有当下一次又打算做不靠谱蛙跳的时候,才会想起有那么一头远古凶兽在狰狞地盯着你,具体还是记不清但印象中总之很可怕,乃至会犹豫要不要放弃。最终不放弃的话免不了又要high上一把,次数多了也就成了嘉年华。

Write a Commen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