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Norwegian wood

记梦录 2012-5-27

闹市区河沟边的一条小路,从主街交口到一个馄饨摊之间的二三百米,河边有片空地,是孙悟空待的地方,平时经常去找他聊天,就像河边遛鸟的大爷,知道这个的人很少。这是之前的设定。入梦一开始政府似乎在取缔,我到那条小路上,突然找不到那块空地了,主街下来就是馄饨摊,好像那块空间从没存在过,而我的认知里也开始觉得这件事从没有过,惟独这份记忆是存在的,开始怀疑是不是幻觉或者记忆的错误衍生。我沿着那段路来回找了很多遍,努力比较现实和脑中的痕迹,仍然相信/希望那段事是真实的。直到我突然听到一个小女孩也说孙悟空不见了,那一瞬间我哭的凄惨滂沱。

后来有个mm传来消息,新的碰头地点,一起去找,过程记不得了,后来看到一封留言,落款是胡心频,我突然知道悟空是存在的,就此释然了。虽然整个梦里我再没有见过他。

好久没写这类东西了。仍然有做梦;但似乎心智变老的一个标识是,做的梦很轻易地就能分析出和现实的对应,明显的日有所思的痕迹。那种说出来就能让人知道我在yy什么的梦,也就没有说出来的必要。这个其实也是,但好歹花俏了些。

Write a Comment

Comment

  • Related Content by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