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nowhere man

[2009 旅行] 1 – 实况转播

把旅行途中发的动态信息整理一下。

大部分信息是通过嘀咕火兔或者短消息或者网吧用IM发送到嘀咕,然后再同步到twitter、friendfeed等网站。关于嘀咕我回头可能会写帖子推荐一下,旅行途中用手机这样子记录,如果一直有电有信号的话,感觉还是不错的。

全部动态消息的大本营还是在twitterfriendfeed,其实blog上本来都有链接的,只是放的太低调了没几个人注意到。。。

  • 4.11,如何又快又省地赶往景洪? #
  • 本来想11号出发蹭火车到贵阳然后摩托车慢慢晃云贵。然后突然想起12-14号是傣历新年泼水节...拼了,10号晚上飞昆明¥766 #
  • 不用纠结了,老挝领馆过年放假,这周末放到下周末 #
  • 貌似所有的饵制品,我都觉的同样的做法如果换成饼会更好吃 #
  • 在等去景洪的bus开车,看到有人上车拎着水枪… #
  • 景洪. 澜沧江边搭起帐篷, 蹭人家的午饭水煮鱼, 绕城n周, 跑到城外嘎洒镇买了破摩托, 1k2 #
  • 吧座上想寄明信片却想着远一点再偏僻一点,大概景洪所谓赶集预演的80年代气氛还不能让我爽吧 #
  • 真的只有我跑单帮啊,醉了想你了想你们了 #
  • 嘀咕火兔不错,比短信省钱比手机msn经常弄错信息靠谱 #
  • Luxe Rocket新境界:乱石滩上乱石压角,上半身背包垫在防潮垫下面。澜沧江洗过澡,裸身钻进真丝睡袋内衬,爽很 #
  • 集市上70%摊位是有奖套圈和丢沙包砍饮料瓶. 也有华丽的, 就像其他地方牵匹马让人合影一样, 这里牵的是两头孔雀 #
  • 我一直没看懂龙舟比赛是什么规则. 澜沧江的水很急, 不是成排一起出发, 而是一个个轮流在近岸出划到上游, 再华丽丽地横着被冲下去 #
  • 云南的friendfeed被封了? #
  • 恩, 连上了 #
  • 放孔明灯引来两个小mm。(许愿:这次出来遇到些有趣的事吧)。然后灯就飞到桥下面去了。小孩子们在下游砸河灯。 #
  • 河灯应该是纸船啊,这里都是泡沫塑料,早上醒来置身垃圾场 #
  • 骑了3h到达洛,走了一会儿,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到缅甸了,回去锁车先 #
  • 在景洪常看到勐海烤鸡的招牌,路过勐海时想去饕一顿,穿城骑了n久,只看到各种各样的火锅店,和两辆卖天津大麻花的车 #
  • 曼听公园赶摆门票40,从后面的版纳总佛寺绕进去。表演效果还算华丽,但主持风格无聊,看两眼从正门出去,管理员很惊讶有人这时离开 #
  • 泼水节装备,相机用三层安全套罩上,用桶罩着,及时出手[1图] http://digu.com/u/162902 #
  • 景洪政府院子里,一个个乡里的民族花轿队,轮流抬着领导们转。领导们坐上去挥舞着红包,还有的挥舞着一摞百元钞 #
  • 泼水节泼啊泼池子里就只剩下泼脏水了,一天湿过去好几次,这样子不可能洗干净再出城了。在考虑要不要现在就走,然后趁着还有太阳,路上风干 #
  • 后悔带rocket了, 搭帐篷的地点限制太大, 草坪上好热/有蚊子 #
  • 不三宿空桑还是有道理的,mmd我现在连景洪都待出惯性来了 #
  • 骑了一天G214,从景洪到澜沧,到澜沧境内后所谓国道路况就开始抓狂,和G318最烂的地方有一拼,整个人抖的下土。幸好那边没人路边泼水,不然成草泥马了 #
  • 各个村镇都在自行赶摆,一路骑下来,正好在不同地方看到赶摆的不同时段内容 #
  • 或许明天就又贴到缅甸边境了,不知道澜沧-雪林-沧源的小路能不能走通,估计就算是村路也不会比今天G214更差吧 #
  • 拖拉拉12点才从澜沧出发,打算经雪林到沧源,路上开始下雨,干脆沿着G214走算了,却发现去雪林的岔路和国道一样好,上之,沿途有梯田 #
  • N23.01167 E99.52174,又是中缅边境,不让住,后撤10km宿雪林 #
  • 破旅店20块还不能洗澡,50才有洗…求宿学校,边陲上级不让招待陌生人,宿村公所 #
  • 村公所值班的小弟是澜沧人,解决就业的“大学生村官”。小弟明天回家,吃不完的剩菜拿出来招待,做成猪肉(好多猪肉!)炒饭 #
  • 雨,大雨,大风雨,土路上的泥辙让摩托极难控制,多处塌方,冲过去时弄坏了链条,幸好离乡只有2km,里外湿透,mmd以后再也不走县道了 #
  • 进沧源后经常看到路上的四轮小货甚至解放,速度极其缓慢,仔细看才发现前面装的是拖拉机的柴油引擎……比江苏那边往农用三轮上扣四轮的货斗还夸张 #
  • [打碟-摩摩流浪记] 顶风不怕,爬坡也不怕,就怕寒冷大风雪落下… #
  • 到勐省时看到往耿马25km的华丽柏油路,终于忍不住抄S231近路的诱惑,冲了上去,大不了回头在村路上再折腾一天 #
  • 到耿马17点多,咬咬牙穿城而过继续望前冲,前面居然还是柏油路,看到有往南伞的大巴了,说明路还可以,欣慰一下 #
  • 宿孟定,耿马到孟定翻的山是个森林公园,然后贴着南定河飙,华丽的柏油路,下坡好爽。在孟定骑着摩托尽情地镇里镇外找最便宜的旅店 #
  • 出孟定还是柏油路,过了桥想就不是了吧,结果……是华丽的四车道柏油路 #
  • 果然走错了……又到了中缅边境清水河口岸,据说往回10km有土路分岔,飙high了完全无视… #
  • 还不如土路。工地,到处是泥坑,轰着一档让人推才能过去。正在和一堆车等着挖掘机处理塌方 #
  • rp守恒啊,昨晚飙的太爽,看来今天就交待在这儿了。果然还不如走临沧… #
  • 工地后面只是一般的土路,还好,但之间泥地里貌似把离合片轰烧掉了,完全没力气上坡,好容易晃到南伞 #
  • 南伞,前几天纠结过无数次会不会/要不要/能不能经过的点。布朗运动在某段区间也有大方向 #
  • 车子貌似是气门松了,耽搁了3个多小时,郁闷,狂飙一段住到勐捧,怒江留到明天白天去跨。店里有很大的黑狗 #
  • 龙镇大桥。灌下一瓶水,向怒江里嘘嘘 #
  • 勐捧到怒江边是石土路,滑到泥坑里,溪边洗干净。过了江赫然就是柏油路,保山好高尚 #
  • digusync不能同步到facebook,通过plurk的设置可以辗转同步过去,可惜带来个plurk的link #
  • 车子在平达趴窝了,零件要2-3天才到,考虑要不要500块卖给当地小弟,到瑞丽再买。。。 #
  • 卖了…搭上一辆解放霸铃,本以为要到象达继续找车,居然这趟车要抄近路,穿越中东到璐西芒市。rp好的话那里当晚有到瑞丽的班车 #
  • mmd刚刚告别所有难走的路,摩托就废了 #
  • 霸铃开山路/夜路/砾石路/过村路/雨路真猛 #
  • rp让车坏了半个多小时。拉摩的的大妈信誓旦旦地把我指到错误方向搭了40分钟车。不过确实不大会有半夜1点才到瑞丽的车。在璐西检察院对面搭帐篷 #
  • 所谓近路是土路+泥坑,货厢门颠开了,飞掉司机一箱果子,我的包没飞。不过我确实担心飞舞的大包的受力作用在里面层层包裹的数码伴侣上有什么影响… #
  • 没看到瑞丽有什么华丽夜生活的样子,介绍的景点啊边贸啊什么的完全没兴趣,车没了有点打不起精神,考虑一会儿坐车去腾冲泡温泉了 #
  • 云南的网吧都很华丽诶,免费提供饮水机、洗漱...如果帐篷搭在它边上,大部分生计可以解决了。。。 #
  • 虽然对这里完全没兴趣,但上网实在是耽搁了时间,去滕冲的车中午就没了,先到盈江再说。流水帐,似乎有趣的记录越来越少了,没车了要找新乐子 #
  • 差了几分钟没赶上盈江往腾冲的车。山路上坐车坐的头发晕,强忍着不吐出来。下车后神志不清错过了两三个能搭车去腾冲的机会。这样下去不行,还是要考虑买摩托了 #
  • 瑞丽出来的车果然要停下来查毒品,武警叔叔们上车翻啊翻,下面的叔叔跨着冲锋枪。拎着相机若无其事状偷拍了几张。邻座的阿姨居然是缅甸的,重点翻查 #
  • 大盈江边搭帐篷。踏过淤出的大片河滩,到水边冲凉,趁着夜色裸身晃回来 #
  • 在腾冲青旅,有卡的话¥20,条件还不错。洗热水澡洗衣服。当地的二手摩托事业贫瘠,考虑要不要去大理路上把那辆车再弄回来。。。 #
  • 另一条yy的途径是要不要自己单挑丙中洛-察隅。。。 #
  • 在青旅蹭吃蹭茶斗地主 #
  • 旅店的自行车,和顺转了一圈就出来了,貌似对古镇有些审美疲劳了,于是对大理和丽江的乐子程度有些忐忑 #
  • 骑车到黄瓜箐泡温泉,小方池子15块,池边读《忧郁的热带》。两个小朋友也进来泡,一通拍 #
  • 看列维描述和卡都卫欧人吸马黛的文字是种享受,“好像是把整个森林浓缩在几滴液体之中”。文字比食物本身更有气场。又想起安妮宝贝笔下的酥油茶…好吧我有些有色眼镜了 #
  • 貌似google map上中缅边境附近的几个方块全是空白,wolpy加不上去 #
  • test,总觉得手机im不靠谱 #
  • 冲回平达把车弄回来了,出来已经20点多,骑了十几公里夜路,眼睛受不了,住段家坝十块钱的食宿店,看到从景洪出来后的第一只猫 #
  • ONTRIP的真丝睡袋内胆真是大车店绝配啊 #
  • 大车店阿婆小孙女的普通话是继达洛海关mm之后听到的最好的,和这几天大环境反差实在太强烈,标准得一出口我都惊呆了 #
  • 终于飙了意气风发的一天。从S231下来,溜上GZ65高速公路,一路轰到大理,期间把车丢在路上去村里找机油。累计约400km,全是好路 #
  • 25日6时40分左右,GZ65国道昆明-楚雄段127公里处发生特大交通事故,目前已导致18人死亡,22人受伤.....好吧,话说我在澜沧江边这段也看到大货翻车了 #
  • 到了大理氛围顿时就不一样了,旅舍里一堆揣着笔记本用wifi的,居然清一色的14"VAIO。回头要不要p同学从米国捎一台微型本呢? #
  • 旅行中不上网果然沧海桑田啊,赫敏跟了阿布,maoz跟了阿禅。。。 #
  • 那些坐在池边一个人发呆,除了大理两个字外,和在京都有什么区别?或许剥离这些后就是在城里应有的心情。不过照这个思路发展,旅行也就没意义了 #
  • 一米阳光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丽江满大街打这个招牌?好吧我的古城疲劳症还没好 #
  • 话说饵丝貌似是很顶饱的东西。在大理一碗饵丝加一份烤乳扇,然后肚子就觉得涨了 #
  • 俺日死你丽江先人板板!那么烂的古城不说,刚往香格里拉骑不多久就被关卡查车查证,好说歹说后罚款700后撤了关卡扬长而去 #
  • 一过金沙江顿时感觉不一样了,哈巴雪山看着极爽,藏民对你打招呼,亲切熟悉,仿佛回到了自己的地盘,老子就在这边晃了,让丽江去死吧 #
  • 气温转冷,迎面大风把车子吹低半个档位,套上冲锋衣裤 #
  • 214国道在香格里拉是2046km,没停,去德钦的山路上路碑一块块地过,2009、2008、1999、1998……仿佛在回数那么多年的情人节。逆了时光 #
  • 东松林寺,傍晚没人卖票。帐篷搭到一半被喇嘛邀到家中地铺,明早看他们做功课 #
  • 在白马雪山垭口……爆胎了。气喘吁吁地走几公里借工具,把前轮卸下搭车回奔子栏补胎 #
  • 早上没怎么吃东西,下山路上晕车,手紧抓住车门,渐渐地两只手开始痉挛,停车倒地挨了很久才好,中间小村子吃饭先 #
  • 好像每次我坐在路边等车,就开始进入那个方向的断流期,来往数量比为7:1且不停 #
  • 今天是黑霉日。补好胎上垭口装好就已经19点,然后…开始下雪,往下冲了一段就变成下大雨,湿透冷透,天黑扛不下去了,离德钦22km处求宿加水点,换了干衣服烤火ing #
  • 高一时也有一次,军训后顶太阳踢球,突然倒地昏厥后全身抽搐。这次是意识清醒地看自己变成鸡爪疯,痛,有腹神经也开始痉挛的趋势,坚持在地面上把手指压开,在身上用力甩打直至好转 #
  • 纯理论上一个人布朗和两个人都在布朗,碰面的概率是一样的,但在冒雪夜奔和在老乡火堆旁蹭到奶渣和炖肉之间,总有那么一瞬在渴望倚阑杆晒太阳,就是所谓G点吧,catch me if u can #
  • 刚进德钦境内,路边那是一排的4x5和6x6啊 #
  • 白马雪山的噩运还没结束,到飞来寺发现GPS忘在早上店里,来回50km拿回来,到德钦发现钥匙颠丢了,不管了反正还能开 #
  • 16:30飞来寺出发,20:00到西当,小路还算好找 #
  • 强风中通过强风中晃啊晃啊晃的小拉索桥,随后看一群羊走的闲庭信步。我跨了多少次澜沧江啊 #
  • 可怜的手机非包月的为了省流量从来不显示图片的我估计要等出山了嘀咕那个活动结束了才能在电脑上看到自己是否参加了…mmd连梅里村头的小弟都有30块手机包月,刚刚凑过来问我怎么看手机视频 #
  • 白马食宿店的小妹跟着诡异电视剧VCD的字幕念念有词,或许这就是伊远超越周围普通话水平的原因? #
  • 从村头电视得知猪流感……吃了好几天好香的山猪肉,对着一群小黑猪吹hey jude #
  • 阿姨把手机拿过来让我修然后开始坐我旁边搓脚,我接过手机另一只手一起搓 #
  • 9:16出发,去尼农的岔路没多久就有村里的栏杆,见我一个人便直接让我翻了过去,不知道是做什么的,据说这样走可以逃掉雨崩村口的门票? #
  • 我有说过我正在梅里内转经么? #
  • 时间不对,昨天下午和现在,太阳都在澜沧江的对面,逆光严重,拍不清山崖上的路 #
  • 神啊,相机对焦环突然转不动了!而且一直停在最近距离这边。不知我以后一直用f25能拍清楚多少…… #
  • 还好,貌似对焦环显示卡在0.5m但是实际在无穷远附近,用景深预测试了一下,最小光圈从5m到无穷远勉强能用 #
  • 12点到尼农,8.7km,海拔2075m,上升140m,下降260m #
  • 走了9h到下雨崩,一个转经的都没看到,n多反着下山的团,到雨崩蹭酒蹭饭,两个订单间的美女住一起聊天去了,其中一间送给我 #
  • 雨崩的手机信号台据说是太阳能供电,白天才开,且信号不稳定 #
  • 神湖找不到路,一个人不靠谱,去神瀑转了一圈,和喇嘛淋湿了晒衣裳。貌似后面几天有些混吃等死了 #
  • 果然到了五一sb游客开始增多,凑在房门外从经济危机聊到上海男人养女儿经 #
  • 终于早上云散了。老乡开始冲厕所,蹲在里面的我突然看到一股水龙激射进来……[1图] http://r.im/jku #
  • 睡到9点多,转移到上雨崩客栈快12点,去冰湖时间有些紧,老板在初学Diablo2,于是一旁指点,对着抬头越发清晰的雪山奋战Diablo,人生啊 #
  • 不下雨的话感觉冰湖比神瀑好走,纯走路来回4.5h搞定,独自下去转了一圈湖,15点回来,洗澡看书指点Diablo等光华团 #
  • 入夜前naier团姗姗来到,18人有的打点滴有的看背上来的相机说明书剩下的大部分开始泡脚 #
  • 苏州店老板无心挣钱对客冷淡,住客们不爽去另一家吃饭,我也跟去混。今晚的锅庄舞会没有了,小店里一群人轮流自点自唱。我那荒废了10年的烂吉他啊 #
  • 看膀大腰圆一身TNF骑在骡子上,后面老大妈背着他的大登山包,真他妈的装逼啊 #
  • 3.5h从上雨崩走到西当温泉公路,上升500m下降1000m,然后想既然不去明永就把去尼农的转经小圈走完吧,于是又走了1h到西当村 #
  • 出山。到德钦换没了钥匙的摩托油箱盖,吃饭。回来时超市的一袋食物又被颠丢了,回去找,大货司机说被小车捡走了,一路飙到飞来寺没追上,最终居然是客栈司机捡到了 #
  • 脑子僵掉了。屋里翻遍了也没找到SIGG水壶,想难道等车时忘在路边了,决定明早彪回荣宗村拿。沮丧地下楼后发现水壶就在吧台桌上 #
  • 出山后在GR上看blog和blog们的更新,(作作地)仿佛回到人间。当然这种感觉带来的也可能是郁闷 #
  • 和某用小黑连手机上网的技术男在GE上研究神湖路线。被他的M241毒到,不过这东西要是不配手机的话,貌似有些舍己为人了 #
  • 刚想说这次从白马雪山回来倒是一切顺利,就发现我在景洪买来泼水然后挂在车上一路洗脸/泼发动机降温的小塑料桶不知何时被飞石砸裂了 #
  • 对了上次在白马搭车时曾有登山包大小的石头从坡上飞砸到路面车前10m处,然后又斗志昂扬地弹到坡下面去了 #
  • 住在一个诡异的青旅:香格里拉的老谢车马店。在离县城5km的山脚村路边,进城买吃的看锅庄后摸黑骑回来 #
  • 这边的太阳能热水器们,往往热水的水流比冷水还急,弄得我常常弄错,转到水流小的那边放了半天还是凉的,于是以为热水没有了 #
  • 如果真有了什么濒死的体验之后,既没有醍醐灌顶悟到些什么,也还是不知道怎样去爱谁,那所谓经历是否也就没了意义?又或者也就可以习惯地无所谓地经常去体验了吧? #
  • 下给温泉不如黄瓜箐,山坡上的泉眼边堆满垃圾,铁管引水到小屋里,30-35一间,单独泡不爽,到山上相对最干净的小池边泡脚喝啤酒,这个池子太热,没有荫凉 #
  • 路边也打着民俗村的招牌,连名字都变成霞给了,传说中的林间天体温泉在哪里啊 #
  • 松赞林寺的售票处修的我还以为是纪念品商店,绕过去莫名骑到庙墙根下,出来时还捎带个游客,才知道还有85块门票 #
  • #51 中甸 把相机扔在旅店看跳舞[1图] http://r.im/qdu #
  • 大喇叭放音乐伴着清亮的吠声,三男一女四犬在舞场间发情,貌似不拿相机我也坐在最好的观测位置上,身边渐渐围满了长短炮 #
  • 有瘫子人群中胡乱挥舞,有妈背着伢除了跟着跑圈什么动作也不做。这舞步太复杂了,俺们老外怎么能跟得上? #
  • 啊啊,从景洪骑出来时就一直想着到这边要凭吊一下马骅的,后来不去明永了居然就忘掉了! #
  • 20:还有什么比连续两次在千里之外同一个街区却紧抱旅游团乃至没时间出来碰头喝一杯更流水无情的?这种人不放她鸽子放谁的。。。 #
  • 30:和卖唱的小弟小妹坐到1点,伊们都在周围酒吧唱,散场出来,在四方街三五扎堆自娱自乐,突然发现观众也是和他们一起的专业级,貌似只有我一个外人 #
  • 17:23点晃到客运站,售票处居然也关门,查不到车次信息,扭头看到一辆“丽江-泸沽湖-西昌”的大巴空荡荡开走 #
  • 25:无论11号到峨眉还是12号到汶川,明天到攀枝花都有点早,个么也就无所谓陪naier明天晃一天。不过最好先换家客栈,用她的名字登记,好躲警察 #
  • 15:问得11号有峨眉团,这种我一个人绝不会去的地方,好吧既然没事做了考虑跟着去看猴子了 #
  • 5:悠然居的条件比青旅好,但两床一间不单卖,只好又到青旅去混床位。后来还好没住悠然居不然被晃点死 #
  • 7:一直听他们说丽江shuhe古镇,奇怪从来没在地图上见过。终于发现自己一直把“束河”看成“東河” #
  • 9:摩托车等红灯时神奇熄火,一时踹不着,警察叔叔过来查证件了。。。 #
  • 10:叔们说上次的罚单是玉林某大队的,俺们丽江还要再罚500-1000,我说证件都在店里了回去拿,不回去了车不要了爷送你们这帮王八蛋了 #
  • 11:理论上丫们虽然有我上次的罚单资料,但没有证件不能确定这次的也是我本人,日后万一问过来老子车早扔了不关我事,就算丫无聊到查旅店记录知道我当时在这里又能怎样 #
  • um pais ruim, muito ruim, mais ruim que qualquer outro,恶劣的地方,绝对恶劣,比任何地方都恶劣。《忧郁的热带》 #
  • 换了家电热水器的旅店然后就赶上古城多年不遇的大停电,正等着它入夜变成鬼城 #
  • 贪便宜买了17点开0点到攀枝花的车,赶1点多的火车,然后发现攀枝花汽车站到火车站是打车40块级别的,个么还是明天改牵早点去吧 #
  • 有buck110在,瑞士军刀的唯一价值只沦为干白开瓶器,要不要寄回去呢?真是鸡肋啊。考虑到下面去汶川要朴素,还是寄了吧… #
  • ft,是醉了,挑开新袜子连线时直接把袜子捅穿了 #
  • 是不是最近我提啥啥就发霉?昨晚Buck110从衣袋滑落了 #
  • 对攀枝花的感觉不错,可能是因为江边树上点缀的红花,不知是攀枝花还是木棉。狭长的城市,夕阳下居民楼和冷却罐和树丛交织在一起,淡淡地旧工业的感觉 #
  • 坐了漫长漫长的公交车从汽车站到火车站,坐在网吧里,吃从中甸农贸市场带到这里的炸牛肝菌酱菜和大理风花雪月啤酒,还好这里的网吧不用办身份卡 #
  • 秀行去世了啊 #
  • #51 攀枝花 军事演习调动列车[1图] http://r.im/uz6 #
  • 成都。火车站对面那个修相机的器材城,拆了… #
  • 所幸影城2楼还在,用了2h拆镜头,对焦齿轮和镜头壁是粘的,脱胶了很不靠谱,断了一个螺母,对焦环转不动只能AF了,100块 #
  • 早知会在杜甫草堂门口坐半个小时等人,当初就去办个熊猫卡感恩卡啥的了,不过我的捐款单据交给以前公司退税后就没拿回来。60块门票…完全没兴趣,要是杜牧青楼还差不多 #
  • #51 成都 TAXI要找一块钱,司机递上收据:为灾区献爱心吧。好啊。司机顿时兴高采烈:瓜每车有六百块的指标,还差二百多呢[1图] http://r.im/w26 #
  • 枝叶掩曳中看到“成都※肠※…”,想肥肠粉哟,然后发现是“成都肛肠专科医院”……当天再无吃肥肠粉的欲望 #
  • 我看中的店之刘一手也装修停业了。和美女春熙路小吃后暴走到武候祠,沿途想吃火锅的气场终不敌身边我要减肥的叨念,灰溜溜滚到火车站,等车去绵阳 #
  • 又打电话来说不要去汶川了啊啊该回来了啊啊担心啊啊啊,这就是为什么我总是刻意忽略诸如母亲节之类的问候,以免本来是随兴的温情致意变成又一例行化的负担 #
  • 这边的很多邮局都不在门外设邮筒,乃至夜了只能找附近小店代投。绵阳路边搭帐篷,又回复朴素生活。一会儿五点半就有去北川的车,比想象的好很多 #
  • #51 北川 县城只有当地身份证才能进,角落里有开假证明的,但我拿了也实在不像。远远地看,那些埋掉房子的泥土,如今已是青草地了[1图] http://r.im/wb3 #
  • 在北川中学门口坐着,然后来电话:国内第一例猪流感发现在成都啊要注意安全啊多洗手啊回来啊……你怎么无动于衷啊? #
  • 坐车到墩上,再坐车到茂县,然后我就惊呆了。。。所有华丽丽的东西华丽丽地堆在一起:重庆刘一手火锅、酒吧、KTV、锅庄广场、古城(还有城楼)、超市、沙棘汁、阿迪王、fashion lady、中年女干部、民族服饰.....这里真的被震过的? #
  • 好吧,我明天到汶川县。想要明信片的,发我gmail邮箱或者手机短信。其它地方re的未必能看到。12小时内有效 #
  • 汶川很正常。除了些许的半条街还见着残垣破败,人们在其间买菜。要看华丽的废墟场景还是要去北川吧。貌似官方和core们的活动也都在成都映秀北川,这里稍远就没人来了。很好。 #
  • 果然有core之类的东西在映秀,都汶公路借口整修被封了,搭了两段车,还有一半路终于过不去了,背包往前逛 #
  • 正在隧道里走,伸手不见五指,正在让眼睛分辨最微弱的光,突然手机大亮,来短信了… #
  • 在黑黑的福堂隧道口坐一会儿,过了14:28再走,隧道长2365.3m #
  • 路边执琴洒酒,28分刚过的时候,有拖拉机来到,带我穿过2km黑洞,向前向前 #
  • 检查点下车,又走了一个2km的皂角湾隧道,现在路上经过的车牌照都很牛,川X00001、00100... #
  • 16点多到映秀,胡core闪人,无数警车军车越野车**001牌照车威武 #
  • 决定在映秀住一晚了。前段时间镜头坏了迷上了小光圈夜景,现在人太多,觉得有些东西晚上支上架子拍更好一些 #
  • 是的,映秀也有网吧,而且两个板房区各一个,不是山上那片有没有。但网速慢到gmail只能用简化版,和茂县一样。茂县唯一的不华丽就是网速慢,连带着手机网速也很慢。汶川县城倒是刷刷的 #
  • 晚上搭讪的四川背包小弟,怂恿他在我旁边也把没有防潮垫的超市版帐篷搭起来,也买了小锁放了行李各自去逛街,却现在还不见回来。难道是因为下雨就去住店了?但背包还在帐子里啊 #
  • 昨晚爬到映秀中学废墟楼上,雨云,太暗了不好拍,坐了一会儿打算明早来拍,然后从五点半赖床到八点半,已经有人把守了。sloth是原罪 #
  • 板房区小卖部的物价很便宜,是其它县城的超市价格,买瓶康师傅水,十块钱找不开,老板七角就给我了 #
  • 打了两天电话,又从绵阳下车再到北川,催啊催终于在末班车前10分钟拿回SIGG,回程 #
  • 算算到北京时间太早,在洛阳出站敲了顿饭,现在唯一的忧虑是一会儿T42有没有硬座? #
  • 提及者皆发霉之最终篇:T42车长就在下面且下一站就是北京,于是花了107补票 #
  • 回家前先去暂住处洗衣服以防裤子上的油让老妈想到摩托车。美术馆Turner的画展很赞,五楼悄悄地展着路德维希捐的毕加索沃霍尔等一堆现代流且随便拍,抗震应急建筑展,法国的板车小屋好有爱,成都的纸学校回头去瞅瞅 #
  • 这次出去损失惨重。发现还掉账单手上只剩2k多了,换相机计划貌似会完成的很艰难,难道还要找时间去打工了 #
  • fivestone 读过忧郁的热带 http://ff.im/-2Y36L #

Write a Comment

Comment

13 Comments

    • friendfeed被评论了就不按时间顺序显示了,不过好像可以设置的,回头再看看
      关键看你是想用这种东西正式记录还是聊天。twitter的问题在于那些@别人的消息也都被同步来同步去,这样会渐渐湮没在饶舌里的
      而且类twitter多了,大家混的地方都不一样。貌似在开心re我这些记录的远比其它地方多。。。

  1. 嗯,所以我在twitter里面很少re,更多是在ff里面。看来我也要在开心网里面留个评论的蛋了

  2. 似乎你的列维和我的古老电子版不是一个版本,ms高尚很多。
    btw,据称从云南偷渡去老挝简单可靠,一直在乡野晃的话可以一路偷渡经越南回国。

    • 书有00版和05版的,电子版是前者,但译者都是王志明啊,回去比较一下,难道内容不一样的?
      穿越那种事还是等我护照上有某个签证后再说吧。钻到缅甸时那边村路的出口就是掸邦的检查站,走出来时没理我,但走回村路的时候还是口舌了一番的

  3. 在北京时弄个尼泊尔的多好,免费...
    难道你背了个招摇的登山包?用蛇皮袋套上?另外搞套山寨西裤配衬衫弄脏点应该和在西藏穿藏装是一样的效果

  4. 难道你的车的价值超过700?还不如拆了仍给那帮人算了。
    洱丝似乎就是年糕丝,上次吃过之后回去特地把年糕切条煮,口感极其相似。想起来旅行其实也可以带干年糕出去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