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yy

R姐对话

E:最近政府开始重视网络监控了,blahblah,因为如今形势不好,所以政府更要控制言论口径,防止民众暴乱啊

R:怎么会暴乱啊?

E:最近民不聊生啊,制度blah,行政成本blah,共产党blah,blahblah,都活不下去了啊

R:怎么会呢?觉得只要努力,都可以活下去的啊。

E:穷,失业率上升,没工作,没法谋生的。

R:我认识的一个广西的学生,家里很穷很穷,然后他努力上了复旦大学,然后整个人生都改变了啊。

E:呃...那么那些考不上的呢?

R:那是他们不够努力啊。

E:呃...要是努力也没用呢?

R:为什么?

E:譬如...没钱上大学。

R:可以申请贫困助学金的啊,我认识好多,都申请的。

E:那是在上海。多数小地方像银川师范之类的,根本就申请不到的。

F:而且那是个体,想想城乡人口比例是多少,大学里的农村学生比例又是多少。一个村一年能出几个大学生改变人生?剩下的又怎么办?

R:但是我们那里感觉生活都很好啊,没见谁穷的活不下去要闹事啊。

F:你们xx是富裕地区,矛盾还没激化。或者说你们那边的矛盾都被转移给雇佣的周边省份的民工了。

E:听说过首都阴影圈吗,blahblah

R:没有哦。但是人终归是要努力的啊。

F:天道酬勤本身没错,但这和制度的好坏,完全是两回事情。任何制度里都存在天道酬勤。希特勒通过他的奋斗,当上了老大。你不能因此认为第三帝国就正确其他人就该死...

E:关键的是公平,至少是人们认为的公平。不患寡而患不均...

R:xx的爸爸妈妈,原来都很穷很艰苦的,然后经过多年努力,当上了县委书记。这很公平啊,说明努力才能成功啊,别人是他们不够努力啊。你们也认识她,她是挺好的人啊。

F:具体到xx爸妈身上,他们这样做的行为本身完全没错。但从整体上看,首先,通过这种努力成功的和没成功的人群比例悬殊,其次,他们付出的努力和他们所获得的回报其实也比例悬殊...

R:不知道诶。哎,我跟你说,我们所里有个人,原来在村里给中科院考察队做向导,后来觉得他们挣钱多,就努力考了进来,社会上的人会搞关系,和领导不错,占了台机器做私活,现在赚钱老多的诶。

F:....那是个体,不要总拿这种个别的例子说事。

R:这么说我说的都是个体了?

F:本来就是...能和你这种精英人士一起聊天吃饭的,没有穷得活不下去的

R:但是我还是不能想象,如果他们努力的话怎么会活不下去呢。

F:宏观,宏观啊。少数人掌握大量资源,剩下的资源大多数人不够分的,怎么办?一种思路是资源的总量增加,就是所谓的GDP保持多少的增量国家才安全;一种思路是从其它经济体获得资源/转移贫困,就是你们县。

R:没有啦,我跟你说啊,我认识.....努力.....

F:....如果我以后真去研究社会学,一定来找你做样本的。

-------------------------------------------------
偶尔这样扯淡也不错,能把一些想法整理清楚。

看来我党统战工作还是固若金汤啊。

Write a Comment

Comment

  1. 呵呵,我最惊诧是这么意识流的一泡blabla你居然复述到七八不离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