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nowhere man

2005.3,汶川

忽然翻出些明信片,那段路,从周边到震中,当年踏着车一段段经过。硬盘里翻了翻,跳票三年的游记草稿、经历了数据损坏以及最终录音笔被抢后余下的只言片语、惜墨如金的一两张底片、给自己的明信片....妈妈说你当时应该多拍些照片的;仍是一副不屑的样子,我一直就不care摄影作为记录手段这方面的价值,即使记下的已然毁灭

都江堰往上走就开始进山,当时还在修路,路很破,隧道里没有灯,无数的车往这边走,来来往往的灰土,大概7点不到,到百花,可能感觉前面到映秀的路好一些了吧,毕竟不再是紫坪铺工地了,就连夜往前骑,结果...还是在修路,路还不如紫坪铺,天渐渐地后来完全黑了,前后的车都很多,都是运土的卡车,土块从身边砸下来,迎面车灯照着晃眼,什么都看不见,车灯过后又立刻是一团黑,只能用手电一点点地照,路上还有些地方不知是积水还是修路渗湿的,拿脚点地时,半个布鞋陷在泥里面,地图夹在车后面,也颠丢了,后来在映秀书店买到了全城的唯一一份。8点多到映秀,两家旅店,前面一家¥20,后来住的邮政招待所10块

Write a Comment

Comment

  1. 第一次骑巴郎山,我们很虔诚的用一天到映秀,也是被呛到要死要活。那个时候紫坪铺淹没区还没拆完,漩口的古塔还在。映秀电价极为便宜,连面馆的主灶都是超大的电炉——这个在其他地方从来没见过。

    第二次我和yww就很知趣了。。。直接搭车到映秀开始。我记得还在映秀镇上买了一根大六角扳手,至今还在我的自行车工具包里。。。

  2. 你可以把这些经历写出来啊~
    出书的话,我会去买一本正版的:P

    明信片很特别~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