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nowhere man

2008-3-30,古北口

周末古北口,金山岭,孩子们

飘着雨雾,用打劫帽遮住相机,这样的天气,只好在城楼里玩人像了,本来也没期望拍什么片子,这里最难走的路相当于箭扣最好走的,很多事都带着倦意去做,又或者无事做才会这样做

收拾东西,扫一眼以前的信,从那些淡淡地有点作的蒙眬中,回想文字背后真实的样子,还算清晰

维持了一年的逃票纪录,在清华园的火车上结束

用lightroom管理照片,略有心得,却还不能摆脱数码后期的繁琐,继续

Write a Commen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