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nowhere man

2008-8-17,TsingTao

仅仅是周末的度假。在这里我看着一些人从最初旅行的新鲜、享受,到渐渐习惯甚至可能有些厌倦。或许对多数人来说,“喜欢青岛/喜欢xx”其过程本身就构成一种行为上的稳定:剔除那些可以用来喜欢的闪光点,余下的他们完全可以在这里和在家一样平常地生活。于是所谓异地只是意味着和某些人之间的牵念,于是在让自己淡化这种牵念后,异乡感也就随之不复存在.....嗯,对比自己那些从体验到倦的过程,是否也能剔出这样的共性?或者说,能否把这个也当作自己的共性,以便在某时某地,为某人,让自己可以安心从体验切换到稳定生活?

This shit is not good. Take another.

路上读《谋杀的解析》,Floyd的诡异之处在于能用看似全然荒诞的理论基础作出令人惊讶的真实分析。火车上邻座两个女人居然夜半7个小时全程blahblah,谈人生谈理想谈强势男人味,于是我忽然觉得相比之下俄狄浦斯也不是什么多么难以想象的存在了。

猫们吃路边晾着的鱼干,完全没人管。那里就是天堂。


2008.8,青岛

Write a Comment

Comment

  1. 相关日志的第一条说:“我最近很矫情”。
    momo五石,我惦记着你的生啤。哈哈

  2. Just watched "the big blue." Want to be a dolphine trainer.
    After the trip to Galapogas, I just lost all my interests in travell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