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梦录 2018-9-17

过节,在家里party,宾客中遇到很意外的人,因为如何寒暄颇费了一番心思。聊天话别后就去睡觉了。

过一阵子醒来,大家都散去了,开始觉得不真实:她真的来过么?之前的见面到底是真实发生过的,还是在做梦?宾客在上午就都来了又散了,有点怪,但这个节日的习俗就是大家在早上互相问候……思考了很久都没有结果,就又去睡了。

现在醒过来发现我根本就不在家里,所以之前两个都是在做梦……

里世界 – 5

平时统称的失语症,最初只是暂时没有合适的氛围,把东西更娓娓地表述出来,后来不愿把精力花在说无聊的东西上,于是一时找不到新的思路,后来觉得说什么都没有用,后来忙得没精力酝酿不无聊的话题,后来觉得要说的和自己在做的越来越远,不能面对。

但还好一直为这些状态苦恼,还没到视之理所当然的地步。

用了4年的网络服务器到期,搬去新家。清理旧服务器的房客,70%的网站连域名都已作废,其中只有两人有备份/或者主动向我要过数据。在世的人,唯一比我更新还勤的,发现人家2年前直接把域名续费到了2020年,赞/人家那会儿是多有钱啊。

射箭场地

终于又找到方便练箭的地方,附近开发商拖延多年的空地,翻过围墙,外面看不到,靶子后面有墙,也不担心伤到人。

只是每次射了几十箭后,手臂发酸,二十多米外,不到一米大的靶子,难免会有几支脱靶,铝箭射到墙上,各种打弯打爆,好在是从国内批来的廉价铝箭,¥13一支,只是这边的一半价钱不到(都需要自己粘羽,粘好的成品要$8~10一支了),毕竟能找到场地更重要,所以也就硬着头皮往墙上射了。状态弱的时候,练一次能毁掉4~5支箭,快赶上去趟箭馆的价钱了,心痛。

就这样过了半个多月,50支箭毁的还剩15支,然后,某天,我突然想到,其实我是可以这样练的。。。

这应该不会是我最后一次发帖嘲笑自己智商下降。

中间的小纸箱就是靶子。

Hoyt Dorado

记梦录 2013-9-6

前晚居然梦到了跳槽新公司加薪,非常恼火。今夜梦里看了一套署名丁聪的故事绘本,讲关于泯然众人的故事,感动得落泪。然后在梦里仔细想了想,这个绝对不是丁聪画的或者在哪里见过的,这个是自己梦里的原创啊!一定要带出去!于是在后面的其它梦境(整个学校大流亡、迁移时似乎在牵念找人、以及排队上厕所……)中,一直在努力回想反复记忆绘本的情节,但醒来还是越来越忘了。

没有Google Reader了,blog还要继续。

RT @ztpala: 没有Google Reader了,blog还要继续。

ps,但首先要搞定在blog上备份twitter的问题。twitter-tools倒是推出了配合Social插件,支持API 1.1的新版twitter认证,装上之后能从wordpress发推,但实时备份目前还没反应。而且原来是用新的数据表保存tweets,现在居然都存到wp-posts里了,导入旧推后,文章序列号从900多直接跳到5000多……挠头ing

fivestone 的手机编年史

在网上数了数用过的手机,顺便贴过来整理一下。

摸别人的不算。除去三台临时打酱油的,其实真正长期用过的,只有七台(也不少了。。。)

  • 2000年,Nokia 3310,第一台手机,¥1400。两个月后,在中关村被贼搡走了。。。
  • 2001年,Ericsson A3618,二手,¥700。电池和后盖嵌在一起,和手机直接用导线插座相连。。。不过1400mA的大容量,也没有买备用电池的必要。不过辐射量似乎很恐怖:手机放在电脑旁边,可以直接从CRT显示器屏幕泛起的波纹,来判断有来电或短信。。。2003年8月31日,凌晨2点多突然想起,手包似乎还挂在楼下自行车的把手上……消失了……手机、钱夹、身份证、信用卡、取款卡、现金、相机(Olympus miu-2)……都消失了……(后来证件被人捡到送了回来,但已经是补办之后的事了……)
  • 2003年9月,Nokia 8250,¥1200(记不清了)。经典机,用的最久的一部了,磨花之后换过壳继续用,至今还在家里闲置。
  • 2005年7月,打算试试能听MP3的彩屏手机,进了游戏机一样的Nokia N-Gage QD,好像是¥1600。但当年的彩屏机按键延迟极其严重,和原先的黑白屏相比,完全不能容忍,用了一周后就打算卖掉,正好roadL童鞋过来说想买,一番蛊惑后原价出给他~~,继续用8250。
  • 2006年10月,Sagem my401X,¥700。又一次打算换音乐手机,同时小众情结发作,就买了这个诡异牌子。按键响应确实比去年的机器好多了,而且也算是Java智能机。但是。。。似乎刚买完,这个牌子就被收购了。一年后按键有点接触不良,已经完全找不到修理配件了。
  • 2007年12月,Nokia 5500,¥800。特意选的三防机,不错,很禁操。一年后键盘脱胶,淘宝买个键盘粘上,和新的一样。后来到澳洲,网络要求必须是3G手机,只好换掉。在家闲置。
  • 2008年10月,Blackberry 7230,¥200。打算怂恿娘亲玩全键盘,就先买个最便宜的试试手,自己摸了一个星期,后来觉着实在不靠谱,且水货系统似乎不稳定,就闲置了。最终还是给娘亲用了大键盘大字体的天语老人机。
  • 2009年11月,Nokia E63,¥0(澳洲每月$19话费x2年的签约机),自己刷的中文,第一台带wifi的手机(想起某人用了n年的国内阉版E71又换成E63,居然一直不知道这个系列本来还有wifi…),很好用!尤其是居然内置SIP,因为Macbook跑WinXP后话筒驱动一直有问题,所以打网络电话时,一直是用E63连的wifi。除了相比Android和iPhone,最新的app支持S60的越来越少外,该机表现无可挑剔。离合约到期还有半年,在工布江达网吧里丢了。。。
  • 2011年5月,Nokia 1280,¥260。在拉萨买来临时用的,市场上能找到的最便宜的新机。最原始的黑白屏,支持中文短信,拿着它在西藏继续晃了2个月,觉得也没什么不好。尤其是手头还有Kindle3可以看书可以google可以查email可以发推,个么只剩下不能用手机聊天软件这种浮云了。
  • 2011年7月,HTC Desire Z,¥1950。终于入了主流智能系统和。。。外置电池//泪奔~~ 入手一个星期就兴冲冲举着二维码去音乐节取票,对方掏出一个大本子:这咯俺们不能识别哒,你订单号是多少,自己来找一下名字。。。

11年,7+3部,¥7200。数额累积起来,看着还是有点败家的。但和那些拿着联通版iPhone只用来打电话的大叔比起来,自信每一部手机还是都被我用到淋漓尽致的。而任一时期更贵的手机,也不会提供给我更多我想要的需求。

————-
关于当年第一台手机的下场,是个很有名的糗段子:

在中关村附近逛街,几个民工过来围着我推推挤挤,当时立刻就有所警觉,这肯定是贼!在偷我东西!但是。。问题在于。。。我刚拿到这台手机两个多月,还完全木有习惯『我有一台手机』这个事实。于是第一时间查看身上物品:钱包在、钥匙在、证件现金银行卡都在、背包也没有被拉开。。。然后就困惑地看着他们:这肯定是贼啊!他们肯定是要偷我东西啊!但是,但是,我明明什么都没丢啊!。。。就这样一边走一边困惑,一直走进清华了才猛然想起来:我。。是。。有。。手。。机。。的。。。。。。@@

————-
还有,前一篇文章不要都和我感叹『哇好有意境啊~你也饭乔布斯啊~~』,点不在这里啊。。。

纯真博物馆 – 1

首先我要讲述的是一个可以当做营销案例的事情。

离开上海的那个早上,从虾仁的电脑里拖了几本书到Kindle。火车上打开《纯真博物馆》,200k,几个小时就读完了。书还不错。除了土耳其地主老财把找小三这种事,描述的如此理所当然,实在玷辱“纯真”这个词外,文字方面还是满有feel的。而24章后结尾戛然而止,留得几分余味,一改帕慕克原先那种磨磨唧唧的风格,让我从此对他更高看了几分。

回到家,上豆瓣,把这本书标成【读过】,顺便扫两眼书评。越看越不对劲。然后发现

这 本 书 后 面 还 没 完 。。。。

嗯,原书一共83章(!),电子版只有24章。但24章那个地方实在太像结尾了。和大奶的订婚仪式上,本来已经答应保持地下关系的小三突然伤心离去,然后同事告诉男主,小三刚刚听说男主和大奶成天在办公室做爱,而男主之前骗她说从来没和大奶做爱。这时候大奶扭头问:又是什么让你不开心了?

这个结尾很有味道啊,有几分卡佛的神韵,以致看起来不像帕慕克写的。果然不是帕慕克写的。。。后来男主和大奶退婚了,但小三消失了,然后男主到处找小三,多年后找到了已经嫁人了,然后旧情复燃,然后小三车祸了。。。狗血狗血土耳其狗血帕慕克狗血。。。

关键在于,我开始到处找后续部分的电子版,找不到(英文的倒是有)。后来发现这本书曾经在某个网站上出过免费阅读章节,然后所有做电子书的人,也没细看,就把这1/3当做全本做电子版的。本来如果网上完全没免费版的话,兴许还会有人发个扫描版的pdf;如今……后半部彻底找不到了。

但书写的其实还行。于是。我。去amazon.cn买了一本。。。

买回来一个多星期了,后面的还没看过。

Sunday

醒来后发现又是近40度的天气,好在醒来的时间就已经15点多了。小屋里只有一面窗子,睡觉尚可,醒来后就觉得比通风顺畅的厅堂闷热很多。拿着Kindle到外间读书。地球上正有人游行有人伤情。VoIP电话打不通,大概是服务商那边的问题。坐到太阳刚刚落山的时候出门,健身卡两周前就到期了,近来的项目是冲过海滩边的大浪区,往智利方向游15-20分钟,再原路游回去。头顶常有大块的火烧云。海鸟在主场视我如无物,停浮在旁边淡定地捉鱼。几丛小飞鱼贴着海面掠过,在心里盘算被这东西扎到要害,以及低头看黑黑海底,水母或鲨鱼出现的概率。海边有灯塔,另一个方向有工业码头和厂区。偶尔在浪谷的时候,海水中只能望见半截厂房和喷吐的烟囱,暮光中一幅海上有仙山虚无缥缈间的魔幻主义景象。上岸,回家,洗澡,被门口的舍友拉住饮酒磕草,那些在水中忽然浮出,本打算趁热写下来的感觉,不知还记得多少。

又看到几篇2010的总结帖,每个月配上一两张活动的照片,整个帖子就很华丽的样子。每次看到这样的帖子,我都忍不住也想弄一篇,至少照片会好很多。然而每次把挑片标准降到日记的档次后,事情就变得诡异起来。一方面我的拍片思路和日记体相差太远,怎么挑感觉都不如人家各种pose的自拍小清新看着华丽。另一方面,有几个月可以丰富到,我想故作淡定状只选一两张做代表,却怎么都舍不得;而每年我又都能有一两个月,是完完全全没按过快门的。

那些跳票的游记也是如此。我和某自走人形装备的差距在于,我不能用一个持续的态度来记录整个旅程。体验、观察、拉风、自虐、寂寞、人群中寂寞、纠结地安排行程、刻意地排斥记录。。。各种情绪不是涟漪,而是能让人完全切换状态的大波波。于是所谓游记,也就成了很久以后从混乱记忆中,挖出一段连续区间的行为。游记完整性根据区间长度随机决定。这个更叫做段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