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真博物馆 – 2

从人富论的角度,生活只是不停地付出成本拿回收益的过程,各种各样的放弃投资这个选择奔向那个,当然大多数情况付出的只是时间成本,所以貌似一直在进步,也有的人说我从来没选择过啊,只能说其实每一步都可以选的,也许你没意识到的其它选项里就有更值钱valuable的东西,也有人意识到了,但有人认为A的价值高有人认为A的价值低,所以才有了股市期货,所以才有了各种不同的人生,题外话。所以对有同级别选择目光的人来说,最初拥有的资源确实决定着你能达到的高度,体验流更是如此,题外话。

这些在情感领域的导数层面上依然说的通,且显得不那么市侩了还很文艺范儿:总有些时候你觉得你把持的有些东西是那样累那样难以继续,想是不是算了吧就此放弃——多数情况下这其实是对毅力的考验,但有时你明白确实到了考虑要不要放弃的时候,选择继续确实会让你付出更大代价,或者影响在其它方面的效益,于是开始在感性层面做理性评估(这确实是高难度的活),天平某端那些你认为持有时间较长乃至与生俱来的,我们不妨定义为纯真。

我是相信人性本白纸的,所以所谓纯真也只是受幼生环境的影响,所以帕慕克可以一脸幸福地理所当然地缅怀他对小三的爱慕,有些人是读哈利波特长大的,所以她的世界里你是风儿我是沙,是的,我们说的是导数层面,不是还要不要爱她还是爱谁谁,而是爱情本身在心中的比重,不是只有阿Sa才能代言疫苗,而是选择忠贞或性开放哪个会让你持久,不是你不喜欢所以无所谓欺骗,而是开始决定不必用善意去对待所有人:对这类人无所谓应付一下,然后是那类人、那类人。。。

这个读者圈应该都明白那些为了爱情/婚姻/小鸡鸡(我刚刚帮某人找回了他的旧wordpress主题)死去活来的人是因为他们下班后除了这个没其它的了,即使有其它仍会死去的也可以通过降低其比重而活来,我不知道这个算不算王道,貌似相信这个是不是王道也属于纯真选择之一。就像【本文主旨】我已经有时对自己说算了就这么让自己做asshole也无所谓吧,无论选择什么,其实这想法出现的那天自己就已经是asshole了,总有一天会选择成为asshole的,然后只是那个hole的深度不同而已。

------------------------
这些说的只是理想和理想间的抉择,不是理想和现实间的抉择,关于后者我只想说理想(哪怕是绝望的理想)和现实是可以并存的,即使哪天你因为现实而放弃了什么,成为自己不喜欢的人,你也仍然可以保持这份不喜欢,不要因为自己已经这样了所以要让自己喜欢这样,干出屁股决定脑子的事。不断地鄙视自己并不是多么难受的方式。

记梦录 2011-3-21

忘了是做梦还是清晨躺在床上yy,我去了达兰萨拉,达赖喇嘛退休后,当地风云变幻,我混进了见面会,然后无意中救了达赖喇嘛一命,子弹打在我身上,被揣在怀里的铝壳版Kindle挡住,没受伤,事后我还在慢动作回放用kindle挡和用R-D1挡哪个更有型一些(嗯,现在可以差不多确定是yy了)。然后我就可以辞去工作靠着这份人情来做人类学研究了。

记梦录 2011-2-8

梦见我是胡锦涛温家宝的秘书,三个人去江浙某地的交通局视差。很奇怪的地方,明明是内陆两山之间的峡谷就像攀枝花那种,却说此地四通八达南北可以发展工业东西和沿海连通商贸。副局长和本省总督作陪,喝高了胡温突然变身毛周,毛拍着桌子一口北方痞子腔,说谁谁和我关系倍儿铁,过年上我家拜年磕头邦邦的。从酒桌到礼堂开会的路上我搭讪局长那边的秘书mm。这时候突然冲来一群人刺杀,时间紧迫,我只来得及调出DOS界面用debug把毛泽东的各项数值调高。然后场面变成了介于D&D和曹操传之间的战棋回合制,我在场外控制毛护着周在追杀中逃到指定位置,打到一半就醒了。后来打盹时我一直反省为什么毛泽东只会用火球术,防护系法术一个都没用,难道我改的是塑能系术士?梦里面控制火球发挥最大效果且不能误炸到周恩来,很累人的。

南乡子

卧龙岗是沿着海岸线细细的一条,离岸3km外就有一片山脉,隔开大块的内陆。这样的地形必然每日里气象变换,几晴几雨,然而每天的变换也有迹可寻。这几周的规律是每到11点左右,就能看到阴云从山那边飘上来,遮住上午的烈日,有时云不够遮住,却也能清风习习。这边的树都不大,没有类似梧桐的大片树荫,此时公司外的某片小树荫下往往是没有车的,我把车挪到这里,窗子开道缝通风,这样我午饭时间就可以到车上舒服地睡上一觉。清风拂山岗明月照大江。

所以,吾后,规律,或者说任何导数层面上的东西,都是需要数据积累才能够得出的。这和做游客时的体验并不一样。酷吧?要是再高一层我可以总结出一年中哪些时间中午晒或中午阴,但这个时候你就会想这种日子也太tmd恐怖了,就习惯性地考虑要不要离开。所以提升维度的代价就是以时间做成本。但也有时候对于低维的体验厌倦了,就想付出一些成本来求导。但你不确定这样做所换来的会否值得,暨考虑时间成本能否带来更高维度上愉悦收益。于是不光在选择做什么之间抉择,也在选择做什么维度间抉择,之间有恐怖的微妙平衡,恐怖得让人觉得丫太纠结了把这些踢开算了。我掰这些显然不是为了得出类似长短期不重要在何处不重要有观看的心情最重要这种读者体,只是说明复杂度的存在,从帕洛马尔到伊西多拉的路上我们娓娓这些作为消遣。又譬如要了解我就要花大把时间来泡我,但存在算法将其成本从指数级降到O(n)。以及。。。不知道了。地球人挥手。

小重山

其实为了妹子而跟到世界任何角落,本来是我一直yy的情节之一,尤其是战略层面上这方面能力终于渐渐齐备的时候。而到了操作阶段却发现还有好多技术性问题,譬如妹子哪里找,譬如跟过去之后做什么,譬如跟过去还要面对成或不成的概率以及相应的改变自己的机会成本,以及随之派生出的妹子会不会觉得这种跟过来代表着某种压力于是之前就先把我拒了。。。

--------------------
观十四爷华丽丽的炫耀帖(12),过去朝拜~

14:美国弄身份太麻烦
14:所以我准备回头女儿18岁了再申请亲属绿卡,哈哈
50:令媛是米国公民的?
14:诺的啊
14:我也算亲过美国妞了
50:。。。

饭祷爱

饭祷爱 Eat Pray Love,★★☆☆☆

。。。据说很有些人哭掉鸟。凭心说,这片子在打动绝望主妇们这个领域做的还是不错的。尤其是亲们平时不看文艺片,连小清新都是伪小清新,所以说这类片子之前并不是没有,而是这次终于在他们视线所及的范围内当做大片冒了出来,用类似日剧韩剧的修辞法去共鸣。。。好吧我承认我对这类渡人超脱的片子都很mean,如果这类片子拍的比较烂的话我会比其它类型的同等烂片给分更低一档,所以即使是让即使是万千美国人民都心头萌动的《Into the Wild》我也只是冷冷地给了6.5四舍五入到7,何况天开眼饭祷爱在imdb得分本来就只有5。

顺便提一句,这类靠指出你的生活是屎为卖点的电影里最好看的,不算《American Beauty》的话,我第一时间想起来的是《Fantastic Mr. Fox》,然后是《Raising Arizona》。总之电影这种东西首先决定了它的观众不可能针对那些太小众的,所以电影们也只是在【日子无聊啊要不要折腾呢】这个层面上纠结,对于那些早就说要然后问然后呢的,则很少有什么可行性建议。所谓好看的也不过是发泄桥段比较有给力罢了。

应该说饭祷爱里阿朱对着男A男B发飙的时候,那两个男人的表现基本上无可挑剔,有型有品肯定不能将其归入土人行列;而且mm后来eat&pray爽了之后,也就是又找了个也没什么不一样的男C就又嫁掉了。所以整个片子讲述的也就是银镯女子去丽江情结,对对面的事业男而言基本无解(瞧瞧连我这种习惯bs事业男的都看不下去了)。另一方面找情趣和找未来其实是两回事情,电影里做着找未来的样子其实转了一大圈也就是满足了情趣而已,spider woman。

ps,想你们了回头一起去团购金链子吧。

the dreamers

还有两个多小时,等不及了先睡了。

如果真是太阳系舰队这种性质的话,应该就不是由NASA来宣布了吧。所以内容应该没有想象中那么刺激。

个么趁着还有yy空间,盘算一下明天外星人真来了会怎样。

survivalism

尽管讨厌标签但我不介意被称为生存主义者。如果最终在某处定居有房有钱无聊的话,我显然会在车库里搞些战略储备,什么EDC、PSK、FAK、发电机组、枪支弹药……也肯定会像传说中的某商人那样在六四前采购一车大米。这样无论后天还是后年,面对世界末日时我就能趋利避害逢凶化吉。其实,这些都只是为了预备不测,理性上是希望这样的不测永远不要发生的。但既然比别人多做了这些,就难免yy真有这么一天,暨【 P(世界末日) × P(有准备的人能活下来) × ( 1 - P(没准备的人也能活下来)) × P(末日后走在街上还能遇见mm) × P(mm是美女) 】事件发生时的场景。

事实上这种未雨绸缪的心态不仅仅限于末日论方面。很多时候我在选择方向时,都在考虑最坏的可能性:过几年 社会动荡/房市崩溃/劳动力冗余/香港回归... 了我该怎么办?身为知名人品不好人士就要有这种觉悟:只要某事存在发生的概率它就可能优先降临在我头上。是的,我做的很多决定都是在大方向上远离这样那样的八竿子打不着的风险,哪怕在总体上会降低行事效率。其中一些譬如不考研如今终于已经被当初反对的家长们基本认为是正确的。另外一些,按照上一段的心态,我也只能暗自咬牙“总有一天你们会知道我才是对的”,但实际上我也不真的希望那一天来临,而如果不来临的话我就要忍受自己在做无用功的嘲笑。另一方面即使来临了也不能说明我做的就是有效的,即使只有42颗陨石也有可能连我带掩体一起砸死。那样的话我做的就更是无用功了。无所谓了老子从来就不在乎是不是在把生命浪费在做无用功上,反正它们原本就是荒废着的。

而且这个也不能叫做畏缩,后世的主流历史学家们称之为大局观。大马哈鱼享受逆流千里ooxx的刺激和乐趣,但它们也会关注时事哪条河又建了水电站从而离那些涡轮叶片远些,民主国家里它们会投票反对不民主的也能上网骂两句李小月月你全家不得好死。总之这种远离无聊风险的行为等于提高了自己整体上承受风险的能力,于是能有心情做一些更high滴。

跑题了。。。我要说的不是这个的。换个题目。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