斋斋

关于林昭在狱中的家书,这一段看的我流泪了。网上有人把它断章分节,看着像诗。

…………

见不见的你弄些东西斋斋我,我要吃呀,妈妈!给我炖一锅牛肉,煨一锅羊肉,煮一只猪头,再熬一、二瓶猪油,烧一副蹄子,烤一只鸡或鸭子。没钱你借债去。

前晌有些消化性腹泻,但吃了些油质食物反而好些,因缺少脂肪,肠子能力蠕动可能倒是引起消化性腹泻的原因。你不用吓怕,吃不死的!

也别少了我的,你给我多蒸上些咸带鱼,鲜鲳鱼,鳜鱼要整条的,鲫鱼串汤,青鱼的蒸──总要白蒸,不要煎煮。再弄点鲞鱼下饭。

月饼、年糕、馄饨、水饺、春卷、锅贴、两面黄炒面、粽子、团子、粢饭糕、臭豆腐干、面包、饼干、水果蛋糕、绿豆糕、酒酿饼、咖喱饭、油球、伦□糕、开口笑。粮票不够你们化缘去。

酥糖、花生、蜂蜜、枇杷膏、烤夫、面筋、油豆腐塞肉、蛋饺,蛋炒饭要加什锦。香肠、腊肠、红肠、腊肝、金银肝、鸭肫肝、猪舌头。

黄鳝不要,要鳗鱼和甲鱼。统统白蒸清炖,整锅子拿来,锅子还你。

──等等,放在汽车上装得来好了。斋斋我,第一要紧是猪头三牲,晓得吧,妈妈?猪尾巴──猪头!猪尾巴?──猪头!猪尾巴!──猪头!猪头!猪头!

肉松买福建式的,油多一些。

买几只文旦给我,要大,装在网袋里好了。咸蛋买臭的,因可下饭,装在蒲包里。煮的东西都不要切。

哦,别忘了,还要些罐头。昨天买到一个,酱汁肉,半斤,吃得□然勿□嵌着牙缝!别的──慢慢要罢。

嘿!写完了自己看看一笑!──尘世几逢开口笑,小花须插满头归!还有哩:举世皆从忙里老,谁人肯向死前休!

致以女儿的爱恋,我的妈妈!

不让你来。你看见到我的信请略写几笔寄我。亲爱的妈妈,我不相信他们。

1月14日灯下

------------------------------
说些欢乐的。纳兰妙殊的帖子(原文找不到了),说河南地方戏,讲关羽过五关斩六将,被曹操追上后的劝辞:

曹操(唱):
在曹营我待你哪样不好?顿顿饭四个碟两个火烧。
绿豆面拌疙瘩你嫌不好,厨房里忙坏了你曹大嫂!

又有版本二:

曹孟德在马上一声大叫,关二弟听我说你且慢逃。
在许都我待你哪点儿不好,顿顿饭包饺子又炸油条。
你曹大嫂亲自下厨烧锅燎灶,大冷天只忙得热汗不消。
白面馍夹腊肉你吃腻了,又给你蒸一锅马齿菜包。
搬蒜臼还把蒜汁捣,萝卜丝拌香油调了一瓢。
我对你一片心苍天可表,有半点孬主意我是屌毛!

三:

曹孟德骑驴上了八里桥,尊一声关贤弟请你听了:
在许昌俺待你哪点儿不好?顿顿饭四个碟儿两个火烧,
绿豆面拌疙瘩你嫌俗套,灶火里忙坏了你曹大嫂,
摊煎饼调榛椒香油来拌,还给你包了些马齿菜包,
芝麻叶杂面条顿顿都有,又蒸了一锅榆钱菜把蒜汁来浇......

说乡亲们是不大在乎什么金银美女宝马汉寿亭侯的。曹操两口子整了这么些个好吃的,都不能让关羽变心,那关二爷得有多忠啊。

撞车,一些态度

说实话我很不喜欢中青报《永不抵达的列车》这样的稿子,找些死者把生前状况描述一通,写的像介绍手机上网的广告,仿佛因为他们死了所以他们生前的生活就比列车外农田里大妈的更精彩更值得描述,仿佛因为他们有这样的生活所以他们的死就更值得潸然泪下,nonsense。

从这个角度讲我显然是“冷静,理性”的。我厌烦每逢事故,老妈们那种“哎呀(年纪轻轻/马上就到家了/怀孕/全家人)就这么死了,多可惜呀”的句式。他们的死迅速沦为统计数字,他们的故事,在我了解事情分析责任时,不会因其凄惨程度而有任何正面或负面的偏向。

简要的说,我对这类事件的接受过程是这样的:哦,又撞车了,死了些人,是因为信号系统遭雷劈(设计时总该有个三保险吧)还是调度失误?但总归是人为出现的致命失误,动车局这几年的烂样,出这种事也不奇怪,他们会控制舆论,他们会找替罪羊,掩埋车头?这个比我预料的更蠢,一群傻逼。然后对照心里国家末日的那个大概时间,盘算一下是正常接近了还是又有所提前。

如果有人组织我也会路过献朵花,夜半酒馆里也会默默泼一杯遥祭。但具体到死者每个人的故事,我从来不会去关心。我不知道这种心态和奥巴马念出每个死者姓名相比,是否冷血。我不知道如果其中有熟人的话,会不会还是这个样子。不知道如果是纯天灾而没有任何人祸可以找茬,会否是另一种心情。

但这种冷漠和领导们同样把死者沦为统计数字,以及《假如不能愤怒,请不要嘲笑愤怒的人们》中的那种冷漠,我想还是不同的。至少我不会嘲笑其他愤怒的人们,充其量只是悲哀滴看着他们,说我觉得自己的愤怒实在不能造成什么作用,所以不好意思就不参加到你们当中了,加油啊。

我也明白每个人都贡献愤怒才能壮大的道理,也会因当局因为舆论而改变处理方式的一时成功而欣喜,但我还是不觉得把自己也投进这种愤怒大潮,是件多么有效率的事。有你们愤怒我就先不愤怒了。当然如果哪天没人愤怒了,也许就轮到我愤怒了。

所以也许冷漠只是将愤怒无奈地放到一边,遇到更有效率散发出来的机会,我还是会散发的。如果盛祖光恰巧出现在面前,我会毫不犹豫一板砖正面拍丫脸上;如果xxx恰巧出现在面前,我会认真考虑暴起把丫做掉然后跑路的可行性乃至跑不掉一命换一命是否划算。

酱紫。

Bitvise Tunnelier + AutoProxy / Switchy 翻墙 端口设置

用SSH翻墙的一些人,在一些电脑上,按照网上那些攻略(自己去搜)配置好Bitvise Tunnelier + AutoProxy(Firefox)或Switchy(Chrome)后,仍然不能翻墙上网,但此时Bitvise Tunnelier显示连接正常。

此类问题主要是电脑内用于连接Bitvise Tunnelier和AutoProxy的监听端口被禁用,尤其是那些装了Comodo或360之类防火墙的用户,Bitvise Tunnelier可以正常连接到SSH,但AutoProxy不能通过机内端口和Tunnelier通信,所以网络还是连不上去。

网上搜了一下,居然没搜到这方面的解决方案。个么贴出来share一个。

我本来以为需要在各自的防火墙软件界面里面,根据不同情况,随机应变进行修改的。后来发现只要在windows自带的防火墙里添加端口例外就可以了。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装了其它的防火墙,这个还能在windows自带防火墙里面设。总之这样就可以了,大家试一下。

Win XP
------------
控制面板 - Windows防火墙 - 上面三页面板中的 例外(Exceptions) - 添加端口
名称随便起;端口号7070(就是你在Tunnelier和AutoProxy里用的那个,要一致),TCP

Win 7
------------
控制面板 - Windows防火墙 - 高级设置 - Inbound Rules - New Rule - 端口 - TCP 7070 - 允许 - next - 名称随便起

测试的时候AutoProxy最好用Global模式。有时候有些网站上不去(尤其是youtube),不是翻墙软件的问题,而是你所用网络的DNS,把网站地址解析到了其它山寨ip,这就需要手动更改本机DNS地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