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idea

隐藏信息

从现象学的角度,信息要确定对方有接收的能力,才有意义。用石头在地上摆出巨大的图案,除非人类本身就会飞,或者直到人类有飞行的能力,才会看到。用彩笔写一段话,如果全人类都是色盲,也就没有人会意识到颜色里存在着信息,要等到科技发展到能够理解光的不同波长。才有可能发现。 或许其它文明早就给人类留下了讯息,要等科技发展到一定程度,或者突破了某个意识盲点,才会读到。譬如哪天终于能够用引力波通信了,却发现引力波里早已藏着信息:啊你们终于毕业了,来哪哪与我们会合吧。

Read on »

[闲聊] 网络社会的民主架构

我一直奇怪为什么网络技术直到现在都还对政治结构,尤其在改善民主的成本方面,几乎毫无帮助。爱沙尼亚那边搞过华丽的网络投票甚至是手机投票,但那也只是辅助选举而已。网络投票不是为了选总统,某种意义上讲是为了取消总统。像议员这种东西,明显只是由于信息传递不便,才出现的层次。网络时代的民主社会结构应该更加扁平才对。 当然还会有议员,但【议员】的定义可以灵活很多很多。不需要有席位的限制。网络社会理论上任何大小事情都可以做到相关人员每人一票。但投票人有权把他这一票的去向交给另一个他信任的人去代理,这种转交可以根据事情的重要性不同,涉及专业领域不同,而交给不同的人,并且在任何时候在线行使赋予或收回代理的权利。 from buzz

Read 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