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和男人的幻想

午夜巴塞罗那 Vicky Cristina Barcelona,★★★☆☆

这显然会是很多女人认为的08年最好的片子。好吧我承认我对开着飞机把妹还是很眼热的,并且不时说服自己以现在的基础追求这些其过程太容易迷失了,之所以这样煞风景的想法是因为HP的笔记本屏幕太TMD镜面了,看片时我总能注意到帅哥美女后面自己的影子。

3P那段明明是男人的daydream,但我仍然觉得是拍给女人看的。Scarlett站在Penélope旁边,就像是装酷的小青苹果。后者越来越女神了。我不清楚她们最终的选择,是受年纪、品味、个性、环境哪一样更多影响。有的一时迷恋,有的继续寻找,有的甘愿纠缠。这种n个女人一台戏让我无数次错以为是在看阿莫多瓦,直到Vicky被枪伤到说passing说不是我的生活,片中被华丽弄得已经很恍惚的Woody风格瞬间尽现。

好了换个话题,看男人是怎样yy的。

战争画师》,★★★★☆

最初读到奥薇朵,很自然地会想起Gerda Taro:她在西班牙死去的时候,如果Capa当时在她身边,会不会最终也拍下她死去的样子?在暗房里看着她趴在地上的身影在显影槽中慢慢显像?但后来却渐渐读出构造法的痕迹,看作者,这个也是西班牙的男前战地摄影师,如何在文字中勾勒出自己的女神。

奥薇朵,ppmm。丫们在博物馆相遇,城市中各自穿行,又遇到,谈论喜欢的作品。她家庭富裕(外婆认识杜尚和布列松),举止完美(强大的女摄影师的亲和力),没有责任也没有复杂的情结,厌倦了做模特的生活。他们在一起,从威尼斯到科威特做爱,互相吸吮,白色运动鞋让公路上被迫击炮打碎的砾石沙沙作响。她在民兵堆里组装AK47,学习他在战场上前进的样子,曲身停下,像个接近猎物的狩猎人谨慎地环顾四周,向他露出会心的微笑,表情有些心不在焉,像是出了神,鼻翼扩张。

我YY过自己做这一行的场景,代入这种角色后,身边有个那样的女人让我心醉。她让我脱离自己的冷漠。她完美,乃至其实她不属于这里,至少不会像他一样地属于。她借他的战场让双眼脱离那一切,熟练后开始批判他观察的方式,她寻求的是和他不同的感受,战场上她只拍景物,几乎从不拍人像。她不属于他。恍惚中我看着她踩上地雷,和自己的灵魂一起死去。

我不知道书里有多少东西是写给作者自己的。那些迷惘的日子我想过要个女王,带自己走上未知的路;后来仍然未知却只想找人若即若离地一起走过;或许再后来有一天还会去把小妹....Olvido的意思是遗忘,对主人公是相遇,对作者则是创造,空寂中精神上抽出的夏娃。

关于那些战争人性的描写,我懒得再去援引Sontag了。看有本书在提出自己想过的问题,是件很愉快的事情,即使书里最后也没有结论,似乎用爱情和辞藻遮蔽了。战地摄影师用什么样的态度,支持自己在战场上的工作?Capa、Nachtwey.....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想法,书里似乎用爱情遮住了这一点,又用死亡遮住了爱情和离开。

您的照片并没有表达出太多痛苦。我的意思是,您的照片反映别人的痛苦,但我却看不到痛苦本身的痕迹……对于您看到的事,何时才不再让您觉得痛苦?

vs

“有人性”这字眼会毁了一个摄影师,会让他陷入自我意识,他就不能再透过镜头看见外面的世界了。因为,最后他拍的都是他自己的内心世界。

看矛盾的思考也是有趣的事。

The Reader

The Reader,生死朗读,★★★★☆

前面的那些相遇和爱,看到20多分钟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去看剧透。我知道自己看的不是文艺片,所以我觉得这个故事不是只说这些的。于是我看了剧透。于是再后面的那些阅读、出游和爱,看起来和前面的感觉不一样了,只是静静地看情节继续,等着我知道的Hanna最终会离开。

--------------------------------------

我从中选出审判阿道夫· 艾希曼的书。艾希曼这个名字作为战犯倒是依稀记得,但并无特别兴趣,只不过这本书正巧碰上自己的目光便随手拿出而已。于是我得以知道这个戴金边眼镜头发稀疏的党卫队中校是一个多么出色的事务处理专家。战争爆发后不久,他便接受了纳粹头目交给的最终处理——总之就是大量杀戮——犹太人的课题。他开始研究具体实施的办法,制定计划,而行为是否正确的疑问几乎没出现在他的意识中。他脑袋里有的只是短时间内以低成本能处理多少犹太人。依他的计算,在欧洲地区处理的犹太人总数为1100万。

准备多少节货车厢?每节可装多少犹太人?其中有百分之几在运输途中自然丧命?如何能以最少的人数完成此项作业?尸体如何处理最省钱——烧?埋?熔化?他伏案计算不止。计划付诸实施,效果基本同其计算相符。战争结束前约有600万(超过目标一半)犹太人被他的计划处理掉了。然而他从未产生罪恶感。在特拉维夫法庭的带防弹玻璃的被告席上,艾希曼显出困惑的样子:自己何以受到如此大规模的审判?何以如此受全世界关注?自己不过是作为一个技术人员对所交给的课题提出最合适的方案罢了,这同世界上所有有良心的官僚干的岂不是完全相同?为什么惟独自己受这样的责难?

村上春树 · 《海边的卡夫卡》

忠诚与服从由来是公民尤其是军人的天职,罪恶隐藏在什么地方呢?鲍曼提到米格拉姆的关于“责任转移”的实验,它表明:一旦经过行动者的同意而将责任转移到 上级命令的权力之中,行动者就被投入了一种“代理状态”,即把自己看作是给别人执行意愿的状况。代理状态与自主状态是相反的,实质上是逃避个人良知的责 问。这样一种连续的、普遍的责任转移,结果造成一种“自由漂流的责任”,造成一种情境,在这一情境之中,组织的每个成员都相信他是受人操纵的。所以,鲍曼说:“组织在整体上是一个湮没责任的工具。协调行动之间的因果链条被掩¥°起来,而被掩饰的事实恰好就是这些行动产生效力的最有力的因。”由于纳粹大屠杀的 参与者都相信责任在别人那里,在上级那里,或者简直就是命令本身,集体执行残酷的行为便变得更容易了。

鲍曼 · 《现代性与大屠杀》

但这只是基于本质的人性讨论。具体到无心“责任转移”的个体,罪恶的程度只是相对。

--------------------------------------

其实今天应该读凡尔纳的。

Good day.

Raising Arizona

★★★★☆

我已经习惯了好多所谓黑色电影最后都卖个主流尾巴,像into the wild的happy share,像raising Arizona的大家庭,佛说在白纸上滴个墨点,你入眼的只是黑点,挑剔ing没能体会大块空白的真义,有道理,按照这个思路信教也罢转变自己想法也罢,只要无所谓在第一步上较真,后面的收益还是很不错的,所以没准儿等我无聊了也去入个什么教,哪怕只为了体验归谬法的乐趣。

扯远了是说我可以只喜欢片子很high的那部分,Cage梦到ghostrider后出去打劫,然后那段真high啊难得有这么开心的电影哪怕high过之后于事无补, 想起村上的《再袭面包店》,里面两个人能一起high而理性地度过那个阶段,感觉会好得多。

涉黄网络视频节目名单

继上次的官方版top40淫秽小说后,又推出官方video版名单,可怜我毕业后看过的,只有《色戒(未删节版)》和《性工作者十日谈》了

关于开展网络视频和播客类网站专项清查工作的通知

根据上级工作部署,经我网络警察支队研究决定,于今年2月1日至2月15日组织开展一次以网络视频和播客类网站为重点的网络淫秽色情信息专项清理检查工作。现将有关工作要求通知如下:
Continue reading

2008-2-29

所谓特殊日子不过是无聊日子里为了避免继续无聊而做的姿态。比如过节,比如一些话题比twitter长,比blog短,如果是为写而写的话,每个都可以挥篇帖子出来,却总是开个头懒洋洋完善不下去,也好。晾凉。

按说我的同学应该都是集中在某个闰年上的,按说有人今天生日的概率并不算小,为啥我就没印象了呢?

twitter仍然时不时丢信息,不能忍了。

blog右边,是google刚推出的Chatback Badge,可以让陌生人在网页上和你的gtalk聊天,陌生人不需要注册gtalk帐户,也不会知道你具体的gtalk地址。很好玩的东西。但貌似只能在浏览器上用,gtalk的话会给你个提示,还是要点到网页版去对话。而且gtalk里我还不知道怎么屏蔽陌生人,如果别人把这段代码copy去的话,是不是就可以随时骚扰我了?所以页面上用的不是主帐户;而且页面简洁为上,flash、mp3什么的,都是图新鲜放上来没两天又弄下去了。

又开始玩老游戏,Neverwinter Night,咂摸D&D规则比游戏本身要有趣的多,所以到后面几章也又没兴致了,D&D要组队才好玩,但要为这个专门去开D&D online帐号就有些堕落了。当然我的笔记本网卡一直有问题,时断时续,online游戏的话会经常断线。当年不玩WOW了也是这个原因,也可能是不想太堕落了。

一个月前看了《窃明》。作者的史学功底不错,文中对袁崇焕误国的推断让人耳目一新,姑且观之。当然网上还一直在辩,我知识有限,无论是《碧血剑》附录还是佘家义守袁墓,都不足以成为我们维护民族英雄的借口。问题在于,在这种无头辩论中,譬如窃明,譬如阿里组,我是以什么标准来决定自己的态度偏信于哪一边的?论据、文风、立场?

Into the Wild,最近突然很多人在烘这部片子,不土的或者土了也需要释放内心狂野的人。还没细看,应该是不错的片子,但结尾又恶俗地happiness only real when shared,回归的有些恶心。

f:
如果严格定义"北漂"的话这个版要踢掉将近一半的人,甚至所有人...
s:
北漂是一种心态,一种认可,一种归属感
无论在哪里,无论什么职业什么身份,
只要你想,你就是我们的北漂人
并不在意你来自哪里,常住哪里,干什么
f:
布尔乔亚也是这么被人把坑占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