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世界 – 4

某类(找不到合适形容词)人的处事习惯是,面对各种变数、多种选择,需要执着地找出一条规律、或者说能够被自己接受的行事准则,有了可依照的准则后,再去对事件123做出选择,由此而来的一整套solution才会被心安理得地接受。其实准则和选择之间也未必是因果关系,可能只是从已作出的选择中绞尽脑汁抽象出的共同点(这时就叫做规律),用来显得自己不那么矛盾。而solution也可能根本不止一套,我怀疑对事件123的任何选择的组合,从算法层面上,都能从中抽象出规律,所以至此这个习惯也只剩下了用来说服自己的意义。

但我还是宁愿相信,准则是存在的。失语症过后,发现要说的东西、或者自己觉得应该遵循的东西,并没有随时间而改变,只是考虑在越来越深的社交关系中不要戳到别人,以及,不要戳到在做其它事情的自己。是的,还是那些东西,堆在草稿里,就像看自己隐藏起来的多年前的blog——即使现在看,也不觉得哪条是错误的,只是有些比较浅显,看着拿浅显当真理的自己,觉得羞赧;但其实那些过了很久都还没觉得从前浅显的部分更应该羞赧。。。

所以失语症可能是觉得抽象出来太浅显而懒得写;或者不知道写出来能有什么用,改变什么。

所以你可能说,瞧瞧,你终于也懒得用这种解构主义来虐自己了。想到这个场景我会恼羞成怒,打着鸡血继续虐起来。另外一些可供纠结的点包括:我也不确定这种依靠准则然后标榜「DO THE RIGHT THING」的方式就是对的;我也不能确定自己能区分作为原因的准则和事后解释的规律;以及,准则不等于冷静分析后的正确结论。感性决定方向,理性完美实施,这仍然是我向往的境界/准则之一。所以还是没结果。

Macbook Pro 三系统 Mac + Win + Linux 安装攻略

Macbook Pro 三系统 Mac + Win + Linux 安装攻略

前几天把笔记本清空重装,顺便整理一下 Macbook Pro 装三系统的攻略。这个应该是最简单的方案了,不用装 rEFIt 引导分区,也不用再手动运行 GRUB 修复 Linux 或 Windows 的引导。

0.1 技术思路,简要地说,就是 Macbook 用 GPT 管理硬盘分区,但 Windows 的 MBR 只能识别 GPT 的前四个分区。所以先在 Mac OS 下用 BootCamp 划出 Mac 以外的分区,然后先用 Linux 安装盘的工具把整个硬盘分区,把 Win 装到第四个分区,再安装 Linux 顺便用 GRUB 自动引导 Win 。

0.2 Win 和 Linux 都是用光盘安装,没有光驱的机器,请去自行查询如何用 ISO 制作 Macbook 的 USB 安装盘——其实满复杂的,新人建议去找个外置光驱……

0.3 安装环境:
Macbook Pro 5.5(2009年款,另外附上作为非果粉当年的吐槽评测
Mac OS X 10.8 Mountain Lion(10.6 Snow Leopard 之后的都可以,之前的没试过)
Windows 7,XP 也可以
Ubuntu 12.04 LTM —— 推荐新人和懒人用这个版本。最新的12.10安装盘内置的 partman 分区软件在 Mac 下会报错。也可以用其它发行版如 Xubuntu 12.04 之类,但 Xubuntu 安装盘自带的 GRUB 包好像不全,安装过程中建议把网络连上自动更新,否则引导程序可能会自动安装失败,可以事后手动安装,但不叫做简单了。

1 安装 Mac OS,安装前用 Mac 安装盘里的【磁盘工具】,把要安装的硬盘设成一个分区(Mac OS),分区方式选择 Guid 。 / 没有安装盘的,也可以找个移动硬盘,Guid 分区后把现有系统映像过去,用移动硬盘启动,Guid 现有分区后,再映像回来。——总之就是确保 Mac OS 所在硬盘是 Guid 格式的分区,不然 BootCamp 不能通过。已有 Guid 系统的可以直接到下一步。

2 Mac OS下,放入 Windows 安装盘( BootCamp 要检测到 Win 安装盘才工作),【应用程序 - 实用工具 - BootCamp】,选择安装 Win ,划分区,系统重启时按【Option】键进入 Mac 引导界面,按退出键退出 Win 安装盘,插入 Linux 安装盘。

3 从 Linux 安装盘启动,不要直接安装,选择【Try Ubuntu】,打开【终端 Terminal】,输入【sudo gparted】,在 gparted 中将现有硬盘分区:

如图,sda1 和 sda2 是 Mac OS 的系统分区,不要动,后面有1个(BootCamp做的 Win 分区)或2个(可能有的 Mac 会留个系统恢复区)分区,把这些全部删除,重新添加分区;

sda3 是我硬盘中最大的分区,作为三个系统共同的数据分区,可以格式化成 ext2(推荐,Mac和Win都要装驱动识别、后期还要在Linux下调整权限)、NTFS、或者FAT32(其实这个最方便,但有单个文件4G的限制);

sda4 是给 Windows 留的分区,建议格式化为 FAT32,在Win安装界面下再重新格为 NTFS(如果直接格 NTFS,安装Win时可能不识别)。另外传说 Win 一定要装在第4个分区,装在第3个会引导失败,我以前试过一个好像也没问题,懒得多试了;

sda5 是Ubuntu分区,这后面的分区Win都无法访问了。随便你格式化成 ext2/3/4、ReiserFS 都可以。如果不需要数据分区的话,把 Linux 装到 sda3 也无所谓;

sda6 是Linux的交换分区,内存够大的话,没有也可以。

点击【√】确认所有修改,退出系统,关机。

4 开机,按【Option】,换碟,从 Win 安装盘启动,安装 Windows 时选择高级自定义分区,分区界面里只显示前四个分区(后面的显示未分配,不要动),把第4个分区格式化,安装 Win 到第4个分区。和一般装Win时一样,过程中会重启几次,直到 Win 全部装完。关机。

5 开机,换 Linux 安装盘,安装 Ubuntu 。安装类型选择【Something else】,打开分区软件,挂载要安装的 Linux 分区( /dev/sda5 → / 、 /dev/sda3 → /home or /data )。最下面的Boot Loader安装位置,确认是 /dev/sda 。

安装完成,每次开机时按【Option】键,选择启动 Mac OS 还是 Windows(可以在 Mac 或 Win 的 BootCamp 设置默认),选择 Win 后进入 Linux 的 Grub 菜单,选择进入 Linux 还是 Windows(可以在 Linux 里更改默认项和等待时间;另外从 Grub 里启动 Mac OS 似乎不管用的,以后可以研究或者直接删掉)。

好久没写技术帖了。

一落索

30小时没睡后我沉在活动室一角,不想动,想就这么拍出些东西。然后我又在积极地去想我到底要拍什么,不是他们认为我会拍的,也不是我没有想法时下意识去关注的:瞬间、要素、构图、疏离感……统统否定后我并不像往常那样刻意地想不出要什么,而是似乎摸到了一丝,后来尽管没有抓住也没有拍出好片子,但我清楚自己又近了些。最近的解构主义思路确实有好处。我知道自己还在动,只是效率远比做其它事低很多。

最近在对艺术的定义上想法有所改变。我以往一直认为:艺术就是作者把自己的想法通过某种形式让(也掌握了这种表达语言的)观众解读出来,是一种更深层次的感受的传递。——这当然有失偏颇,其实你怎样定义它的,就是你怎样去贯彻它的。当然那些只知道对着留影照说赞,或者听说Leica出了黑白数码就张口鄙视的人,我也没兴趣和他们构成上述传递关系。我知道还是有人喜欢我的照片的;或者说我期望在我终于能拍出东西之后,能有资格去向那些拍出我喜欢的东西的人去求认可。但是,想象一下假如全世界其他所有人都是脑残,你传递的永远没人能够解读,那个时候你做的事情当然还是有意义的。我才不相信什么「happiness only real when shared」的鬼话。也就是说,艺术这个传递的作用其实并不重要,在定义上应该更倾向于作者的抒发。具体是怎样的概念,还没想清楚。

但偶尔发现和我有相同笑点的人,还是会眼睛一亮。 / 前几天路过Leichhardt的书店,看到《Ansel Adams in Color》,匆匆翻,比初次听闻这本书时,脑子里取笑式地浮出的挂历画的印象,要好很多。能从中看出他拍黑白的那些思路,想哪天过去细细看一遍的,却一直在玩Diablo,提醒一下。

机关枪牧师

Machine Gun Preacher,★★★★☆。尽管拍的(尤其是前半截)很拖沓,但看在内容的份上,还是要多给一颗星。

片子最后还是免不了接个光明的尾巴:主人公最终在帮助非洲儿童的过程中,也成功克服了自己的暴戾,和家人也达成沟通。向着完人又近了一步。——我不知道真实故事中Sam Childers是否也存在性格上的缺陷以及最终是否克服;我还没有详细了解过他们的资料,也可能又是像《三杯茶》那样,做的比描述的要不靠谱(12)一些。

上上周悉尼《每日电讯报》的Kony广告。顺便说一下电影里和主人公一起作战的就是年初劫持我国驻苏丹工人的反政府武装的另一分舵。。。虽然那边局势实在没有谁能称得上正义

---------------------
在光明尾巴出现前V一直说这个人性格好偏激啊,从一个极端(贩毒)到另一个极端(为非洲儿童卖房抛家)。我只想说,我们需要这样的人。我们需要有人拎着枪保护非洲儿童、拎着购物袋去拦坦克、或者去拍他们拎枪拎购物袋的样子。也许正是各种恶劣性格,才能让他们做出这样的事情,无视安危、牵挂、等等正常人认为脑子不正常的人才会做出的选择。这样的人不是你们,也不大可能是我,但我们需要这些人的存在。所以我可以在最大程度上理解他们有缺陷,容忍这些缺陷造成的损失。我们没有资格要求他们在性格上也要变成完人,或者说变成像我们一样。即使从宗教的角度,我觉得那些选择为了非洲儿童不顾一切的,比起在教堂里选择维护家庭和美的,前者在综合评估上也应该离上帝近很多。

就像lola那边说的:只要人家是来帮忙,我们(绿色江河)就接受,他们什么目的我们不管。

就像那些摇滚乐,他们中绝大多数性格上都是混蛋,但这不妨碍我们宠着他们把音符射到我们脸上。

就像我最厌恶五毛(以及所有立场维护者)们的一点:他们从不正面回应那些有理的、至少他们答不上来的诘问,或者那些在斗争着的人们所起到的积极作用;而是指责对方哪里考虑问题不全面、或者性格品德上有哪些缺陷,或者同一阵营的其他人有哪些缺陷。。。。我对公知们也是满宽容的,即使他们去东师古村的路上搞一夜情。

当然这是个定量的问题,取决于牧师们所做事情的彪悍程度以及性格上的不靠谱程度,以及二者在不同人心中的比重和衡量标准。满腔热忱做NGO却不懂理财,也绝对是灾难。但那些户个什么外,就觉得有资格在别人面前号称横着挥洒青春的,还不够看啊。

澳大利亚的摩托驾照

终于拿到了最终版的澳洲摩托驾照。

大概是2010年10月的时候,lola们在上海讨论团购摩托车驾校的事情(似乎到现在还没动静~~)。在国内已经被扣了三辆破摩托的我,盘算着自己终归在全球范围内需要一份合法的摩托驾照,就在澳洲这边先行动起来了。历经16.5个月(最短需要15个月),花费496澳元。

发一下攻略。

澳大利亚的摩托驾照,和汽车一样,分为 Learner - P1 - P2 - Full Licence 四个过程。全部信息每个州的交管局官网上可以查到(如NSW州的RTA),虽然觉得界面也不是很友好。。。

在拿Learner和P1驾照前,都有强制的学习班要上。Learner要两个半天、P1要一整天,基本都要占用工作时间——似乎也有周末时段可以预约,但很难,至少我那几天都没碰到。且收费——占全部开销的2/3以上。。。相比之下学汽车(在保证你会开的前提下)也只需要找有驾照的熟人给你签LogBook,然后直接去考试就可以了,不用强制花教练或学习班的钱。所以学摩托还是很坑爹的。。。我当时在Wollongong附近,上课和考试都是在Unanderra的Wheel-Skills(也是在Motor Registry的院子内,但这种课程一般都外包给培训公司或Club了)。据说如果住在某些偏僻地区,附近没有训练场的,可以不用上学习班。具体怎么操作我不大清楚,Sydney附近的还是不要想了。

1、上Learner学习班。在网上或附近的Motor Registry预约训练场。两个半天,$78(和官网标的价格略有出入,以下写的都是自己的实际花费)。

训练场的车基本都是川崎的250cc,有的mm扛不动,也有轻便的踏板摩托车——最终拿到的驾照似乎没区别,不知道男生能不能提出用这种学。。。这个,哪怕是问一问都会被bs的吧。。。

学习班是从零基础学起。一开始都是两人一组熄着火推车练习平衡。虽然我怀疑如果碰上笨的,这两个半天能不能学会;但和我一批学的应该之前也都摸过车,所以这些简单的步骤很快跳过,到后面各种换着花样绕圈打发时间。

2、学习班结束后,去Motor Registry的电脑上考交规,$38。和汽车考交规一样,只是其中几道题目和摩托车相关而已。考不过可以过两个星期交钱再考。。。

3、考过交规后,当场在Registry领取Learner驾照,$21。这个时候就可以开车上路了。汽车的Learner驾照,开车时旁边还必须有Full Licence的人陪同;摩托车旁边又没法坐人。。。所以,除了一些速度限制以及不能喝酒外,其实就是可以和正常驾照一样上路随便开啦~~

4、拿到Learner驾照后的3个月后(最长12个月内),为了换P1驾照,要上学习班以及通过考试。需要一整天时间,$164。学习班和考试是连在一起的。考试内容是在场地内沿着各种轨迹开来开去、调头、在一定距离内完成刹车。(完全搞不懂为什么Learner不需要通过这些考试就能独自上路)。学习班的大半时间就是用来介绍然后练习这些考试项目;中间几个小时,大家跟着教练排成队上街兜风~~;回到训练场再练习一下就进行考试。考不过的话,下次只缴纳考试的费用($48)过来再考。

最坑爹的是:Learner学习班的摩托车是免费提供的;而P1学习班和考试,则需要自备摩托,或者租训练场的车(其实还是那些车)。租车费——$150!(理论上头盔手套还要另外算钱,但被租车师傅抹掉了。)当时本来打算问周围借一辆,或者索性路上拦下一辆来,谈个几十块的价格租用一天。但当时在Wollongong认识的骑摩托的极少。问到的(以及拦到的几个),骑的都是1000cc以上的;而拿到Full Licence之前骑的车不能超过660cc(顺便吐槽国内理论上能卖以及能上路的车不能超过150cc。。。),于是只好花钱租。。。

5、考试通过后的第二天(当天应该来不及录入资料),就可以去Registry换P1驾照,$22。其实如果单独拿P1/P2驾照,需要$50/$78;但我已经有了汽车的Full Licence,而所有不同车型的驾照是印在一张卡上的,注册费也只算一份,所以收的只是20多块的换卡工本费(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每次零头都不一样 $21、$22、$23……)。

然后偶拿着P1驾照回西藏第一次半合法滴(貌似澳洲驾照在中国理论上也要去交管局换了才能用)了9000多公里~~

6、拿到P1的12个月后(18个月内),可以换P2驾照。但是,如果已经有了汽车的Full Licence且年满25岁,就可以跳过24-30个月的P2过程,直接换成摩托的Full Licence。$23。拿到P1之后,无论是否拿P2,直到Full都不需要再进行考试。

新驾照已经扫描了,但看了看觉得需要马赛克的面积太大,算了还是不上图了。大家自己去 ~

----------------------
顺便说几点和汽车驾照有关的。也是 Learner - P1 - P2 - Full 的过程,但没有强制学习班,25岁以下要找有Full Licence的人签满120小时的练习时间,在P1、P2、Full之前,都要通过不同的考试(整个摩托驾照过程中完全没有上路考,why?)。拿到Full需要至少4年。

在学生期间,以及非学生入境半年内,是可以拿着海外驾照翻译件在澳洲直接开车的。如果有海外驾照超过3年,只需要在澳洲通过交规以及Full之前的上路考(DQT),就可以直接拿澳洲的Full Licence(好像摩托也是这样)。但如果上路考没过,你的海外驾照就不能再用了——会当场给你办一张Learner,以后你就要和这边的Learner一样,开车时需要旁边有Full的人陪同了(通常你拿着海外驾照给交警看,他也不会查你的入境时间以及是否在这边考过;但至少你下次不能再一个人把车开过来路考了……),直到你什么时候通过路考,再直接换成Full。

手动/自动档的问题。你在这边用自动档从头学,当然只能拿自动档驾照;国内的自动档驾照当然也只能换澳洲的自动挡。但如果是国内的手动档驾照来换这边驾照,各个州规矩不一样。譬如QLD那边,如果你去路考的时候用的自动档,那么给你换的驾照也只能开自动档;而在NSW,无论你考试时用的手动还是自动,都会把你的手动档驾照换成澳洲手动档驾照。

澳洲的驾照注册费:1年-$50、3年-$118、5年-$157。

《肠子》

其实最初本来只是想秀一下帐篷的。

我战绩辉煌(1, 2)的Luxe Rocket,一米宽的超轻型单人帐,大约十个月前在伍须海附近,终于华丽丽地睡下了三个人。入帐前生了篝火,取暖时三个人轮流捧着Kindle读《肠子》,同时赞美 @demoi 同学的高起点:第一次露营就是在海拔3750m和大叔们用超轻帐雪地3P,然后回帐篷里继续读,同时各种体位,然后次日被挖虫草的山民告知走错了路,下撤,换条路上,密林里踩着积雪冲上4000m山脊,发现又走错,打消了 @azoron 同学一腔鸡血翻过山脊继续冲的念头,原路返回,入夜后回到公路,1.5h后搭到车回县城——之前约定了如果能顺利回城就还去吃上次那家极难吃的彝族包子还愿。。。

然后想起当时在山上说过,回头要正式把《肠子》读一遍录音的,然后发现明天就是Chuck Palahniuk的生日,其实我更想录他的《出埃及记》,但意识到你们今晚还要聚餐,这个应该更适合饭后听。

很久,很久,很久,没做过这种大段朗读了,语气方面还是不熟,要是觉得好玩以后继续的话,应该会有进步。

Enjoy it。

----------------------
《肠子》,原著:Chuck Palahniuk,翻译:foxbok(译文链接

download here

----------------------

里世界 – 2

其实自己在文章修辞方面,主要走的还是诗经〖赋比兴〗路线。但赋过于矫情,渐渐退化成讲究口语式的抑扬顿挫(或叨逼叨);又始终怀疑比喻对意图传达的准确程度,后来受Orwell棒喝后更是收敛了很多;于是更常用的还是寄情兴事,一番白描后流出想要表露的,也比较符合体验流角落里偷窥的风格。

但〖兴〗的时候很容易停不下来。本来单纯描述就比憋想法,更容易增加篇幅,再加上跑题,仿佛任何一句话都能引申些神马出来,渐渐地竟不知自己原本想要写的是什么。最后无奈地把大篇记叙文删掉。当然出现这种情况,可能是因为自己本来就不清楚想说的是什么。

Leica M9 vs Epson R-D1

这篇是快一年前的稿了。当时没写完,是觉得这样的评测,只有摸过的人才有共鸣,其他绝大多数看了也没感觉,有感觉也不要再买这种04年出品、600万像素、新机$4000二手也要$1200的电子产品。这尼玛也太小众了……这次纯粹是为了克服近期失语症,练手,补完。

-------------------
摸了几天 Leica M9(不是我买的)。刚拿到时发现生成的RAW文件有断线,还以为相机有问题,后来确定是SD卡不够好乃至存入速度跟不上,虚惊一场。

先挑刺。两个问题。

首先,动静还是太大。快门本身的声音其实还好(旁轴平均水准),但随即就是自动上弦时的马达轰鸣。我当年对Hasselblad XPan最不爽的也是这点,这个声音,在类似会议室场合,绝对不是能让人无视的声音。

而M9居然是有解决方案的,像巧思那样,有个【宁静模式】:按下快门按钮时,只拍照不上弦,然后按住不放,把相机塞进包里,或者跑到其它不吵人的地方,松开按钮时,才开始上弦轰鸣……@#$%……

另一个问题。我用数码单反(以及R-D1)时,把照片存为RAW或RAW+JPG,同时在机身查看照片时显示为黑白。这个在M9上居然不能实现。 M9在只拍JPG,且设置把JPG直接在机内处理成黑白的时候,才能在机身也显示黑白。当然这个可以说是个人习惯,我平时也不怎么在机身上看拍摄结果,但 偶尔想要回放,脑子里是黑白思路,看到的却是彩色,不爽。

其它没什么大问题。直出JPG的白平衡据说比M8好很多,看着还好;但我主要用RAW,所以也没有进一步感受。缓存做的不错,RAW连拍6、7张,也不会因为存卡造成等待(对我来说够用了)。

另外有些细节很诡异。譬如测光,自动曝光A档时,取景框里会显示测得的速度值,但在M档时,居然不显示具体数值了,只显示过曝或不足的箭头。

删除照片时,那个delete all的选项始终飘在下面,看着有点碜。

嗯,没什么其它问题了。手感方面和M系列差不太多。M9完全是合格的数码旁轴。至于个别缺点——每台相机都有不尽人意的地方,用户只需要一边吐槽,督促厂方改进,一边让自己适应这台相机,就可以了——至少比适应苹果产品的过程要舒服很多。

只是别和Epson R-D1比。

是的。R-D1用了一年多,越发爱不释手。如果说M9是合格的数码Leica,那么R-D1就是extraordinary。没有R-D1,M9马达吵闹一些,也就忍了,但现在我们只会赞叹:原来还可以像R-D1那样,保留卷片扳手给快门手动上弦,这(不仅仅是装逼复古)是多么漂亮的解决方案!赞美Epson的色彩控制功力,把 D100那块破CCD(Sony ICX413AQ)的性能,挖掘得淋漓尽致,R-D1s(R-D1经软件升级)的ISO1600成像比M9的ISO800好很多。左上角原先的倒片旋钮,被用来作菜单的方向键,绝对是骨灰级玩家才有的灵感。

R-D1的缺点(按不爽程度排序):

1、不是全幅,常用焦段(尤其是35mm)配起来很麻烦;
2、开机后有延迟。把开关拨到ON、或者处于休眠状态时,按下快门要等大概一秒的时间,快门才开始工作。用来扫街反应太慢(可以通过设置延长休眠时间来解决,但那样耗电会增加很多,不爽);
3、分辨率(600万像素)不够高;
4、写卡速度是瓶颈,快速连续过片拍摄,RAW两张后就要等待写卡了;
5、只能用旧款的2G以下的SD卡;
6、显示屏翻转,意义不大(又不能像Canon G那样用显示屏取景)。其实我喜欢这种,背面完全看不到屏幕的样子。但与其翻转,还不如直接做个盖子,那样应该能做薄一些。

除了2和6,其它缺点都是受当年的技术限制(2可能也是),和设计无关。当然R-D1的仪表盘(无谓的装酷)和更改白平衡/图像质量的快捷按钮,对 我而言也感觉多余;但我能想象出另一些不同拍摄风格的用户会用的上它。总之,除去年代局限,以及如果你不在乎连拍这种浮云的话,这完全可以称得上一台没有缺点的相机。

但这两款相机终归不好放在一起比的,年代上差了太多。和同时代非全幅的M8比,R-D1在各方面都甩了它几条街;但和M9相比——我认为设计上还是比M9强不少,但毕竟画幅和分辨率不够。如果(很有钱&)想入Leica卡口的数码,一般最终还是会考虑M9,毕竟是目前唯一一台全画幅,用起来还算趁手。但有R-D1珠玉在前,想想数码旁轴还可以做成那样子,就觉得买M9实在不划算……奈何红颜天妒,R-D1再也不会继续升级做下去,我做梦都想要它的全幅版全幅版全幅版全幅版全幅版。。。。

后来的,打着复古旗号的相机:DP1、各种微单、X100……都是噱头大于其实用价值。当然这些相机在数码时代,都有其独特的生存领域,经过适应后 在各种场合也能用的很好;但是,就如何延续从前拍摄手感而言——当然你也可以说这不是必要的——一切没有联动对焦光学取景器的复古都是伪复古。直到电子取景器能发展到我肉眼完全看不出延迟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