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6-23,三城

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蹭到的那4桌饭是ninety的毕业报告还是别的什么名目。最后的宾客们是我用防狼喷雾熏出来的。几个人摇晃着往校门走着,说起去年他们领证时那张极赞的自制黑白照,然后说刚才在饭店应该拍一下的以后每年一张,然后说其实我包里就有相机。

既然把这篇从纯摄影的blog搬过来就要多加几笔。譬如聚会上看到cycling版那群醉心于沪郊骑行的人们,然后忘了是别人夸的还是自我感觉的,我虽然老了但在外表/举止/心态上仍是非常年轻的;譬如在heroqr没有风扇的博士单间汗糊糊辗转反侧中回想自己当年也这样租博士间的样子;譬如揣着卡尔维诺却又一次在上海的匆匆穿行中找不到可拍的东西;譬如这次可能真的是未来几年内最后一次到上海了,拨了几个电话,却突然觉得没什么要去见到的,就索性一晚都不多住地去了车站,然后D302动车逃票到北京,清晨在站台上待了一个小时,觉得这个白天没什么活动能够排解掉这种情绪,就又扭身上了火车。。。

-----------------------------------
最近又开始有痴迷于叙事的倾向:从在马桶上重读《Different Seasons》开始、前几天拍的照片、落水狗……一直很眼馋wenmang同学写blog的样子,那种用故事本身去吸引人的方式让我着迷。我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这种入迷的变化,仿佛突然又能从老人与海的文字中读到力。渐渐地在照片的挑选上也刻意地向那个方向发展,尽管我在一遍遍告诉自己不要这样。

这一点我在开始photodaily的时候就预料到:同样档次的照片发的多了,自然会厌烦会急切地寻求某种提升去超越这些。而叙事感,显然是各种提升方向中最容易的一种。这样想很危险,因为再垃圾的照片配上故事似乎也会变得可以拿得出手,因为在叙事的旗子下我原来不屑的那种人类学正面照似乎也可以被解释得合理起来;因为我不愿停在这里;因为以我的体验要发这种用经历用故事做卖点的照片实在太容易了,乃至这会使我那个blog全无意义。

个么还是要动心忍性。1416的牛人们就不谈了,nulee小朋友也开始继Banny之后搞什么毕业影展,我告诉enduring LRpresets的存在,他扭身就可以去唬mm,这东西实在没什么门槛,我到底要用它说什么?

另一点在担忧的是我的主blog上已经很久没有yy文字了,至少第一屏已经没有了。如果连这种介于摄影和叙事之间但越来越趋向日记的文章我也要写在photodaily的话,这边就真要变成时政类+技术帖+twitter合集了,所以说不准过会儿我就把这篇挪过去。已经挪过来了。

江北人在上海

  • 突然冒出要提前二周才能请假规定的公司去死
  • e、f上了到南京的车,中途补了到徐州的票¥107。7点多南京下来,懒得出站去吃地锅鱼了,直接跳上往上海的CRH
  • 泡了2年多的高原藏牦牛鞭酒,装进Absolvt的瓶子,送给h做新婚贺礼。那个啥也剪了塞到瓶子里。h哥搂着从中午晃到下午,终于在晚聚前被h嫂忍无可忍勒令先放回家里
  • a要去北展看张震岳还是张震狱,s也要去北京。他们能在北京敲的人目前基本都在上海
  • 曾经和e认真考虑要不要31号去余姚拍h的传统婚礼,最终还是双双各自布朗运动。不过貌似传统婚礼也就是村里人吃饭,没有大红花也不骑驴
  • 路过当年的9k民工小学,依稀不见
  • 江湾校区是个一望无垠的地方,大白天站在宿舍门口就能看到复旦的双子楼,旁边是陆家嘴的军刀楼、金茂、东方明珠
  • 江湾校区也有个0号楼,由食堂一便利店一美发一组成,宿舍一楼的开水炉要刷卡才能打,好在厕所可以让同性随便用
  • h'们顶着六层以上的空闺,遥望母校,用神奇的语调快乐地生活着,分栗子蛋糕,女人能很轻松地描述出自己想要记下的细节,很赞
  • 第一晚聚会就把能敲bg的人大部分凑齐了,感觉不划算,应该一个个轮着敲过来;但后来的事说明这样子还是有好处的 Continue reading

shang – hai

zz from hubble

Where can you find a "shang" and a "hai" together?

"Of course, in the geography book, see, right here, in China."
In their language, "shang" means penis and "hai" means vagina. The exact word....

That's a famous joke among the people in someplace in Naga, northeastern India, a very special place you can find. They have language but the scripture is English alphabet.

马拉风松

昨天。

不比某些拿着进二级当悬念的牛人,前段时间的训练,我就确信自己不可能跑下来的了,精力状态很差,前两个星期平均睡眠时间<6h。早上起来,用一堆面包片和一个苹果塞饱肚子(效果不错,跑的过程中确实没有过饥饿感),口袋里塞了几颗牛肉粒和三小段西洋参,taxi外滩,和lrsky说好的手表人还没到,想了想还是把手机带上联系和控制时间,这后来证明是我最明智的两个选择之一;另一个当然是穿长裤了,两周前穿短裤只试了50圈就因为膝盖刺冷而被迫停止,如果今天还是短裤的话,雨中的三个小时我必然死的很惨。

看见tanis们在合影,一起早早地站到了起跑线后,一会儿交大的牛们也来了,背上贴的统一纸片很强,和旁边一起唱国歌,喊"fuck Japanese",据说dy们在后面热身,讨了几个传说中的钛胶贴,跑步时没看出明显的效果。

0 – 5 km,7:30

一开始的状态非常差,还没到人民广场就全身发软,脑门上发虚汗,只得很慢地跑着,看无数人从身边超过去,精力太差了,比平时锻炼还要差很多,据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G点(想歪者自x),会出现种种不适,熬过去就可以正常地拼体力了,王军霞的G点在8km,我的……只有1km也太逊了吧~

从那时起就打算要放弃了,反正从来就没有过能跑完的希望,只是现在就……实在太没face了,存衣服的车都还没往终点开呢,慢慢跑吧,有多少算多少,后来从某知名游戏中引申出自己的目标:“是男人就过20km”~

计时点,29分钟,奇怪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慢。

5 – 10 km,8:00

漱了半瓶纯水感觉精神了很多(我始终怀疑前面的状态是由于早上所谓运动性饮料让我口中发涩),前面10km路线和去年没什么区别,经常有熟悉的感觉。最初跑的还是比较慢,被人超,还见到一路集体喊口号的....7km后有美女超了上来----不知大家早上有没有在体检处见到一个过肩银色卷发,黑连体紧身衣,163cm左右,三围……总之很好的外国ppmm?慢慢地跟在伊后面看,跑上来看侧面,偶尔也跑到前面去,身后老外们纷纷过来搭讪,可惜偶跑路时没力气废话....一路赏心悦目。

10 – 15km,8:29

美女好像是不用喝水的,于是差了几十米,以极缓慢的速度差一点点追着,身边多了一个穿黄杉的老大爷,摇着小旗哼着小曲不断给人加油,感觉确实很带劲,于是加点力一直跟住大爷的速度,后来美女也被我超了,14km时大家的速度有些乱,大爷飙上去了美女还在后面,想想都是半程的马上就要分手了,也就一个人继续保持匀速。

15 – 20km,9:00

16.2km全、半程分开,一下子清静了很多,看老外在角落嘘嘘也解决了一下,抬头居然是我和Ed毕业后进的破公司,不知是前面出汗还是气温的关系,肚子摸上去感觉冰凉,虽然现在没什么不适但很难说后面会怎样,嚼了段西洋参,根部咬不动就一直叼在嘴里,很有些衔枚疾走的味道,后面的路不是很熟,路面也不大好,绕过民工棚赫然发现200m外20km的计时点----在高架桥上,周围的人用不同语言致予了敬意,听跑经的话坚持冲上去,小腿有些发紧。

20 – 25 km,9:31

已经超越自己的极限了。跑下桥的时候感觉受力很重,不久便见到路对面折返的专业达人们,那边大概是33km的位置,21km后小腿突然有要抽筋的感觉,连忙停下来,揉了揉继续跑,身边两个弟兄不住喊饿,递了几个牛肉粒过去,开始下小雨,又感觉要抽筋,揉揉走几步再跑,这样几个来回,24km处小腿终于受不住了,步子稍微重一些,跑几步就要抽筋,想终于到此为止了,没想到瓶颈居然是在小腿上,可能跟今天的气温有关系,慢慢地走吧,大不了走5.5h看看能到哪里。这时我突然有了一个想法,接下来的1km,我用自己的最快速度大步走着,感觉比前面慢慢跑的人慢不了多少,到了25km处,看看表,大约9分钟。

25 – 30 km,10:12

结果和我的分析符合,还有17km,170分钟,平均10m/km,当这个数字被具体到每分钟100米的时候,我想我能够“走”下来的。于是开始走,如沐春风,打了几个电话聊天,希望lrsky过来接应一下,最好能有暖饮料捂捂肚子(这一等就是12km,120分钟),和周围几个也累的不行了的弟兄说了我的想法,被否决,他们觉得跑跑歇歇会更好,结果就是后面无数次他们跑上去又被我走着赶上,有的甚至再也没见到。

当然这绝对不意味着我过的很轻松,6km/h,远远大于正常人走路的速度,这样的走法小腿不可能得到休息,仍然在消耗,只是不会有跑动时的反作用力刺激它而已。每过1km都要对照时间,最好的时候曾经走出8分钟的成绩,但这也只能弥补我前25km多出来的2分钟而已,而且官方的计时板一直比标准时间提早2分钟(出发的时候明明是7:30整的!),而且42km外还有个0.195,几分钟的差额让我直到终点都很忐忑。

折返点27.4km,居然要上桥再折下来,超级变态!组织人员追过来记号码(我的号码布一直塞在口袋里),是为了防止作弊吧,看来那个芯片只是在起点和终点起了一个计时作用而已。我不停地变换步幅以维持小腿活力,旁边的弟兄赠我巧克力,30km,没有水,对面的来路上已经在恢复交通了。

30 – 35 km,11:00

最难受的一段。lrsky说他们过来迎我,以为很快就能见到,后来这样的等待一点点让人绝望。雨彻底下了起来,衣服几次随手拧出水,即使是走路,小腿也越来越疲劳了,交替着一条腿拖着另一条前进,停下来狠揉几下就要继续走,以维持10分钟的速度,路上的水洼早就懒得躲了,直直地踩过去,脚上立刻传来袜子浸透水的感觉(当时就在想:要是到终点拿不到奖品鞋换的话,我可怎么办啊~)。可能是雨水的缘故,腋下居然在磨的生疼,摆臂很别扭一直说可以放弃了,已经超过了最初的目标;继续的理由,可能仅仅是因为我为自己订了个可行的计划,然后去实现而已;酱紫,我不喜欢写积极的抒情文字。

路边大婶给了个小桔子,拿过来囫囵三口恶狠狠吃掉,看路上前人的桔子皮想笑;又有冒雨打鼓加油的大婶送水;过地道的时候扶着墙走。

35 – 40 km,11:52

终于到了高架桥下面,身体其它部位也渐渐开始不适,大腿、脚面,突然股间磨痛的走不了路,咬牙过了几分钟居然没反应了;37km,锦江乐园,居然lrsky和panly才拿着雨衣迎了过来,大骂,被她们理解成精神还很好。

喝了暖和的奶茶,感觉好了些,也可以偶尔跑几十米了,lrsky和我一起走,听说他们迷路了好久,后面渐渐有人超了上来,见过的,没见过的,相对速度其实差不了多少;不着急,保持自己的匀速,"我一定要做最后一个撞线的人",一语成真。

40 km +,12:39

开始冲刺,也就是回复到跑的姿态,微闭着眼,感觉着身体各部分的状态,哪里有突然异常就把意识移过去安抚,小腿、大腿、脚面、膝盖,实在撑不住了就停下来走一段再跑,就这样到41km处大概是12:45,缺的时间补回来了,不用急了,开始bt,漕溪路口找lrsky要梳子(后来知道是传说中的谭木匠),整理一下终点形象,万体馆……居然又绕了半圈才进门,看到5:29的计时板我吃了一惊,本来我以为还有3分钟的,想跑过去,突然小腿一阵痉挛,只能走了,计时板离终点5m的距离,为了看时间站在那里等到29'50再走,后面又有个家伙冲上来了,于是赶紧让他先过……最后的成绩,感觉上应该是他56秒我58秒吧,嘿嘿,嘿嘿嘿。

感谢祖国,感谢人民,感谢父母的养育,感谢银河系接受我的存在,感谢lrsky终程及事后的忙碌尽管我不要为此bg你,感谢dy们的偶像地位和阿拉法特在天之灵,感谢fans的关怀,嗯,跑的不错。

和tanis换了奖品鞋,一群人旅游10号线回来,车上有些困了,下车在雨中全身发冷,也不吃饭了,回家灌一口bacardi睡觉,饿醒了下楼自己饕餮,筹划桑拿,继续有趣或无趣的生活。没有什么激动的感觉,仅仅是完成了一次体验吧,在雨中跑/走了一个马拉松。想起"Fire & Dust",如果这个世界真能容许Sensate作为正式的存在,我想我不介意去尝一口尸水的味道。

然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