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纪实肖像

zz from 1416

这种很“当代的”用肖像的方式拍摄纪实摄影的手法开始遭到质疑,法国佩尼皮昂摄影节的负责人Jean-François Leroy发出如下尖锐的批评:今天的摄影师已经全然忘记了如何拍摄那些无家可归的人、战争受害者、受到性虐待的孩童、远郊生活、拳击运动员、妓女、变性人、孤儿、吸毒 者、移民等等其他一些有关社会、政治、宗教的话题。他们能干什么呢?他们只会拍摄肖像,这些照片已经让我感到厌倦。。。他们按照脚本拍摄故事,那些摆拍的 照片,甚至更糟糕的,那些仿照证件照模式的照片实在是毫无意义。没有深度,毫无创造力。 

早上又看到Royal的blog,说的也是这段话。顺手re了一下:

“因为表现需要而肖像”本身就是一种赶时髦。当然纪实肖像本身完全是一种合理的摄影方式,当然任何事情都可以说成是合理的是摄影式的,但这种潮流确实导致鼓吹社会学而渐渐远离我们更纯粹意义上的摄 影。我一直不太喜欢所谓摄影的记录功能。在摄影师(而不是档案员)的眼中,摄影才是第一位的。这里的摄影也未必是和纪实肖像相对立,又或者是纯粹美学上的 存在;但在这种人类学手法已经流行得甚至因为它在纯摄影方面的简单易行而显得有些功利的时候,我想我还是暂时远离这些比较好。

只言片语。最近一直没心思面面俱到地认真写东西,以及拍东西,于是索性暂时先不去确立自己的想法,同时也有些刻意地阻止自己向某些某些风格靠拢,等自己的事搞定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