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四十条

一起等早班的地铁,逆向而行,感觉有些微离别的情趣,所谓醒时同欢,醉后分散,城市小资的文字就是这么酿出来的吧?意识到离这种情调又近了的我晃晃头,转去想一些wild的东西,譬如Into the Wild拖了很久该看了,譬如wildsk老大好久没出新段子了....醒时同欢,醉后分散。

心中有事着很快就醉了,之后旋然清醒,却感觉清醒本身和事情的结果无关。于是又苛刻地自省:是否在意的只是那种心事释放的感觉;或者在之前就已做好各种答案的应对,所谓的调整心态仅仅是去执行而已?有控制下的浅触即收,看到了,摸摸,不想错过。

于是又想到后面两句。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丫真天才。

倦极时用内视术,发觉上半身在某种气场边上一点点收紧,仿佛受了诅咒的样子。

Finding nemo.

never ending – 2

但所有这些逻辑换个方向仍然说的通:这种行为方式使我有能力随时投入任何另一种以作为最终的生活状态 / 或许我现在这样做本身就是为了那一天而做准备 / Sensate从未拒绝过,去体验那种正常稳定的生活,只是不喜欢在其它搞不定的时侯才被迫做此选择。

那一天我之前做过的事情60%变成无用功,其它的甩开脂肪的掩盖,烁烁生辉,好似少侠隐士艺成出关,蜂飞蝶舞,万里独行或不可不戒。

想象一下如果现在不是一个人,会做什么:辞职去三亚游泳,顺路踩一脚云南,或者回来一起做一些背单词之类的以前因为一个人做实在没效率于是不做了的事情.....然后.....就没概念了:举案齐眉各自寻欢鱼雁传情,然后过n年猜拳决定谁F2谁....我喜欢那些也能有自己的好玩的道路的,但两条线×到一起的概率实在不高。

我告诉自己因为是在halfway。但事情就此变得很怪异:我要自己有各种各样的经历,但让我有兴趣去选择的,却越来越少 / 我要自己达到那种兰州波士顿津巴布韦看到ppmm都能追过去泡的境界,但如果现在就冒出个她来,我完全不知道该如何继续。

于是偶尔的动心都无从表露,或者抱着一触即离的无所谓态度,不知这种自我保护会不会蜕变成壳。至于那些一起度过的blah,早已是YY中才有的事情。

YY。

在《永远的毁灭公爵》跳票的时候,我我我一直也在跳。

mmd这个样子都是我选的。

2008.9,达来诺日

三五之间

理科生(如果能将下述行为如此归类的话)的悲哀在于,地震后能够迅速查到数据,辨明什么是真实情况什么是谣言什么是伪辟谣,通知在外面闲逛的四川友人,持续关注直到伊联系到家人,帮忙订机票乃至最后踢上火车,然后轻松下来冷眼看周围小市民夸张惶恐的样子;而不是恍惚中泛起世界末日的感觉,可以从中体验到人生,然后从一个波及3级的地方向另一个波及5级的地方打电话,寄去体贴,纵天崩地裂2也要在一起

可能因为身边某些更需要信息的男人吸引了我的关注,又或者还/再没有人能让我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地去牵念

------------------------------
relax

日暮苍山兰舟汶
本无落霞缀清川
去年叶落缘分地
死水微漾人却震

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