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生活 – 0

我在 S35.3415 E143.5623 ,Swan Hill火车站。

没有车的小镇生活是极其三点一线的。火车站往东一个路口是教堂,每天5点多被乌鸦吵醒7点起床闪人以免被人发现。再往南三个路口是麦当劳,有免费的极慢的无线网但无电源。教堂往北往西一个路口是大超市。火车站6-17点开门,有水、WC、电源插座、空调、落地窗;超市7-23点开门,也有WC有电源但不如车站舒服,一般只有17点后才去坐两个小时充电。其它大部分时间坐在车站大厅里,看尤利西斯和Spring编程,写一些东西,偶尔接电话,有时想看电影却又踏实不下来。每天去麦当劳两三次上网,三天了都没能把不支持断点续传的Ant一口气down下来。也有时用手机挂着gtalk和msn,时间长了看没什么人又失落地关掉。食物主要是果汁和面包,偶尔买两块肉到车站旁边公园的电炉上烤,但注意要找清晨傍晚有风的时候不然会招来两位数苍蝇。天黑后拨开教堂的围栏,用后院的水管可以很舒服地洗澡睡觉。内陆地区相对干燥,虽然气温很高但完全没有闷热感,只要不被太阳直晒,并不觉得难受。晚上微风中用方巾把头护住,是很舒适的露天裸钻睡袋的温度。

过程中一直背着行李约20-25kg。这个重量还好,机动力和居家之间的均衡点。我一直在反思自己在悉尼没晃起来是不是和还有另一个20-25kg的箱子有关。

其实和我在悉尼宅的时候,每日里做的正经事无论是内容还是效率上也没什么本质区别。但那会儿两个月很快就过去了,此刻的每一天却觉得很漫长。每天发photodaily时我都在惊讶,①原来都201X年了,②原来现在还是1月。那些岛上的日子最近的明明只有一个星期不到,却似乎和在云南的记忆一样遥远。然后我开始设身处地想那些上班上学的人,想象她们充实地瞬间过掉一天后,看到我这边度日如年地每年blah好几堆文字,会不会被信息量砸到然后感叹男人心海底针。

在超市和McD里渐渐能遇上相熟的人:周日礼拜的神父、附近学农业的韩国学生、盘问过我的警察……再住上两个星期就能开始走街坊。然后冷冷地让自己把这种即使是yy中的三宿空桑也掐断掉。选择在这里是为了随时可以出发,接到个电话,就可以立刻去某地某地面试,或者到隔壁镇子摘葡萄。(坐在McD发文的此刻我已经收到消息一会儿再走180km去接活,wave)

而整体上这样的状况也是在意料之中,或者说这样的状况才是在意料之中的。那些情绪上的变化可以让那个一直在角落观察自己的人格尽情地玩一把精神分析。也许我应该等告一段落再把东西贴出来,这样就能在态度上找到个统一的落脚点,从而把整个过程泱泱粉饰起来,让人看到的是丰富多彩而不是男人的脆弱敏感善变。我不知道Orwell在巴黎伦敦的时候有没有写日记,或者说如果那时就有blog以及手机发twitter的话,他还会不会攒一年的稿子?事实上他在书中描述的多是写实现状而不是过程中自己的感受。这个能冷峻地调笑出《1984》的人,在心里怎样思考着自己?思考后把结果都藏在心底,或者,从没有过?

5本书的第39页第7行

文盲的blog上看到,适合宅猫们的周末游戏,据说传自徐静蕾的blog。

请打开离你手边最近的一本书。找到并写下第39页第7行的一句话。

先闭上眼睛回想,然后发现对现在手边会找到什么书完全没概念。屋子里的书会随机出现在4个地方,随手乱放。

他(Walt Whitman)认为,当人们处在浩繁具体的美国经验那真实、无所不包以及青春活力的包围之中时,没有人会为美和丑殚精竭虑。
(苏珊·桑塔格《论摄影》,中文版翻译的很逊,但幸好不是它下面的那本《普通话水平测试指导用书》)

打开你最喜欢的一本书。找到并写下第39页第7行的一句话。

显然可以把我的书定义出5个集合:看过却不拥有的、电子版、看过后纷纷运回家里、现在的住处、公司里还有一堆...于是当前的“最喜欢”只能从数量第二少的集合中寻找,总数不超过60本。

他问我是不是有洗盘子的工作经验,我说是。他扫了一眼我的手,就知道我在撒谎。不过,在听说我是英国人之后,他就改变了和我说话的腔调,并且收下了我。
(乔治·奥威尔《巴黎伦敦落魄记》)

请打开随意一本外语书。找到并写下第39页第7行的一句话。

we must realize that this use of the word (art) is a very recent development and that many of the greatest builders, painters or sculptors of the past never dreamed of it.
(E.H.Gombrich 《The Story of Art》)

请打开书架最上一排上左数第一本书。找到并写下第39页第7行的一句话。

才意识到这是为宅猫中有书架的高尚一族准备的游戏,然后庆幸过去4年的n个住处中,只有现在这个居然有书架。这个可以称之为书架的东西的第一层用来放相机胶卷,第二层左数第一本是画册《我们为什么爱猫》,于是轮到第二本。

11. D. Jenness & A.Ballantynem, "The Northern d`Entrecasteaux", Oxford, 1920, Chap. XII.
(马凌诺斯基《西太平洋的航海者》,第一章末的参考文献列表....)

请打开封面是你最喜欢的颜色的一本书。找到并写下第39页第7行的一句话。

没发现哪本书封面的颜色让我喜欢,或许可以从Sontag那套单色系封面的书中挑选,但此刻都不在手边。勉强挑了一本,喜欢封面的照片而非封面本身。

然而这飞跃并不意味着最终的结果,相反,这是一个过程,并且这个过程并不那么简单,就像绘画那样,她(Diane Arbus)也一直在尝试着另外的东西,一些更有难度的东西。
(孙京涛《荒谬的真实:戴安·阿勃丝传奇的一生》,第39页是照片,于是第40页)

------------------------------

然后这5本书又都堆在床头,懒的放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