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讲述的方式

面前似乎有两条路。似乎永远有两条路。

一条是晃,肆无忌惮(?)地晃,从超市收银到冷门学者到军舰到桥港到Llullaillaco山麓,我已经有能力在任何时候任何领域保证自己不愁生计(只要不苛求更多)。晃的同时顶着从孕育自己的环境中带出的牵连不断的种种压力,是的,再怎么故作轻松也有压力。也会为别人的发达而偶尔眼热。也许有人会喜欢我,但未必会和我一起。

另一条更贴近主流。在现有资源为0的情况下,运气好的话6~10年后可以变成小业主继续开始晃,但一直担心在这个过程中迷失自己。

然而突然想到:经过这么多年的锻炼,是不是我的EQ已经茁壮到了,即使我去做那些不喜欢的事,也不会迷失的境界?就像我这些年居然一直能坚持着那样?

啧啧你们那些苦口婆心太没有点了,看我怎么游说自己的。

fivestone · 又渐渐拎不清梦和现实的距离

我要的幸福

几个月都被各种事情弄得,未能舒舒服服彻底睡一觉(真正的自然醒甚至见不到太阳的那种),今天终于闲下来,却还是被某处的装修声吵醒----不祥预感命中,看来昨天的rp耗的太多了:箭扣的早早鱼,史上最腐败的行程和美女拎着大花裙子城楼上拍照,傍晚搭上神七航天研究员的车被直接送回北京,回来后继续腐败,最后脏兮兮跑去和某小团体聊天,平均半年玩一次杀人的我,在最后五人其中一警二匪的情况下,身为警察主动跳警却做出一幅假跳警的样子,华丽丽地把匪们唬住一一杀掉....

于是一个人醒来,Ed去晃周末还没回来,于是又像和丫同居前一样空荡荡屋子里看着阳光在窗帘上的痕迹突然感到些寂寞。抓虾上突然冒出一大堆新文章,才发现那些用歪酷写blog的人的RSS从9月底就没自动更新过,难怪前一段时间感觉奇怪地冷清,于是一篇篇看下来,那些琐碎的这样看就越发显得琐碎,那些在某地郁闷着的,看着看着渐渐想象自己也在那里空荡荡屋子里看着阳光在窗帘上的痕迹突然感到些寂寞。

其实很多人都会夜店玩的很爽第二天空荡荡醒来仿佛繁华褪尽的样子,情形很类似,但他们就能一个人开开心心地给自己做红烩牛尾汤。所以我不知道寂寞是从何而来;但如果有没有寂寞的区别仅在于一堆琐事或者找个哪怕是男人住在屋子里就能解决的话,我想我要思考它的存在价值了。找无聊的事情去充斥和任它在那里难受,我不知道哪个会更加让自己烂掉。

一会儿....去逛街,或者/然后跑步,这种本身就很郁闷的事情很适合用来化解郁闷。要做的事一直有很多,如果做得下去的话。还有些照片要处理,但那些或许不属于我的华丽不知会否和屏幕后的寂寞构成反差。

变态的话,也许我还可以换一种思路:因为担心这种反差而让之前那些衬托出寂寞的不那么太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