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前草

从Canberra回来,正在想周末去悉尼做什么的时候,就听到traveler同学的车撞废掉了,而且不是他撞的,于是少了临走前如何卖车的纠结。然后丫昨晚飞到我这里,刚刚走掉,把我买了不到一个月的车开回Brisbane送披萨,此刻正在高速路上慢慢揣度怎么开手动挡,然后等下个月他回国那天我再飞去他那里,载他去机场后带着他的遗产慢慢晃回Sydney。这tmd是他低碳还是我低碳啊!嗯不过倒是本来就打算买辆折叠小轮车逛CBD/上班用,如果上周末不是去Canberra,现在估计已经买完了,但如今没了车也就不方便开到别人家里去买二手小轮车,另外刚刚用了三周的六个月健身卡,有累计四周的不计费挂起期,如今一下子就用掉了五周半。本来想再抒情一下即使是无聊琐日,每一天也真是丰富多彩啊,但显然在这一系列事件中我只是配角。好吧,不得不承认在这场〖莱布尼茨-布朗〗杯不靠谱大比拼中,刚刚结束了RPG第一关的我,又瞬间变得落后了。

f:想起我来澳洲之前做的唯一的功课,除了那本登机前从没看过的Lonely Planet外,大概就是查了查到这边要签什么手机,然后在中关村买了张E63贴膜。说起来南半球RPG打到现在,第一关应该算是通关了吧?
z:关底boss呢?
f:应该问关底公主是什么?
z:公主哪有那么不值钱 第一关关底就出现

原来我潜意识里就把这当做《超级马里奥》一类的骑士小说,而不是类似《松鼠大作战》的二人转合作版,难怪郁郁。

-------------------
个么有人要参加8月26-29日的黄金海岸自驾旅游团么?Sydney到Gold Coast的机票大概 $29~48。我也还不知道这个季节一路上有什么好玩的,可能到时去Nimbin村里晃两天。如果有其它靠谱建议,欢迎来搞。

小镇生活 – 1

dear,

我在 S34.5463 E142.7680 ,农场啊农场。

工棚旁边就是大片的葡萄架,可惜不是我要干活的那些。其间有n种葡萄,后来找到粒大肉多又不是很甜的品种,成天摘了当饭/饭后零食吃,还有几棵桃树、小苹果树,仙人掌的果子已经由青变黄,据说红了就可以吃。傍晚看着原野上的夕阳以及夕阳三倍大的月亮,但情调不久就要被外出觅食的蚊子们撵回屋里去。另一个缺点是这里被台湾女孩们称作图钉屋:外面地上遍布着一种小粒的有很尖的刺的某种植物种子,附在鞋底或衣服上被带进来,然后就会被扎的惨叫,有时甚至直接把拖鞋刺穿。

这里很符合我对体力劳动的想象。有工作的时候每天5点多起床6点出门,开车20km+到农场,摘葡萄、盖雨布、锄草。。。从最初的腰酸背痛到渐渐适应,然后从不断重复的动作中体会适合自己的省力方式,整体动作趋于协调。所谓技近乎道的感觉。但这样熟练了也不过是中等偏上的水准。个别达人(主要是mm)摘葡萄的效率超出其他人20-50%。摘葡萄是按件计酬的。所幸还有女生做不了的把摘好的葡萄从田间搬到车上再搬到库房架上的重体力活儿,按时计酬。搬箱和摘葡萄交替地做,收入也就比最强的摘葡萄工差一点点。

周围都是台湾人,从名字到长相到举止都很典型的台湾人。女孩子们在冰箱上贴节食约定。旁边的小弟成天捧着易经,每天在日记本上用居然比我还烂两个数量级的字给mm写情书。。。每日里有大量观看的乐趣。对体验流来说,这实在是很有趣的经历。如果做的时间长一些,或许我还能拍出一套片子,就像我一直希望的能把心放下来,像EuergeSmith那样,去专门体察某种生活做一个摄影项目....但我现在心还是放不下来,仍然随时会离开。做为旅行者vs专门的调研者,观察的方式是不一样的。或许最终的所谓我自己的摄影风格也只能停留在这样的层面:不停地描述我自己的目光面对的杂乱事物。

在门外随手摘了串葡萄,回身坐在屋檐下,看着外面的大太阳。屋里几个台湾男在讨论着要不要去找据说收入更高的工头,以及如何采葡萄更有效率,无所谓乱做只要老板觉得你努力就好。。。这时候我坐在门外一幅很超然的样子。我确实觉得自己很超然。这里的收入和城里比确实不高,其中有工头克扣的因素。我也可以去找工资更高的农场,但如前面所说我把自己放在体验观察的位置而不是要在这个行业里打拼。我认为自己不久就会离开这里换个正式的工作。或许只有这么想我才能在这里安心观察而不是纠结于自己的事情。所以台湾男的讨论也只是让我象征性感慨一下然后开始想他们都走了这屋里就剩下我和4个mm一起过春节情人节。尽管我知道他们讨论的这些和所谓的正式工作世界没什么不同。

工棚没有网络。手机也在可享受套餐的市区范围之外,只能用$0.5/MB的价格漫游上网,禁用图片,每日里看看email/twitter、偶尔忍痛用几十k偷窥一下blog(下次回城闲了一定要精简wordpress主题,把首页控制在10k以下)。作为技术流也可以把手机连到电脑上网,但后台总会有一些自动更新程序莫名其妙地啃掉许多流量。这几天和同屋mm们逐渐亲切起来,她们有小镇运营商较便宜的移动上网,回头去借用一下投简历。

fivestone
2010.2

blogger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poll id="1"]

近两年的若干新形势之一是亲爱的堂弟表妹们终于与时俱进开始纷纷通过MSN之类的链接翻到我这个blog,所幸老爸老妈目前距这项技术突破还很遥远。所以看官们,请管好嘴巴。

我不确定如果父母知道这里的存在后会发生什么——可能会很劲爆;但肯定之后我再写东西时会觉得很不爽,于是可能会屏蔽某些地域的ip(我一直在考虑要不要现在就这样做)。至少我相信他们掌握RSS订阅乃至翻墙术的时间会比访问我的blog更遥远。

是的,我和家里有矛盾。那种潜在的布朗运动的趋势和用爱和责任非要把你栓起来之间的矛盾。我小心翼翼地不让这种矛盾爆发出来。其实这个blog被他们知道了也没什么,除了些许他们不知道的小事譬如我去云南不是坐车而是骑了3000公里的山路摩托,以及几篇感情八卦外,我一时也想不出有什么是真的不能让他们看见的。但我也同样不能确定这里是否有什么东西会让矛盾砰地一下爆发开来。而爆发的结果,即使最后狠下心的是我,也是我不愿意看到的。我不要冒这个险。

我和家里,就像是一根橡皮绳的两端。距离远了父母会抓狂,距离近了我会抓狂,拉的越远,阻力越大。不巧我想要的和父母认可的距离之间的差距要大于多数正常人。于是过去7~10年内我一直在和这条绳子较劲。慢慢地,一点点拉扯,期望它能达到范性形变。

是的。人生就像风筝,飞得再高,也有棵线拴到地上。这说明你能飞多高取决于以下四点:

  • 风力,也就是人品;
  • 升力,你的自身结构;
  • 地面的水平高度;
  • 你能把那条线拉扯到多远。

这其实是每家都有的普遍矛盾,只是我所在的距离比大多数人更长而已。我旁观过各种长度,有根本不存在这种矛盾的、有自由放飞的、有如我一样在拉扯的、有被拉回去的、有彪悍地一往无前向外拉的、也有拉断了的。我也体验过各种距离和力度的组合。绳子已经比过去长一些了,至少老妈已经对我随时跳上火车习以为常而不再怨念孩子没卧铺会多难受。但还是要继续。也许你不相信,但至少到目前仍然是我在努力把绳子往外拉而不是我已到达彼岸他们在努力把我拉回去,所以目前的劣势一方仍然是我。

有压力的一方也是我。不要说什么珍惜父母还在,他们还能在的时间比我还能蹦的时间多多了。

这样子很累。以致于给家里通话这种事情都要仔细控制好频率。通话太多会造成惯性,乃至间隔超过两天对方就会不爽地打过来,乃至你出去玩几天电话和MSN上看不到就会抓狂打给你同学找人。我经历过的。

我已经习惯了在别人仰慕的时候,做深沉状很二地回答:选择任何方式都是有代价的。嗯,这就是代价之一。

顺便开个投票玩。订阅器里看不到的,请进来投票。为了装这个插件我壮着胆子把wordpress从2.7.1在线升级到了2.8.4,所幸无大恙。右边调用的分类函数大概是过时了,回头再查查。

NeverWinter, Mr. Mohole – 2

Sydney的夜晚比Brisbane要冷的多,在去后者的大巴上大家下车放风又哆哆嗦嗦地跑回车上,这在当地术语里叫做倒春寒。传说中的灰狗晃得厉害,于是十几个小时不能敲电脑不能看书只好躺着,偶尔想到点东西,却又立刻湮没在对目的地的民风考察中。嗯,迄今没搞定手机上网发twitter,那些场景切换间瞬息变化没被记录的,也就忘掉了很多。

上了灰狗之后我才第一次看到悉尼的海;离开的时候我才第一次翻开LP,看到我前几天从门外经过的酒吧在书中一副大洋洲爵士乐圣殿的样子,在决定是否要回来时不由加了几分。嗯,在Brisbane华丽的海滩上散步时我就想这个Sydney也有的。我现在看任何东西都会去想象自己3个月后面对它的样子。似乎我已经完全能想象自己n个月后衣食无忧也无聊然后强找乐子的样子了。

然后要做的是找房子然后找工作上网买车换手机蹭新移民的免费英语课,但房子取决于工作车取决于房子有工作就不能去蹭课甚至要不要去签那个两年的手机也取决于工作,于是又陷入一大团纠结中。越发像RPG了,像每次D&D开局时都在琢磨怎么分配初始点数。

但本来的城市探险似乎变味成了在某地打拼blah,这让我非常非常不爽,尽管目前首要去做的确实是在这里达到收支平衡。然而……也未必。尤其当我发现自己居然开始为有没有工作而忐忑的时候,这种不爽进一步爆棚。想起当年Ed在我那里投出简历后成天坐立不安,后来其实很轻易地拿到offer后又长出一口气的样子,好土好土好土好土好土好土好土好土好土好土好土我丫才不要那样子。

---------------------------------
这……算不算又一次在改变面前为了维持什么而刻意地拒绝改变?

就像总有人说爱看我的闷骚文章,却(可能是因为一直没学会用Google Reader)已经不怎么看了,我也喜欢看她们,但也有的渐渐不怎么看了或者不知道怎么re。人——即使是稳定生活的人,也会随着某些因素而改变,其中一些因素我已熟悉,看着它们在她们身上发生和将要发生。当然还存在我不熟悉的。所以说为了某人而保持自己这一边的稳定也是不靠谱的事。理论上只有一个点在做布朗运动,和两个点都在运动,其接近的概率是一样的。

这些文字还是有因为悬在半空而矫情的痕迹,nnd,算了等过几天再回头来骂自己土。莫霍尔先生以为自己想通了原委,遂结不动根本印,铜琵琶、铁绰板,唱采薇采薇。

before the motion

又一点点陷入泥泞。blog上想描述一下状态,指尖碰到键盘的一瞬间就开始发懒,然后强迫自己写,于是写出些技术帖了事。Google Reader里点开一些窗口想re些什么,想了想又把窗口关掉。见一些人,做一些事,有观后感却又懒得在脑子里理清楚。不知道这个算是辞职后的失语症还是出发前的失语症。

本来是嫌机票贵(相对上个月的¥400而言),计划11号蹭CRH到武汉,然后继续蹭火车到桂林。或者提前从贵阳下车,买辆二手摩托开始晃黔东南。然后突然想起12号开始就是傣历新年/泼水节,火车的话到景洪最早也得13号晚上。。。

于是拼了。订了10号晚上直飞昆明,¥766,肉疼一记。

于是又一次从出发的瞬间就开始布朗运动。刚有的一点点计划也立刻被打乱。匆匆发掉草稿的两篇帖子。如果有从长期淤居到终于能勉强出去玩一个月的转换上的风格不适的话,个么这样的不适也许可以就这样被布朗掉。

wave.

New Year’s Resolution

排名不分先后:(总结,满分10分,@ 2009-1-1

  1. 箭扣西麓,0,尽管又n次在东麓彪悍过饕餮过香艳过
  2. 减掉6kg,-1.7
  3. 读完10本与专业无关的书,非小说,10,如果把尽管有深度的散文也减去的话,就只有5分
  4. 其中一本为英文,背ielts单词,尝试西班牙语,dos
  5. 新增4个(同城时)可以随时拉出来混饭的不无聊的朋友,2,原来的自己凑过来的不算
  6. 另一种行业谋生的经历,3
  7. 整理自己的文件、照片、blog及相关个人网站5
  8. 提高ps水平,让后期不成为出片的障碍,7,如何利用LR管理还有待研究
  9. 尝试学习spss、matlab、做饭等小秘技能,0
 10. 买到趁手的相机,或者买全幅DSLR,0

Average:2.1

jaer说的:

resolution和wish的区别是,一个是deterministic的,一个是stochastic的;换句话说一个是只要下决心去做就能做到的,一个是要看人品的

但对于整年都还沉浸在stochastic的人而言。。。视某个wish的达成情况以及达成进度,一些resolutions达成的难易程度会受到很大影响,乃至另一些wish的也随之在人品的n阶导数中做布朗运动。。。于是,只能列出些尽量不受那些事情波动的,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