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象限

二分法是如此地存在,乃至每一个受着现实羁绊的人譬如我和我和我,都会变成现实主义或者批判现实主义,只有那些能彻底无视这些的人,才有可能发展成浪漫主义。海外生活的意义大抵在于此。嗯每一次看到那种飘渺的华丽文字时我都会自惭形秽。然后深挖其原因,从星座论到出身论。

所谓发散思维,哪怕是局部IQ超过200的发散思维,是这么一回事:庞大的脑部根系探知到各个领域,通过内部随机回路闪电般从一个末梢联系到另一个,看似相距甚远,但其实有脉络相连。也能把孢子射上高空,让人觉得冷的彻骨。但当你看向另一些人你会知道他们是在飞。有轨迹和没轨迹的分别。我是布朗运动,人家是瞬间移动。我是联想,人家是想象。

譬如我的文字里充斥着大量于是所以从而乃至之类的连接词,说明了牵连太多不够跳荡,我会注意这些,但这属于挖坑把自己藏起来,改变不了内在。我也会试着走想象流路线,但我似乎刚刚从本质上证明了自己写不出那样的东西。我对任何证明了自己做不了某事的结论哪怕是不能生孩子都深恶痛绝。当然也可能开头那些推论都是伪命题。当然也可以说我这种风格也很有爱,走到极致也不亚于什么卡尔维诺,有观众喜欢,我自己也喜欢,而且即使我变成那样子后也必然又会羡慕这种风格于是改回来。但是傻逼才往那种思路上想,我就是羡慕。

挫折教育 – 1

于是似乎我又渐渐舞文弄墨起来,仿佛许多年前被自己刻意抛弃掉的行为,如今又操起来,仿佛通过隐晦的文字就能达成心灵交流,一遍遍地,为窥到的草蛇灰线而失落或跃动,找寻和当前心情有最大契合度的歌,为通往心里的只言片语居然已经被人谱了曲而迷醉,又怨念原来自己所谓的新鲜情绪,其实都是无数次发生过乃至被人写过唱过了的,像绞尽脑汁自以为完美谋杀的新犯人在读过无数案例的老公安面前,惶惶无所遁形。

例行的无数次临行前和老妈谈人生。我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不是成功,不知道自己的成功究竟是什么,只是恍惚朝某个方向走着,让自己达到某种境界,以便当明白想要的成功是什么,或者决定和你在一起的那一刻,有资本/能力/心情就这么一步跨过去,且不必付出太多代价。而不是之前若干次想跨不敢跨那样,担心一劈腿就让自己前功尽弃一无所有。

日,我终于发现自己的摩羯座潜质了。

老妈又进来絮叨,家里是完全不适合写东西的会所之一。

测试Wordpress留言悄悄话插件。

日夜沉默 – 2

城楼里想过什么又记不得了。第一天的山路不是很累,天黑了没事情做,十几个小时的时间,睡不着。和以往对着电脑只睡4~5个小时相比,也是种久违的不一样的生活。

幸好还不时有信号。睡袋里用手机看别人刚更新的blog,似乎有读后感,要回来后找时间找环境微醺着做sentimental状才能写出。

回来后却也没有了写东西的心情。咖啡馆里莫名其妙地浪费时间。即使辞职了,仍然被一些东西拖着一些东西催着,不能真正闲定下来。又是那样子,心中的一些xx放不下,于是守着一堆todo list,懒散地不愿去做事情。

看某人某人和某人又在以天为单位地一篇篇写游记。。。也有人号称日夜沉默却还在聒噪。我不是bs的意思。twitter用久了,很多以往写进blog的大段文字,觉得也不过是可以缩到140字的内容;又有些东西,twitter了一句,却总惦念着要把它展开,乃至放入writing list。这或许和女人煮饭收拾房间一样,是不想做事时能做的事之一。也可以说写字本身是一种过程,享受情绪在其中盘旋的样子。却又苛刻地说自己现在不该要这样的享受。

什么时候才能去享受让感情淋漓酣畅呢?

2008-9-18,chaos

发现自己经常陷入一种混乱的状态。不光是那种没心思做事的混乱,而是要做的太多,千头万绪,乱糟糟的不知从何做起。很多事情压在手上,完全没进度:Patrick的笔记、整理blog页面、图库的界面和内容、打印机、lightroom、español、前段时间的游记和照片、三年前的游记和照片....
 
仍是被无聊工作牵扯了精力,但这种理由说多了无用;也许和思维方式有关,经常是想着某件事情,前因后果,渐渐地疯狂发散开来,转上n圈后,也忘了最初要做什么。试过FreeMind之类管理思维的软件,效果不大,反而被输入的过程牵扯了精力。
 
blog也是,每次想写篇什么东西,写到一半渐渐没了感觉,就一直搁在手边,却又好像是件任务,堵在心头,不完成的话,其它文字也就无从开始,于是blog几个星期就一直空着,直到勉强写出来,或者拖久了干脆狠心扔掉。
 
建过很多次todo list,都不了了之。至于传说中很神奇的remember the milk和google calendar,很久之前就注册过,却一直不知道自己要怎么用,感觉是那些日程满满的businesser才用的东西,不过或许可以试一下。
 
 
也有心情的混乱。
 

2008.8,青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