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讲述的方式

面前似乎有两条路。似乎永远有两条路。

一条是晃,肆无忌惮(?)地晃,从超市收银到冷门学者到军舰到桥港到Llullaillaco山麓,我已经有能力在任何时候任何领域保证自己不愁生计(只要不苛求更多)。晃的同时顶着从孕育自己的环境中带出的牵连不断的种种压力,是的,再怎么故作轻松也有压力。也会为别人的发达而偶尔眼热。也许有人会喜欢我,但未必会和我一起。

另一条更贴近主流。在现有资源为0的情况下,运气好的话6~10年后可以变成小业主继续开始晃,但一直担心在这个过程中迷失自己。

然而突然想到:经过这么多年的锻炼,是不是我的EQ已经茁壮到了,即使我去做那些不喜欢的事,也不会迷失的境界?就像我这些年居然一直能坚持着那样?

啧啧你们那些苦口婆心太没有点了,看我怎么游说自己的。

fivestone · 又渐渐拎不清梦和现实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