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f

小孩遇到了一只小狼崽,一起过,叫它H.f

后来村委会来上户口,登记名字,填名字的地方是两个空:□ □

小孩说它叫H.f。村长说那这两个空要填什么呢?H f ?

小孩说不,它就叫H.f

村长说那两个空总得要填吧,要不就填H.f H.f ?

小孩想了想说不,它就叫H.f

村长说那就没办法了,我没法给你登记

小孩也没办法。村子和河对面村子在修水库,双方往河中间筑坝,马上就要截流了,截流了对面村子的人就过来打架,小孩站在坝边上拣土坷拉丢对面的人,对面的人过来把小孩扁了一顿,继续去扁村里的人

小孩还是没法登记

突然有一条小青狼,攻击村子,截流后河水已经成了湖,小孩爬到湖中的一小块岛子上,拣土坷拉丢青狼

没有人能打到青狼。青狼跳来跳去,马上就要扑向村长了,这时土坷拉砍中湖边的大石头,石头连着上面的青狼,扑通一下掉进水里

青狼很郁闷地爬上岛,看着小孩

小孩哭着对它说H.f不能登记的事情

我没有梦见登记表的事是怎么解决的了

这件事我貌似是听别人说的。多少年后,狼王告诉我,他以前有一个人类朋友,发小儿,已经去世了,言语间落寞的样子。青狼在一旁点着头。

我提前一个小时醒过来,在枕巾上拭泪。

-------------------------
Ed在我这里,我用电脑的时候他就在看我的书,把我一直没心思看的书也都看光了,还有电影,于是我在外面的时候就看见他在豆瓣上刷屏

看到甲日·洛迪和格桑坚赞两名达赖私人代表的名字时,我想到的是桑塔格和桑格格

梦如常

午憩的时候在做梦,梦里我仍然坐在这把椅子上睡觉,周围是同样的人同样的摆设,却说着不同的,但也是很平常的话,过程中一次次醒来,看时间还够又一次次继续睡下,每次都沉在同样的梦里,梦里屏幕上显示着不同的东西,我以此来判断自己在梦里还是现实中,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不同,仿佛电脑上的两个窗口,可以随时切换到另一个同样的世界。

貌似最近做的梦都是很现实的场景,没有narnia或者neverland之类的幻想场景,而梦中的现实也没什么特别情节,只是总有些事让自己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