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2-29

所谓特殊日子不过是无聊日子里为了避免继续无聊而做的姿态。比如过节,比如一些话题比twitter长,比blog短,如果是为写而写的话,每个都可以挥篇帖子出来,却总是开个头懒洋洋完善不下去,也好。晾凉。

按说我的同学应该都是集中在某个闰年上的,按说有人今天生日的概率并不算小,为啥我就没印象了呢?

twitter仍然时不时丢信息,不能忍了。

blog右边,是google刚推出的Chatback Badge,可以让陌生人在网页上和你的gtalk聊天,陌生人不需要注册gtalk帐户,也不会知道你具体的gtalk地址。很好玩的东西。但貌似只能在浏览器上用,gtalk的话会给你个提示,还是要点到网页版去对话。而且gtalk里我还不知道怎么屏蔽陌生人,如果别人把这段代码copy去的话,是不是就可以随时骚扰我了?所以页面上用的不是主帐户;而且页面简洁为上,flash、mp3什么的,都是图新鲜放上来没两天又弄下去了。

又开始玩老游戏,Neverwinter Night,咂摸D&D规则比游戏本身要有趣的多,所以到后面几章也又没兴致了,D&D要组队才好玩,但要为这个专门去开D&D online帐号就有些堕落了。当然我的笔记本网卡一直有问题,时断时续,online游戏的话会经常断线。当年不玩WOW了也是这个原因,也可能是不想太堕落了。

一个月前看了《窃明》。作者的史学功底不错,文中对袁崇焕误国的推断让人耳目一新,姑且观之。当然网上还一直在辩,我知识有限,无论是《碧血剑》附录还是佘家义守袁墓,都不足以成为我们维护民族英雄的借口。问题在于,在这种无头辩论中,譬如窃明,譬如阿里组,我是以什么标准来决定自己的态度偏信于哪一边的?论据、文风、立场?

Into the Wild,最近突然很多人在烘这部片子,不土的或者土了也需要释放内心狂野的人。还没细看,应该是不错的片子,但结尾又恶俗地happiness only real when shared,回归的有些恶心。

f:
如果严格定义"北漂"的话这个版要踢掉将近一半的人,甚至所有人...
s:
北漂是一种心态,一种认可,一种归属感
无论在哪里,无论什么职业什么身份,
只要你想,你就是我们的北漂人
并不在意你来自哪里,常住哪里,干什么
f:
布尔乔亚也是这么被人把坑占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