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之间

理科生(如果能将下述行为如此归类的话)的悲哀在于,地震后能够迅速查到数据,辨明什么是真实情况什么是谣言什么是伪辟谣,通知在外面闲逛的四川友人,持续关注直到伊联系到家人,帮忙订机票乃至最后踢上火车,然后轻松下来冷眼看周围小市民夸张惶恐的样子;而不是恍惚中泛起世界末日的感觉,可以从中体验到人生,然后从一个波及3级的地方向另一个波及5级的地方打电话,寄去体贴,纵天崩地裂2也要在一起

可能因为身边某些更需要信息的男人吸引了我的关注,又或者还/再没有人能让我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地去牵念

------------------------------
relax

日暮苍山兰舟汶
本无落霞缀清川
去年叶落缘分地
死水微漾人却震

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