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Winter, Mr. Mohole – 3

塔岛的指示牌很山民化的。比如某条路线标着2HRs,尽管扭着脚,但还是能自信赶超大多数旅行团的我们,在林子里拼死拼活,到达目的地却发现已经整整用掉了两个小时----完全没有像以前那样用标称的一半时间走完的快感。回程时脚踝不舒服,用的时间就超过两个小时。如果当地有食人族或者小恶魔成精,我们就会被钉在耻辱柱上,玉体横陈,肚皮被剖开成有袋类的形状,旁边牌子上写着“亚洲旅行团标本”,扭脚的旁边写着“亚残联”,以及“让你丫只穿长袖”。至于为什么不钉其它的亚洲团----他们是存在的,但可以在旁边花$20坐船直接到湖的另一边,以节省林子里6小时的路程,相当于在华人区餐馆打黑工薪水的一半。

你瞧,我们就是这样时刻在求同存异,观察彼此之间的不同。他们肆无忌惮地在烈日下暴晒,把自己弄得像过期的双汇。爬山时他们在树丛中光着大腿,却一律穿着暴厚的大毛袜子,到营地后一些人穿着这样的袜子直接乱走,如果是小孩子的话看上去很彼得潘。彼得潘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们也在营地乱走,然后坐在每个营地都有的免费但需要预定床位的弥散着狐臭的小木屋里讨论着美景。我和traveler在当天还有6h要走的前提下又撑着往反方向走了3h去看传说中的pine valley,然后就来到这样一个童子军营地。没有pine,再走4h的话可以在山顶看到一个湖。老太太拿着手册上全无用光的湖的照片对我们说soooo beautiful,我们对视了一眼后回到原路啃馍。traveler悻悻地说:这帮人要是到了西藏会激动成啥样啊。

nod,丫们就是旅行团,即使我们也爬不上图腾柱也要把他们当做旅行团。某人云都说中国的烂教育教出来的人如何的逊但我不觉得我比他们有多差啊;我曰拜托不要把你们已经混出国的0.1%的jy和人家的10-50%去比。我再曰也不要用在拉孜遇到的能出现在那里和我们谈笑风生的老外和这边漫国家公园遍野的老外去比。不是一个维度上的事情。尽管存在着君子和而不同长安居大不易要面对不要文过饰非小心连爱情一起放弃掉了etc,但不是一个维度上的事情。我们不要做分子,但无妨做minority。

个么继续警醒刚从国内土人堆跳出来,不要就这么贸然扎进其实也很土的所谓西方主流价值观。之前我一直在yy自己出国后终于有一段时间的稳定期了,然后一直在为如何面对稳定期而惶恐。然后发现直到现在还是传说中的磨合期,一拳打空用岔了力道。经脉错乱后急忙气沉丹田。去年城市探险没玩好,今年换个体位重来。

原来还是在旅行啊。

上文中我举了个很不恰当的例子来引出自己想要的结论。因为如果硬要区分我们和旅行团有什么区别,会是一篇很模棱的文章,再深究其中的莫名优越感的话,会挖出人性的虚伪渺小傲慢贪欲。但是话糙理不糙,我们来这里不是为了融入而是为了把对丫们的适应力也揉进自己的风格。莫霍尔先生自以为想通了原委,遂作情书三藏,留待有缘,hable con ella.

-------------------------------

也有拉风的。塔岛的Overland Track号称世界第七徒步路线。走这条80km的路需要交$160的费用,且只能由北往南单向穿越(如果自驾则只好坐车回起点取车)。我们没钱于是开车到终点走几十公里,再开到起点走几十公里,以便雨露均沾(这是合法的)。由终点向北20km后,突然迎面走来一个姐姐,微胖,背着大包,类似童子军的制服,胸前有Ranger的徽章,笑眯眯地问清楚我们不是在倒走Overland,然后说good day。我决定下次玩NeverWinter Nights一定要试试Ranger这个职业。这是我见过的最拉风的查票。

白居易

自我剖析的方法其实很简单,不断地对当前状态求导,总结出那些有共性的东西,然后考虑要不要/怎样才能让那些东西变化一下。也可以对那些变化再求导,然后考虑要不要/怎样才能让那些三阶导数变化一下。

譬如我发现自己其实是很稳定的人(“谢谢!”),很多时候都要让自己处在一个相对平稳的条件下,然后才有状态有心情去写东西/提出看法/考虑改变,而那些让人看着翩若惊鸿的所谓改变,貌似只是从一个稳定态迅速跃迁到另一个稳定态,而跃迁的过程中手上也始终握着某些东西:身份、资历……总之进可攻退可守,处子脱兔风林火山。

前段时间我也一直在找这么个稳定点,找到了就可以赶紧言笑晏晏,守着分基地探路调情攀科技。但后来突然发现找到的这个很不靠谱,就突然有些手足无措,于是又陷入那种一面警醒自己不要随便攀援一面却没心情做事的状态。而那些yy好像被憋住了,悬在半空中写不出东西,也不是没东西,也有很多想法,可能失去的只是表述的能力,也可能是因为在空中找不好恰当的立场,去做能自圆其说的评判。

这种被现实影响心情的样子我很讨厌,就好像越来越真的变成典型的水瓶座猎户座一样,讨厌讨厌讨厌。

另一件不爽的是意识到自己又一下子陷入了现实主义堆里。我说的不仅仅是那些华人区下班租新加坡连续剧的,老外as well,主旋律就是成天感慨hard time / make a living。当看到白人资深HR大妈就像我5年前就能够bs的国内那群人那样讲授面试仪态时,感觉真是无比的怪异啊。当然可以说我暂时还没找到组织,但我担心手上握着的这些东西一时半会儿找不到。

然后看国内小mm们blog上都在写终于由校园变成成熟officer过程中的不适应挫折收获成就,那寒。那几个还能撒欢的都是还赖在学校的,不靠谱,于是我早早出来找自己10年后还能high的可操作性,halfway。

其实这个样子和03年那阵子很像,很可能这种求稳定态的恶习就是那个时候的后遗症。后来想写个系列把那时各方面整理一下的,但懒散地到现在也才写了一半左右。也不时起个头,看着就像这篇一样言语可憎就又删掉了。

opacity

最近很流行在blog贴自己照片啊。

这是一个悲惨的故事。因为图中的"opacity present right upper zone",一个不用卫生巾也能成天游泳爬山跑马拉松的强壮中年,被怀疑有肺结核----鬼知道那是什么,反正不是肺结核,但需要反复体检证明那不是肺结核。。。从而在无穷扯皮中付出了迄今117天,¥5168.1的抓狂成本。并且还在继续。
(Final Update:266天,¥7189.6)

嗯,说出来拉升一下rp。

所以你看,我并不完美。内心有阴影。视力深到连TOP-LASIK手术都觉得不靠谱。不塌鼻梁但总是莫名其妙架不起买来的能内嵌近视框架的风镜。咬指甲。食指中指不用外力水平展开的角度不能达到直角....

但是,我睡觉不打鼾的。

---------------------
标  题: [zz from yanxi] 419达人写给女人的猎男经验

首先是关于挑选伴侣
1. 身高不到170的女生慎重选在身高190以上异性
2. 手是最需要观察的部位,男生隐私部位的尺寸,看手指和脚一般很准,脚在43以上的男生,如果手指很漂亮指腹很饱满,手掌也比较厚实的话,会是很好的滚床单伴侣
3. 眼镜男往往带来惊喜
4、5、6、7、8、9、10....

总之这里提到的优点我都有缺点我都没有~

关于最烂的北京马拉松

  • 全程的关门时间是5小时,是我听过的马拉松比赛中最短的。国际上规模最大的几个赛事都是6h以上,10h的都有,鼓励参与。5h你以为你是谁啊
  • 赛前领衣物处是极破烂的商厦一角,乱糟糟的,装衣服的袋子发到一半没了,又去找,一群人乱糟糟地等
  • 成绩单比赛之前领取衣物时就直接发下来了,姓名成绩自己随便填
  • 给Ed的成绩单错了,是迷你马拉松的
  • 总比去年比赛前直接发奖牌好
  • 发的跑步T恤是¥5不到的地摊货,材质极烂不适合跑步,图案丑陋
  • 起点乱糟糟,地铁出来要连钻三个地下通道,把所有路口转一遍才能进天安门广场。然后挤穿密集的10km马拉松人群,才能找到存衣车和起跑位置
  • 全程8:00开始,半程8:15开始,等我们随着人群慢慢走到起点线,已经8:21了
  • 上海的赛道是每100m一个标记,北京每公里一个还不时漏掉,标志牌之间的距离明显误差很大
  • 10km马拉松的终点位置,连9km都不到
  • 半程16km以后就再也没见到标记牌,一群人瞪着眼睛直到终点还在念叨17,17,17....
  • 每2.5km的水站,半程15km后就再也没见到
  • 跑到终点,被扔给一瓶水,然后自己滚蛋穿越整个海淀公园走到存包处,然后...存衣车没来!直到整个半程比赛结束都没来!一群人身无分文缺衣少食傻等,可怜我预约了11:30的餐厅.....直到12点存衣车才驾到,我火速抢到位置领回东西闪人了,据说后来发生了抢包山。。。
  • 水木上有人说看见工作人员对运动员追打,警察劝架

关于我。半程21km,2h10m左右,比当年完成过的那次半程略慢,但状态要轻松的多:其实就是平时跑圈的速度,匀速10km/h,想快也快不起来,但跑完就直接洗澡逛街通宵去了,完全没有Ed说的那么累,而且还能狂奔几段路搭顺风车(没taxi了,先后拦下一辆轿车和一辆大爷钓鱼的三轮嘟嘟。。。)从终点到地铁站。Over.

我要的幸福

几个月都被各种事情弄得,未能舒舒服服彻底睡一觉(真正的自然醒甚至见不到太阳的那种),今天终于闲下来,却还是被某处的装修声吵醒----不祥预感命中,看来昨天的rp耗的太多了:箭扣的早早鱼,史上最腐败的行程和美女拎着大花裙子城楼上拍照,傍晚搭上神七航天研究员的车被直接送回北京,回来后继续腐败,最后脏兮兮跑去和某小团体聊天,平均半年玩一次杀人的我,在最后五人其中一警二匪的情况下,身为警察主动跳警却做出一幅假跳警的样子,华丽丽地把匪们唬住一一杀掉....

于是一个人醒来,Ed去晃周末还没回来,于是又像和丫同居前一样空荡荡屋子里看着阳光在窗帘上的痕迹突然感到些寂寞。抓虾上突然冒出一大堆新文章,才发现那些用歪酷写blog的人的RSS从9月底就没自动更新过,难怪前一段时间感觉奇怪地冷清,于是一篇篇看下来,那些琐碎的这样看就越发显得琐碎,那些在某地郁闷着的,看着看着渐渐想象自己也在那里空荡荡屋子里看着阳光在窗帘上的痕迹突然感到些寂寞。

其实很多人都会夜店玩的很爽第二天空荡荡醒来仿佛繁华褪尽的样子,情形很类似,但他们就能一个人开开心心地给自己做红烩牛尾汤。所以我不知道寂寞是从何而来;但如果有没有寂寞的区别仅在于一堆琐事或者找个哪怕是男人住在屋子里就能解决的话,我想我要思考它的存在价值了。找无聊的事情去充斥和任它在那里难受,我不知道哪个会更加让自己烂掉。

一会儿....去逛街,或者/然后跑步,这种本身就很郁闷的事情很适合用来化解郁闷。要做的事一直有很多,如果做得下去的话。还有些照片要处理,但那些或许不属于我的华丽不知会否和屏幕后的寂寞构成反差。

变态的话,也许我还可以换一种思路:因为担心这种反差而让之前那些衬托出寂寞的不那么太华丽。

never ending – 2

但所有这些逻辑换个方向仍然说的通:这种行为方式使我有能力随时投入任何另一种以作为最终的生活状态 / 或许我现在这样做本身就是为了那一天而做准备 / Sensate从未拒绝过,去体验那种正常稳定的生活,只是不喜欢在其它搞不定的时侯才被迫做此选择。

那一天我之前做过的事情60%变成无用功,其它的甩开脂肪的掩盖,烁烁生辉,好似少侠隐士艺成出关,蜂飞蝶舞,万里独行或不可不戒。

想象一下如果现在不是一个人,会做什么:辞职去三亚游泳,顺路踩一脚云南,或者回来一起做一些背单词之类的以前因为一个人做实在没效率于是不做了的事情.....然后.....就没概念了:举案齐眉各自寻欢鱼雁传情,然后过n年猜拳决定谁F2谁....我喜欢那些也能有自己的好玩的道路的,但两条线×到一起的概率实在不高。

我告诉自己因为是在halfway。但事情就此变得很怪异:我要自己有各种各样的经历,但让我有兴趣去选择的,却越来越少 / 我要自己达到那种兰州波士顿津巴布韦看到ppmm都能追过去泡的境界,但如果现在就冒出个她来,我完全不知道该如何继续。

于是偶尔的动心都无从表露,或者抱着一触即离的无所谓态度,不知这种自我保护会不会蜕变成壳。至于那些一起度过的blah,早已是YY中才有的事情。

YY。

在《永远的毁灭公爵》跳票的时候,我我我一直也在跳。

mmd这个样子都是我选的。

2008.9,达来诺日

never ending

最近经常见到这样的话题,最亲最亲的爸爸妈妈舅舅婶婶公公婆婆猝然离世,难过之余,有人开始怀疑人生,思考自己的意义、方式,改变。酷一些的在酒吧听闻噩耗,生命啊轰轰烈烈,怔一会儿继续跳舞

大概我们都已经老到了长辈开始可能老没了的程度,身边这样的渐渐多了起来。于是也时常想象:xx去世了,xx去世了剩下xx,xx病废掉了或者(为了避免咒别人)干脆我自己车祸废掉了....总之自己遇到这种情况会怎么办?答案是...不知道。我不是那种生活方式已然确定的人,我不知道自己在那个时间点上会是个什么状态,于是对自己届时会拥有什么资源从而如何应对,完全没有概念。

这感觉很不好,很不符合我那种把自己调整到可以随时适应各种变化的行为方式。但也不是不能应付:把所有一切全抛开,回家陪老人或者自己瘫在床上,soho或者随便打点小工,自信也不会低于人均生活水准。只是心理上.....

其实对自己晃成什么样子并不着急;也许唯一的急迫动力,就是让自己拥有对类似危机的处理能力,或者说处理之后还能让自己保持原先方式的实力。

也就是说最终的影响有三个方面:

1、物理上的生活方式变化。无可揣测,一直为之准备。

2、物理变化带来的心理变化。如果真有被迫改变的那一天(其实所谓改变很可能只是变得像大多数人一样正常生活),我会很郁闷,会哀叹rp,会调整自己在新的方式下找一些high的事情。但我不会让自己认为那种新的方式才是我本来就应该选择的,好像那样就可以越发过的快乐起来。我讨厌自己变得很土,但我更讨厌为了让自己显得不土而说自己这样子其实不土。

3、事件带来的纯心理震撼。这个是我彻底bs的,不要让死亡成为触动/改变自己的理由。至于那种父亲去世前甩下一句“这辈子最大遗憾就是没抱到孙子”,就开始挥之不去的自责,放弃多年的dink生活,说老婆要孩子吧不然就离婚的男人,还是去找个大妈类型的心理咨询吧。

-----------------
ps,其实在世的就已经很麻烦了,尤其是亲们仍要把晚年生活定位在以你为中心的时候。

ps2,貌似这种危机事件和我爱的人对我说我们....吧,带来的后果很类似的。但至少后者我还有另一种选择去不爱。

2008-9-18,chaos

发现自己经常陷入一种混乱的状态。不光是那种没心思做事的混乱,而是要做的太多,千头万绪,乱糟糟的不知从何做起。很多事情压在手上,完全没进度:Patrick的笔记、整理blog页面、图库的界面和内容、打印机、lightroom、español、前段时间的游记和照片、三年前的游记和照片....
 
仍是被无聊工作牵扯了精力,但这种理由说多了无用;也许和思维方式有关,经常是想着某件事情,前因后果,渐渐地疯狂发散开来,转上n圈后,也忘了最初要做什么。试过FreeMind之类管理思维的软件,效果不大,反而被输入的过程牵扯了精力。
 
blog也是,每次想写篇什么东西,写到一半渐渐没了感觉,就一直搁在手边,却又好像是件任务,堵在心头,不完成的话,其它文字也就无从开始,于是blog几个星期就一直空着,直到勉强写出来,或者拖久了干脆狠心扔掉。
 
建过很多次todo list,都不了了之。至于传说中很神奇的remember the milk和google calendar,很久之前就注册过,却一直不知道自己要怎么用,感觉是那些日程满满的businesser才用的东西,不过或许可以试一下。
 
 
也有心情的混乱。
 

2008.8,青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