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几天前

见到一个mm,有些心动。

不是那种有关风花的心动;短暂接触中觉得那样的她,一起相处的话应该会很有意思。好吧她让我想起Mandy,从而觉得我也能和她成为朋友。然而我不知道怎样去搭讪,或者说怎样不让对方以为被中年大叔骚扰地去搭讪,以及搭讪之后能做什么。日子是一去不返了。各自的路上没多少交集。就算现在变成陌生人重新站在Mandy面前,收到的估计也是已婚妇女审视的目光,人品好的话平均每两个月能有一天上门混一顿自制火鸡。

从这个角度讲,所谓心动,也许仅仅是对一些片段的怀念。

我怀念当年和丫们聊天打屁的日子,或者说丫们和我聊天打屁的日子。那些路边煮酒一起宣泄心事的场合我一般是受,受得目摇神驰;所以对我来说内容以及对方的气场就很重要,简言之就是人要好玩:好玩的事情或者用好玩的态度去说。很难找。而另一方面我自己最近也不是那么好玩,所以找到了也不能和人家怎么样。

另一种解释的角度是,很多人对朋友的需求或许仅仅是为了让自己不寂寞,推论是如果已经不寂寞了就无所谓继续我要我要。

当然没有这种感情我也能玉树临风地活下去,也不会因此在blog上写个DIE然后去死;就像没有爱情我也能玉树临风地活下去,也不会因此在blog上写个DIE然后去死。乃至这一点点文字,如果不是因为舍不得丢掉勉强写出来,也像其它刚刚起头的想法,平日里没心情组织语言,稿子堆里就一点点淡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