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居易

自我剖析的方法其实很简单,不断地对当前状态求导,总结出那些有共性的东西,然后考虑要不要/怎样才能让那些东西变化一下。也可以对那些变化再求导,然后考虑要不要/怎样才能让那些三阶导数变化一下。

譬如我发现自己其实是很稳定的人(“谢谢!”),很多时候都要让自己处在一个相对平稳的条件下,然后才有状态有心情去写东西/提出看法/考虑改变,而那些让人看着翩若惊鸿的所谓改变,貌似只是从一个稳定态迅速跃迁到另一个稳定态,而跃迁的过程中手上也始终握着某些东西:身份、资历……总之进可攻退可守,处子脱兔风林火山。

前段时间我也一直在找这么个稳定点,找到了就可以赶紧言笑晏晏,守着分基地探路调情攀科技。但后来突然发现找到的这个很不靠谱,就突然有些手足无措,于是又陷入那种一面警醒自己不要随便攀援一面却没心情做事的状态。而那些yy好像被憋住了,悬在半空中写不出东西,也不是没东西,也有很多想法,可能失去的只是表述的能力,也可能是因为在空中找不好恰当的立场,去做能自圆其说的评判。

这种被现实影响心情的样子我很讨厌,就好像越来越真的变成典型的水瓶座猎户座一样,讨厌讨厌讨厌。

另一件不爽的是意识到自己又一下子陷入了现实主义堆里。我说的不仅仅是那些华人区下班租新加坡连续剧的,老外as well,主旋律就是成天感慨hard time / make a living。当看到白人资深HR大妈就像我5年前就能够bs的国内那群人那样讲授面试仪态时,感觉真是无比的怪异啊。当然可以说我暂时还没找到组织,但我担心手上握着的这些东西一时半会儿找不到。

然后看国内小mm们blog上都在写终于由校园变成成熟officer过程中的不适应挫折收获成就,那寒。那几个还能撒欢的都是还赖在学校的,不靠谱,于是我早早出来找自己10年后还能high的可操作性,halfway。

其实这个样子和03年那阵子很像,很可能这种求稳定态的恶习就是那个时候的后遗症。后来想写个系列把那时各方面整理一下的,但懒散地到现在也才写了一半左右。也不时起个头,看着就像这篇一样言语可憎就又删掉了。

另一种讲述的方式

面前似乎有两条路。似乎永远有两条路。

一条是晃,肆无忌惮(?)地晃,从超市收银到冷门学者到军舰到桥港到Llullaillaco山麓,我已经有能力在任何时候任何领域保证自己不愁生计(只要不苛求更多)。晃的同时顶着从孕育自己的环境中带出的牵连不断的种种压力,是的,再怎么故作轻松也有压力。也会为别人的发达而偶尔眼热。也许有人会喜欢我,但未必会和我一起。

另一条更贴近主流。在现有资源为0的情况下,运气好的话6~10年后可以变成小业主继续开始晃,但一直担心在这个过程中迷失自己。

然而突然想到:经过这么多年的锻炼,是不是我的EQ已经茁壮到了,即使我去做那些不喜欢的事,也不会迷失的境界?就像我这些年居然一直能坚持着那样?

啧啧你们那些苦口婆心太没有点了,看我怎么游说自己的。

fivestone · 又渐渐拎不清梦和现实的距离

梦如常

午憩的时候在做梦,梦里我仍然坐在这把椅子上睡觉,周围是同样的人同样的摆设,却说着不同的,但也是很平常的话,过程中一次次醒来,看时间还够又一次次继续睡下,每次都沉在同样的梦里,梦里屏幕上显示着不同的东西,我以此来判断自己在梦里还是现实中,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不同,仿佛电脑上的两个窗口,可以随时切换到另一个同样的世界。

貌似最近做的梦都是很现实的场景,没有narnia或者neverland之类的幻想场景,而梦中的现实也没什么特别情节,只是总有些事让自己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