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1-5

因为要上班。把闹钟定到9:00。Ed丫的在打呼,弄的我一直困困的。9点多醒来,想起今天同格子里的人要SOHO,没人管也就可以晚去一些,于是又睡下,期间水管共鸣声、窗外学校广播体操声、隔壁也是诡异上班时间的邻居起床声,几次恍惚被吵醒,梦见自己起床,却又知道是梦,意识里让自己结束这种梦的嵌套,继续睡去。这样如果晚上有活动且不被放鸽子的话,精神会好一些。

12点多,即起,洒扫庭除,内外整洁。隔壁的姐姐还没走。昨晚和Ed闪电搞定之后半年的住所,于是问姐姐关于这边退房的问题。到公司,给中介打电话,又给这个房间转租前的第一任房客打电话,需要她签字去取押金。

奥巴马当选。

还有一堆事情要做:之前500G硬盘坏掉,收集的资料丢失殆半,剩下的散落在另一块500G里待整理;月底要给清华的孩子们秀Patrick的照片,这之前自己的笔记还没做完,下午先把十几张DVD的备份copy回电脑....却都提不起心思。被介绍了个背单词网站,看了几眼。发信给王医生催问痰培养的进度。

鸽子。

妈来电说电脑又坏了,开机后黑屏一堆外国字然后不动。想了想让她按F1,其余的等我回去再说。

下班team building,小会议室里看电影,Burn After Reading,我说里面有Brad Pitt他们才选的这部。窝在角落里搂着薯片顾自看的津津有味。我已经忘了伊凡杰尼索维奇的一天说的什么内容了。

然后去海淀游泳馆,雅酷卡3个月30人次¥300,蛙泳1300m,边游边考虑辞职后要不要再去找个少年宫报班学自由泳。出来21点,想了想去中关村家乐福,到那边又想去大食代看促销的红豆冰山还有冇卖,于是买到打烊前最后一份,商场灯息了我一个人黑暗中吃。然后去家乐福,拎了两瓶干白,两份纸杯装酸奶。到家发现一杯破掉了,然后洗包洗衣服洗床单吃了剩下的红肠。

小区断电了,躺在床上准备再试一下用笔记本的蓝牙通过手机的GPRS上网然后睡觉,然后又来电了,然后又起床。

收到intensedebate的邀请码。考虑更新blog的评论系统。有点麻烦。

开心网的朋友买卖出bug了。趁机把资产从5k炒到150k。噢已经是0点后的事情了。

我踩着两种甚至三种生活的边缘看这种生活,可能即将离去的可能继续的生活,对一些新的方式有了陌生感有了迟疑的生活。

-----------

习作。熟悉写流水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