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北监狱》

《缅北监狱》,吕楠,798

相对于“三部曲”历时15年漫长而艰苦的拍摄,《缅北监狱》吕楠只用了3个月的时间拍摄,时间虽短,但力量和质量都没有丝毫的减弱。

我有些看不懂了。

请原谅我不会从“这个场面多难拍到”、或者“感谢你把这样血淋淋的现实展示在我们面前”这样的角度去思考问题。或许是《四季》里那种云淡风轻弄过了头,变得负负为正?(可能是刻意地)扬弃了画面本身的美感之后,作品变得如同一般的报道照片,完全看不出吕楠,或者其他哪个典型摄影师的痕迹。

偶尔有两张,表面的平淡中闪现出画面深深的功力,也有一些我知道我回头再静静地看是能看出感觉的,但更多的(如逗狗、抽竹片)让我感觉是流于报道而看不深切。也许是我更习惯了Salgado那种报道苦难时仍带着强烈画面感的风格,也许是我还有什么很土的地方是自己内省不到的。使劲想。

事实上这个选题和最初的精神病院,本质上是非常相近的。他在拍的时候肯定也有想到这一点。我想不出15年只出三个集子的人,在拍摄新东西的时候,会把他以往的作品在心里挂到怎样的位置?超越?很难超越?

或许是错觉。在看片过程中我能体会到,一种在纯粹的摄影角度上找寻的痕迹。就像自己在云南感受到的那样,终于又上路又拿起相机,却不知自己真正要拍下什么,在拍的过程中一边茫然一边思索一边尝试的过程。可惜当时的我,以及刚刚看《缅北》的时候,都还没找到答案。

我一直极度好奇,他在这15年,以及从缅北到现在的这三年中,那些没有在拍的时间,他都在做什么?也有参加什么摄友聚会,或者街头随拍?

整个作品编排甚至给人一点点小作的感觉,如最初几张华丽丽的却与后面有些脱节的吸毒,如画册用那张裸女做封面。我拼命地想这里还有什么是我不能理解的,否则看到纯粹的吕楠如此沾染,会忍不住很伤心。

---------------------
ps,昨晚才知道7月20日之前吕楠居然在天津美院美术馆展出全部的大幅三部曲!那时候我正和Ed骑着自行车从美院门前百无聊赖地经过。Ed说这儿有美术馆诶,我说进去过感觉一般还是去吃红烧牛舌尾吧。哀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