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前草

从Canberra回来,正在想周末去悉尼做什么的时候,就听到traveler同学的车撞废掉了,而且不是他撞的,于是少了临走前如何卖车的纠结。然后丫昨晚飞到我这里,刚刚走掉,把我买了不到一个月的车开回Brisbane送披萨,此刻正在高速路上慢慢揣度怎么开手动挡,然后等下个月他回国那天我再飞去他那里,载他去机场后带着他的遗产慢慢晃回Sydney。这tmd是他低碳还是我低碳啊!嗯不过倒是本来就打算买辆折叠小轮车逛CBD/上班用,如果上周末不是去Canberra,现在估计已经买完了,但如今没了车也就不方便开到别人家里去买二手小轮车,另外刚刚用了三周的六个月健身卡,有累计四周的不计费挂起期,如今一下子就用掉了五周半。本来想再抒情一下即使是无聊琐日,每一天也真是丰富多彩啊,但显然在这一系列事件中我只是配角。好吧,不得不承认在这场〖莱布尼茨-布朗〗杯不靠谱大比拼中,刚刚结束了RPG第一关的我,又瞬间变得落后了。

f:想起我来澳洲之前做的唯一的功课,除了那本登机前从没看过的Lonely Planet外,大概就是查了查到这边要签什么手机,然后在中关村买了张E63贴膜。说起来南半球RPG打到现在,第一关应该算是通关了吧?
z:关底boss呢?
f:应该问关底公主是什么?
z:公主哪有那么不值钱 第一关关底就出现

原来我潜意识里就把这当做《超级马里奥》一类的骑士小说,而不是类似《松鼠大作战》的二人转合作版,难怪郁郁。

-------------------
个么有人要参加8月26-29日的黄金海岸自驾旅游团么?Sydney到Gold Coast的机票大概 $29~48。我也还不知道这个季节一路上有什么好玩的,可能到时去Nimbin村里晃两天。如果有其它靠谱建议,欢迎来搞。

世界杯期间

复习一下主流的blog发文风格。

首先是当兵路线基本没戏了。军部在晃了我10个月且花了我300多刀去做学历本地认证后,貌似改了政策,只招本国公民以及招PR也只招已经有资格申请公民的PR。亲爱的我有些不知所措。

然后是某个周六出门买了辆车,虽然不像后人传颂的,比买菜还快那么夸张,但之前做的功课,确实是我考察ereader花费时间精力的1/42都不到。两年没摸手动挡了,又一下子是左手档位,每日熄火次数呈余切曲线状良性前进。

意大利出局了。

阿根廷也出局了。

冬天宅了一个月后,忍不住办了半年的健身卡,每晚开车5.8km去健身房,感觉比在五道口走路骑车2km去健身房更舒服从而不容易被饭后的懒惰拖延。但最初几天的恢复性跑步,跑上1~2km就觉得右小腿僵痛,可能过几天会好些,不知和长时间开车右脚踏不实有没有关系。

托移民政策变动的福,在这边刚刚职专(?)毕业的某硕士打算彻底卷铺盖回家。然后讨论两岸三地怎么处理遗产方便以及到底有多少要算做沉没成本以及突然出现布朗运动五阶导数的兴奋感。但这两天据说又有转机,于是又犹豫要不要在从最恶劣上升到比较恶劣的环境下继续拼人品。

手头的DSLR已经被操到机身镜头都随时可能罢工的程度,于是又开始例行的辞职→没钱→就业→有钱后换相机的过程。败了二手的Epson R-D1s,镜头……还在ebay中。。。穷人硬上Leica系的后果,就是连作为Leica替代品的Voigtlander镜头看着都嫌贵,只能从替代品的替代品俄罗斯镜头里淘便宜货。预计方案里数码机身胶片机身镜头一镜头二镜头三接圈取景器测光表全是来自不同品牌的和Leica兼容的杂牌货,为向终极Leica路线进军做好准备。

anyway这套东西已经超越了当年用了4个月的xPan成为我拥有的最贵相机了,但提到终极路线突然觉得不爽于是刚刚对某要买定制刻字版Leica MP的女人说你不要买Leica了我跟你说有个东西叫做ALPA......

总体上说是在刚刚开始体验一种新的方式的时候,小心地维持着自己的态度,男人有钱了就用shopping来冲淡其间的各种不适应情绪。

还在为上个月那篇生日贴困惑的,请去查询土星的公转周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