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nding

又 一团糟。

首先是生物钟彻底乱掉了。丫们每每在我刚睡下不到2小时的时候来电话interview,然后,就消失了,我也记不得自己究竟说了什么。是梦吧是梦啊。

就这样几天后,租车去准备第二天驾照路考(是的,这边考驾照是要自己带车的。。。),然后,可以理解成在传说一年中月相对地球影响最强烈的日子里初到南半球的不适,又或者是租车后立刻降温暴雨吹风,疯狂迷路几个小时,在CBD夜雨中乱转找车位,然后发烧了,一晚上都清醒地睡不着旁观水木摄影版小弟们打架,第二天昏昏地去路考,但临场状态还是很赞的,行云流水风林火山,最后被关的理由是转弯变道时没有做出夸张的耍猴般的扭头查看盲点车辆的动作。

哦,对了,算了算时差,阅兵的同一时刻我去参加某语焉不详的摄影师面试,本来以为是做ps的小弟,然后发现是个影楼,女摄影师大妈让我向她演示如何指导顾客摆出美艳的pose。华丽完败。

然后看到又一个当年觉得灵气十足的小mm由于校园感情问题展现出女性能够在滚滚红尘中迅速得到锻炼的强劲可塑一面。mmd这样下去我觉得自己以后早晚忍不住去包个啥啥,走养成路线,圆我多年怨念的。

5。

6。

7。

8。

据说总会有一些未必是低潮但可以被称作G点的时刻,期间被触到了就会崩溃会情感迸发会芳心暗许。理论上这样的时刻只有像狗皮膏药一样成天黏在旁边才有可能必然碰到;偶遇的概率约等于0。anyway显然这种乱糟糟很快就会过去的,个么在可能它还在的时候,至少在小麦还没来的时候赶紧写下来,有要趁虚的赶紧。至少下一次我可能就有车有钱了,就能自行解决拎着水酒去某处唱采薇采薇。

fivestone · De Alto Cedro voy para Macan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