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梦录 2012-8-24

空旷大街的尽头,ninety伉俪开了家馆子,西北县城小食馆的常见布局。ninety带土豆上班去了,我和刘姐姐聊了几句,临走时想咦今年我和他们在一个城的,回头给他们仨在店门口拍张照,打印出来。然后想到家里一堆装裱的工作还在拖延。转天我去逛一家莱卡店,从一幢破楼外面的防火楼梯进去二楼,登上楼梯发现ninety的饭馆就在一条街外,看的到,然后发现ninety就在馆子门口,对视了一眼。

2021

看老一辈们一方跑来倾诉另一方做没有营养的安慰状的场景。想象几年后,这些朋友们亲们也变老,那种互相需要的感觉在他们身上也越发强烈。仅仅是因为之前的时光中他们没有把精力用来分析这只是一种无谓的情绪,没有让自己变得不那么软弱,从而被这种情绪所左右,弱弱地跑来求需要。我尽管鄙视这种行为却也免不了花工夫陪着他们被需要,否则就会让自己更孤独。

好可怕。

公共关系学

关于blog的误区之一是其实你不能通过偷窥某人的blog得知他的全部生存状态。绝大多数文章只是在大段日子中提取一小片甚至一个点来写的。提取标准包括在大段无聊日子中选出这个点是不是显得自己有品位、楼主的自我八卦欲望、有些事只希望让小强见到不希望小怜见到、同时期文章密度不要显得过于话痨或者长草、以及坐在办公桌前或者滚在床上时是否找不到状态把这件事变成有品位的文字简称表达不能症。。。当然很多人不用看也知道在上班下班上课下课买了爱拍得看了阿凡达;但当日子过的稍微超过表达速率的时候,也不要让把所有东西都秀出来成为负担。

磨叽上面一段的背景是:我觉得自己的农场游记以及塔斯马尼亚游记又要无限期跳票了。以及另外一个现象。在我离开农场开始又能上网的两个月中,很多熟人在im上发消息关注,问农场好不好玩啊,聊了很久才发现噢你不在农场了呀,我也发现这一点然后说明我已经在墨尔本了(呃,这个也已经是过去式了)。然后我们继续在网上保持联系,其中约20%的人在一个月后聊着聊着又突然发现咦你不在农场了耶,我已经在墨尔本了。然后我们继续在网上保持联系,其中约20%的人在一个月后聊着聊着又突然发现呀你不在农场了啊。

发现这一点的我完全没有任何不爽或者感慨的情绪,只是单纯地觉得有趣而笑出声来。当然如果你们都习惯用twitter,至少习惯用Google Reader的话,对我每一时间的状态会印象更深刻一些。但这种涉及技术层面和日常习惯的事情,比要求在人情层面记下每个朋友都在做什么,还要苛责许多。

作为回报,告诉你们一件事情,以说明我在Public relations方面也很土的。你们所有的人,所有被我称作朋友以及至少有交往的人,(除去那些我的前同事们),你们具体在做什么,我几乎完全不知道。工作的人,我只知道大概的领域,IT or fashion,能让我说出公司名字的,大概只有2个,哦,3...4个。上学的人,国内的还好一点,国外的能让我说出学校名字的,好像只有1个,多数人我知道大概的院系(就像工作领域一样),国内外能精确到校名+专业名称的,一个都没有。

被我知道的那些,和亲疏无关,偶尔印象深刻而已。是的我错了连我觉得最亲密的我要追的,我都说不出来。很多人我是记得自己问过知道过你们的公司学校的,没有刻意地用笔记下来,然后就莫名其妙地留不下印象。借口是我觉得我们的关系和这些没什么关系。这个,你们,应该,没意见吧?

我已经能想象到后面几天的嘲笑+自报山门热潮了。

我也爱你们。

lqy

才说过认识的人认识的人认识的人在法航飞机上,远远地看他们脑子里一片空白,10个小时后就得知小妖的死讯:25号在盘锦出差,遭遇意外。

lqy (老妖·安得广厦千万间) 共上站 6858 次  [狮子座]                    
上 次 在:[2009年05月24日10:02:49 星期天] 从 [59.45.5.199] 到本站一游。 
离站时间:[2009年05月25日00:30:12 星期一] 表现值:[神~~] 信箱:[  ]     
文 章 数:[118539] 经 验 值:[AAAAAAAAAA] 生命力:[666]                   
身份: [光华网友] 

和小妖算是朋友,在北京的校友们偶尔聚会,打打牌吃吃饭,算的上很熟却没有太深的交流,甚至一直不知道lqy的真名是什么;但无论如何这次算是距离够近的了。也想做出和大家一样伤心哀悼的样子,却还是神色自若没心没肺地去做自己的事情,sorry,我甚至一直在用死而不是其它词来刻意刺激自己,但我对死亡的态度好像一向是这个样子,身边常有人死,却都悲痛不起来。我要的方式让我调节自己不要被诸如死亡这种貌似不寻常的事情影响情绪。当然也可能是亲密度的缘故,不知道更亲近一些的你们死了我会怎样。至少今天过节的气氛淡了很多。

翻出之前的照片,去年帮brokenwing拍照时,顺便给小妖拍了几张,后来给过他小样,成天被他用作MSN及各SNS的头像。对周围都是卡片机的他而言,这可能是他生前近照中分辨率最高的。于是导出全幅,如果他家人用得上,麻烦谁联系转交一下。

江北人在上海

  • 突然冒出要提前二周才能请假规定的公司去死
  • e、f上了到南京的车,中途补了到徐州的票¥107。7点多南京下来,懒得出站去吃地锅鱼了,直接跳上往上海的CRH
  • 泡了2年多的高原藏牦牛鞭酒,装进Absolvt的瓶子,送给h做新婚贺礼。那个啥也剪了塞到瓶子里。h哥搂着从中午晃到下午,终于在晚聚前被h嫂忍无可忍勒令先放回家里
  • a要去北展看张震岳还是张震狱,s也要去北京。他们能在北京敲的人目前基本都在上海
  • 曾经和e认真考虑要不要31号去余姚拍h的传统婚礼,最终还是双双各自布朗运动。不过貌似传统婚礼也就是村里人吃饭,没有大红花也不骑驴
  • 路过当年的9k民工小学,依稀不见
  • 江湾校区是个一望无垠的地方,大白天站在宿舍门口就能看到复旦的双子楼,旁边是陆家嘴的军刀楼、金茂、东方明珠
  • 江湾校区也有个0号楼,由食堂一便利店一美发一组成,宿舍一楼的开水炉要刷卡才能打,好在厕所可以让同性随便用
  • h'们顶着六层以上的空闺,遥望母校,用神奇的语调快乐地生活着,分栗子蛋糕,女人能很轻松地描述出自己想要记下的细节,很赞
  • 第一晚聚会就把能敲bg的人大部分凑齐了,感觉不划算,应该一个个轮着敲过来;但后来的事说明这样子还是有好处的 Continue reading

十几天前

见到一个mm,有些心动。

不是那种有关风花的心动;短暂接触中觉得那样的她,一起相处的话应该会很有意思。好吧她让我想起Mandy,从而觉得我也能和她成为朋友。然而我不知道怎样去搭讪,或者说怎样不让对方以为被中年大叔骚扰地去搭讪,以及搭讪之后能做什么。日子是一去不返了。各自的路上没多少交集。就算现在变成陌生人重新站在Mandy面前,收到的估计也是已婚妇女审视的目光,人品好的话平均每两个月能有一天上门混一顿自制火鸡。

从这个角度讲,所谓心动,也许仅仅是对一些片段的怀念。

我怀念当年和丫们聊天打屁的日子,或者说丫们和我聊天打屁的日子。那些路边煮酒一起宣泄心事的场合我一般是受,受得目摇神驰;所以对我来说内容以及对方的气场就很重要,简言之就是人要好玩:好玩的事情或者用好玩的态度去说。很难找。而另一方面我自己最近也不是那么好玩,所以找到了也不能和人家怎么样。

另一种解释的角度是,很多人对朋友的需求或许仅仅是为了让自己不寂寞,推论是如果已经不寂寞了就无所谓继续我要我要。

当然没有这种感情我也能玉树临风地活下去,也不会因此在blog上写个DIE然后去死;就像没有爱情我也能玉树临风地活下去,也不会因此在blog上写个DIE然后去死。乃至这一点点文字,如果不是因为舍不得丢掉勉强写出来,也像其它刚刚起头的想法,平日里没心情组织语言,稿子堆里就一点点淡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