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Google Reader了,blog还要继续。

RT @ztpala: 没有Google Reader了,blog还要继续。

ps,但首先要搞定在blog上备份twitter的问题。twitter-tools倒是推出了配合Social插件,支持API 1.1的新版twitter认证,装上之后能从wordpress发推,但实时备份目前还没反应。而且原来是用新的数据表保存tweets,现在居然都存到wp-posts里了,导入旧推后,文章序列号从900多直接跳到5000多……挠头ing

社交网络 – 2

然后建设性地谈一下(避免被人说只会喷或者不关心业界),为什么我认为Facebook是一种倒退,以及,不是什么样的模式能够成功,而是社交网络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还记得那个Web 2.0的标志是什么吗?blog?或者,准确地说,用户提供内容?是,但在blog出现之前,大家混的论坛/BBS,都可以叫用户提供内容……RSS,这个如今被每一个肤浅的IT评论员称为日薄西山的东西,它可以让用户自由订阅每个人发布的内容,无论他发在哪个平台。用户永远在提供内容;用什么样的方式,更便捷地得到这些内容,才是关键。

不得不说RSS这种偏技术层面的概念,确实没流行起来。即使在blog的鼎盛时期,写博的人知道RSS的,恐怕连1/5都 不到。很多人对于〖我经常点他们的博客从而能迅速在新文章下留言〗这件事很感动,不用谢。甚至连GFW都没有把RSS放在眼里——FeedSky这种境内RSS中转站,居然开到现在都没有被关,我每次想到都觉得不可思议。

当然不流行和国内业界风格有关。一切不支持RSS全文输出的博客都是满脑子点击量的傻逼伪博客,你们知道我说的谁谁谁谁。

下一步呢?用户交互内容。想想blogger们如今郁闷的是什么:每一篇文章,要跑去各种SNS,才能看到评论:GR/Buzz、FriendFeed、Facebook、九点、人人网新浪微博……而原始文章页面下的留言却寥寥无几。那些Twitter四处同步的孩子,也是同样的情况。各家SNS,把交互部分做出开放性的,一个都没有。现在你可以看出,什么是我所说的趋势和倒退了。所谓社交网络,无论实名与否, 最终要做到的是:整个互联网是一个大讨论区:一个。

让我们回到那个刚开始blog的年代。当时很多技术是在往这个方向走的:blog引擎、RSS、OpenID、 Disqus/IntenseDebate、Twitter(尽管很多人抱怨140字挤掉了大段blog的空间,但这个和电子书vs纸书强迫症一样,是个人适应性问题;Twitter在开放性上做的很不错)……但从Facebook挣钱后,一切都不一样了,人们莫名其妙认为这才是互联网的未来,一切又回到老路,像从前门户网站吸引眼球那样,把用户吸引到自己的SNS系统里玩。各种混战,Google也跟着发疯。连Twitter也把新版式往堆楼的方向去做了。

OpenID是大讨论区的根本,每个用户都有唯一的网址(域名或者专门的OpenID提供站点)作为各讨论区的账号,当年我一直等 Google提供类似MyOpenID的,把独立域名映射到Profile上的服务——幸亏没有。如今很多地方把Google/Facebook当做了OpenID本身,倒退。

Disqus/IntenseDebate,它们的出现当时让我很欣喜,认为我构想的架构就要实现了。这些网站提供一套插件,替换blog上原有的评论系统,如果很多blog都用了这个评论系统,你就能集中管理你在其它blog上的留言。我曾经把blog改成IntenseDebate的评论系统,但它家做的不够完美,各种复杂情况譬如重装wordpress,会导致IntenseDebate的评论重复甚至丢失;而且也不放心从此把所有评论数据交给它家。所以问题还是在于做的不够开放,对于想把评论的最终版本保存在自己空间的用户,要做到两者之间顺利地无缝合并。

所以最终要做的不是一个网站,而是一套标准接口。用户在所有网站,以统一的OpenID登录;可以有多个发布源:blog、twitter、 flickr……然后选择一家SNS,把这些源聚合起来,评论交流;每个人可以用不同的SNS,每家SNS都提供获取评论的接口,把各处的评论都汇总到发 布源上;SNS之间也可以互相同步,最终你在每一家看到的,都是同一份经过汇总的评论;不同的SNS可以有各自的特色,通过类似tag的方式来区分;每一条帖子都是一个树,站在发布源的位置,你可以清楚地看到它如何在各个SNS中蔓延。

这些都只是想法,具体的架构还没理清楚。关于如何在timeline里分配blog、tweet、以及鸡毛蒜皮的显示比重,也懒得继续想下去。类似Disqus+FriendFeed的评论托管网站是很好的开始,配合更强的开放性和数据管理/导入导出功能,让更多独立blog无后顾之忧地加入进 来……也许哪天,确定自己不再受生计羁绊后,会去做一下。估计这套标准弄好后,没人用的可能性相当大……如果对于账户金额或者玩弄大众心态等方面的成就感没兴趣的话,那么创业的乐趣也就是做一个自己也需要的东西。

顺便吐槽周围还有着做一番事业梦想的人:『很高兴认识你们』这件事情本身,基本上说明你和我一样,也不是多么大众脉搏的人。那些流行的,你没太多兴趣;同理你也不大可能做出迎合他们需求的产品。当然靠傍项目混点钱还是没问题的,想做出QQ苹果那种万人迷,还是省省罢。

社交网络 – 1

终于看了《The Social Network》,★★★☆☆,如果没有后面那些众叛亲离的煽情段落,我会给分更低一些。因为我对Facebook完全没有爱,所以片中大段蒙太奇,描述从添加网站功能到买Apache服务器的过程,看的我乏味之极,直到后面Sean Pack加入才好看些,但那也只是一目了然的剧情点而已,没什么意思。

-------------
最近颇有网络世界崩溃的感觉。——这话是我几星期前说的。那时Delicious改版后乱七八糟,连Firefox的书签插件都不能用,后来发现是Firefox也升级了不支持旧版插件....;FriendFeed读取Twitter长期中断,最终忍无可忍从外部RSS辗转同步过去;国内网站改版停API被关闭都没什么新奇;淘宝账户也被人攻击冻结了,没有国内手机我还不知道怎样通过验证解冻;然后,你们知道的,Google,为了推Google+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最初在首页上放蓝箭头时,我就觉得大事不好,这种放弃美学的行为无疑是不理智的前兆,随后开始强制实名,因为反对实名我正式退出Google+,但账号还是被锁了四个星期,不能在Reader上分享/评论——这四个星期不断听到各种噩耗:Buzz要停了、Reader也要整合到G+、Google把WikiLeak成员的邮件信息交给美国政府做犯罪举证....上周Google账号终于被解冻,但随即整个Gogole Reader的社交功能完全被移走——这几乎是我见过的Google唯一成功的社交产品,安息。

这种感觉非常,非常,不好。

所有人都在改,网上就没有什么百年老店:某个服务大家觉得不错,然后永远一成不变地把服务器稳定维持下去。好吧本来就没有什么百年老店,连我用的email都有倒闭过的了(还记得etang么?),还记得那些用微软space的孩子们么?好歹Google提供了导出服务,你损失的只是虚拟的connect,你无法定义它们的价值。好吧照这么发展下去,最后每个有理想有技术的人都要用独立空间,自架服务器,然后把所有数据随时备份揣着到处跑。那些讨论死后网上遗留ID如何处理的人可以安了,它们都会倒闭的,就像你收藏的所有CD/DVD在你死之前会烂掉的,然后装着你备份数据包的硬盘在城市的废墟中渐渐飞化,然后会变成《三体III》里如何把信息保存一万年的哲学问题....这么想,你对于Gmail下次改版会不会把你恶心到换邮箱的忧虑,也就淡定多了。

BTW,那些免费的也就罢了;一个产品买回来,我当然拥有把它破解的权利(这是对Apple说的);我也当然拥有拒绝自动升级的权利,如果我认为你的升级可能带来潜在风险,或者哪怕仅仅改变我认可的旧版本的使用习惯的话(这是对Kindle、以及大多数在线软件说的)。

而且,我不认为Google这种在Social Network上的改变,是正确的方向。

有两种社交网络。仿真的:Facebook、校友录、LinkedIn、MyHeritage(我觉得FB迟早会收购或者推出类似的画出家族树的功能)....像教务中心选课系统那样,把生活通过网络更加方便密切地表现出来;另一种是虚拟的,例子:第一种的补集....其实第一种才是少数,第二种才是日常网络应该有的样子。事实上第一种用户通常不介意成为第二种,但反之未必,网络上你可以选择秀真名,但你也有选择不让人知道你是谁的权利。

无疑Facebook从一开始就是第一种,甚至是从Facebook开始,第一种才真正火爆起来。但Google不是第一种,至少过去不是,它的用户中有相当一部分是第二种,包括不愿成为第一种的第二种,现在它强迫他们变成第一种。

很久之前我就对Google姓名栏里,一定要填Last/FirstName两个框而不是一个ID框,感觉不爽,现在看来也是谶言。我和Google里拥护Name Policy的人聊过,一个看上去完全不像我们以前印象中Google员工样子的OL:『因为Google的用户里有未成年人(注意Google之前已经强行关闭了13岁以下小朋友们的Gmail账户,所以他们说的只是13-18岁区间),如果让他们和那些不用真名的人混社区的话,会没有安全感……』拜托,这个完全是Facebook的妈咪逻辑,我不认为我的孩子去混那些非实名论坛有什么不安全的。

Facebook的成功离不开实名,但实名并不是起推动性的主要力量。类似的忽悠人的事我以前干过:你看我们哈佛都在玩这个网,你们也玩吧;你看俺们这疙瘩儿都在玩这个网,你们也玩吧;你看美国流行Facebook哟,你们也玩吧。。。这样铺开的模式,在Facebook出现后,可一而不可再。(当然某个地方不让用Facebook就另说了....其实现在校内网已经算成功了....而且校内网也没有强制要求实名....)

我明白这样的描述,和哪一类用户更容易吸引更容易赚钱,是两回事。就像Apple把那些无主见的土人变成果粉一样,Facebook也在把大量无所谓用什么身份上网的人引导成第一种。我还记得那份华丽的摩根斯坦利实习生报告:美国青少年们不是特别爱用Twitter,因为他们觉得没什么可以在Twitter上说的。后来他们在Facebook上说『我和Stella喝酒』并把Stella在照片上圈出来。但终归会有人想说点什么(以前在论坛/BBS上发有价值原创帖的也是少少数),或者不愿意仅仅因为我认识你,就要让我的timeline充斥着这些无意义的行踪,不知到那时他们能否发现有更好的【说】的方式,甚至,那样的圈子会影响到他们说的内容。(继续同情那些成天在人人网上blog的苦逼孩们。。。)

其实Google+通过对cycle的设置,是可以做到过滤废话的(即使如此我也不认为它就能跟在Facebook屁股后面成功)。但我在这里要喷的,并不是Google+做的多么烂,而是

1. 它强迫老用户实名
2. 它毁去大家已经在稳定使用的好功能,迫使人们转向Google+

这些极度消费以前用户的忠诚度的行为。理论上讲这样做确实存在成功的概率,确实有可能让账面变得好看一些。如果以后搞房地产或者卖蒜更赚钱,它也完全有权利把业务转到那边去。但那是NASDAQ的Google,不是我们用过的Google。

基于搜索和访问量的年度总结回顾(2010)

看到8080童鞋的年度google搜索记录,也顺手查一下自己的。(点击图片看全图)

1、2月有大量时间在旅行和农场摘葡萄,4月后开始办公室宅,搜索记录趋于稳定,9月份回国两周,略有下降。

另外惊叹一下mm的作息是如此规律,居然每天都有固定的5个小时乖乖睡觉不上google。相比之下我这个完全看不出是在上班了。。。

-----------------------

顺便统计一下blog,虽然每年10k的访问量秀出来实在是寒碜,但想到自己和某些成天开着纵横的自曝癖相比已经好很多了,也就无所谓的说。

总体上就是这样子。每年都有一两次,因为某篇文章被名博名推引用,导致短时间内有大量人来围观,访问量从每天几十暴增到上千。今年的高潮是那篇喷MacBook的帖子,但也只潮到300多。另外感谢左右脑旋转的伪科学帖、四十部淫秽色情网络小说、西直门魂场、以及几篇大多过时了的翻墙或twitter同步教程,为本站稳定贡献着超过三成的访问量。

有趣的是访问本站的浏览器统计。虽然访问量IE占了超过一半,但是按网站停留时间算,其它浏览器的比例则猛增。说明本站对那些非IE用户的吸引力比IE过客们高很多。

全年的RSS平均订阅数为161,6月份老域名彻底注销后,很奇怪原先绑在老RSS地址上的30个订阅,并没有在订阅总数上体现出明显的降低。

-----------------------

海外RPG的第二关已经渐渐展开,明年的布朗运动和茫然程度,未必会比今年好多少,所以还是继续不列什么来年目标了。

一些帐号的注册时间

很多服务,像Google、水木、MSN、OICQ.....在更早些时候也注册过,只是后来各种原因帐号丢失了。这里只列出能一直用到现在的。

---- BBS ----
日月光华:1998-9-15
水木社区:2000-11-2

---- blog ----
blog:2004-01-14,在blogcn,随即搬到歪酷(yculblog)
yculblog(ycool):2004-03-24

---- 域名 ----
fivestone.cn:2005-6-24,到2010-6-23注销
fivestone.info:2007-03-25

---- website ----
Google(Gmail):2004-6-22
豆瓣:2005-07-22
twitter:2007-10-17
friendfeed:2008-2-3

---- IM ----
MSN:2003-1-13 8:26:52
QQ:2003-6-13
skype:大约在2004年
gtalk:应该就是发布当天(2005-8-24)吧

---- shopping ----
ebay:大约在2000年
淘宝:2005-8-18

黑衣人

(在 Google · 北京 坐班的)甲: hi.

乙: ?
6:27 PM

甲: 现在我看到一群黑衣人,人高马大,在我们的大厅砸场子。
我听到了大概是,要google删除一些信息之类的。
我在门口看到了一两,上面有警备牌子的私车。

乙: !!!!!!

甲: 保安说是网页快照什么的

乙: 拍照片!!!!!!
隐蔽的拍
当心手机被没收
是什么事件啊?
6:28 PM

甲: 估计就是一个由于网页快照涉及到某人的利益,然后代了一帮打手来,砸场

乙: 什么方面的利益啊?
6:29 PM
砸你们一楼那个大厅?
6:31 PM

甲: 没有长焦
手机要到好近
6:32 PM
是一楼.

乙: 大致拍拍就可以了
又不要把人物面部都拍清楚

甲: 问题是大致拍的都糊了

乙: 看得到黑衣人在砸就可以了嘛
你们报警了没有?

甲: 没有真的砸
6:33 PM
就是把打大的前台围住

乙: 哦

甲: 然后他们中间的一个leader刚在在和前台理论
现在坐在沙发上要说法,周围都是他的保安
情绪激动
6:34 PM
我们的前台mm啥都不懂

乙: 。。。

甲: 公关都下班了
6:35 PM
security 叔叔到我的办公室,向下偷窥

乙: 唉

甲: 我的办公室正好可以看到.

乙: 中国

甲: 黑社会亚
打什么黑
就是现在的事...

--------------------------------------
Ed 19:00赶过去,啥都没有了。

Google 淫秽关键字的真相

全文转载。用浅显的话概括就是:《焦点访谈》曝光的那些淫秽关键字,之所以会联想出那些不健康内容,是因为之前的八天,央视自己在北京频繁搜索那些不健康关键字,把结果顶上去的。

~~~~~~~~~~~~~~~~~~~~~~~~~~~~~~~~~~~~~
6月18日央视《焦点访谈》

记者:通过谷歌中国能搜索出来的淫秽色情和低俗信息非常的丰富,不仅有交友、视频、还有文字等等,而且搜索起来非常方便,它还提供了这么一种功能,你只要输入一个词,甚至是一个字它就能给你提供若干种选项,更为夸张的是,即使你输入的这个词并不暧昧,但是它却能给你引导到低俗的内容上,不信我们来看一下:输入一个儿子,它下面缺出现了这样的一些选项“儿子母亲不正当关系”等等十个选项,而且这十个选项可以说都将引导你进入到那些低俗的内容,这样的结果应该说我们谁都没有想到。

~~~~~~~~~~~~~~~~~~~~~~~~~~~~~~~~~~~~~

参考用“谷歌搜索低俗引导”

Google的搜索引导词是根据近期搜索频率来分的,也就是说,引导词里会出现最近一段时间内搜索的次数较多的组合。Google Trends上就能查到流量比较大的情况下的搜索频率走势。

而更为先进的Google Insights for Search(http://www.google.com/insights/search/)里则详细地记录下了2004年至今各搜索组合的次数涨落,并且还可细分网页搜索、图片搜索、新闻搜索,和按不同国家与地域、不同时间段来进行检索。

请看图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