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重山

其实为了妹子而跟到世界任何角落,本来是我一直yy的情节之一,尤其是战略层面上这方面能力终于渐渐齐备的时候。而到了操作阶段却发现还有好多技术性问题,譬如妹子哪里找,譬如跟过去之后做什么,譬如跟过去还要面对成或不成的概率以及相应的改变自己的机会成本,以及随之派生出的妹子会不会觉得这种跟过来代表着某种压力于是之前就先把我拒了。。。

--------------------
观十四爷华丽丽的炫耀帖(12),过去朝拜~

14:美国弄身份太麻烦
14:所以我准备回头女儿18岁了再申请亲属绿卡,哈哈
50:令媛是米国公民的?
14:诺的啊
14:我也算亲过美国妞了
50:。。。

红拂夜奔 – 4

Tamworth的时候是傍晚,就像我预料中的那样,完全没什么能让我感受到期待中澳洲乡村音乐之都的氛围。当然我对澳洲乡村音乐不了解,不好断然地对这一点表态。开车逛了两家pub,没觉得和摘葡萄小镇上的pub(好吧,或许那边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乡村音乐)以及其它地方有什么不同。第二天终于在10km外的路边看到传说中的标志性建筑物金吉他。具体和旁边的McD以及KFC谁更高一些我不想去比了。总之我以为那至少应该是个街心圆盘上的雕塑。

你看,每次从这种角度去鄙视澳洲文化都很容易,乃至我都厌倦了往这方面去想了。(如果是一个人的话,我可能会在Nimbin多待一天,深入拍一下街头那些抽草抽到成天昏坐的人们,但刻意地猎奇也是我所厌倦的),而且我鄙视的目的又不是为了说明自己的中国有多么好或者哪里都一样于是安心滴过日子吧,所以还是解释为:维持这样的阴暗目光有助于时刻警醒自己,永远去找那些其它更好玩的。

但生活本身是经不起这样频繁地三阶求导的。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熟人就是拿来喷滴)傍晚开车冲上山顶,在落日的余晖中雀跃,对此我只能表示理解:如果把自己代入到那个现场,会在脑子里调出【这样做=>很high】的公式然后觉得这样做很high以及之后还能回味这种很high的感觉。但落到自己身上,在冒出这个idea的同时我就在想象这样的high好无聊(居然还回味!),于是根本懒的去做。于是这也懒的做那也懒的做,于是很多时候反而显得我的日子更无趣。是的我在Tamworth百无聊赖的solution也只是开车到海边BBQ而已。

----------------------------------------
f:[吐槽] 原来中年和青春的区别就是浪费掉一口铁锅这种青春时绝不能容忍的行为 到了中年就变成了可以用来体验恣意青春的合理代价。。。

l:浪费掉铁锅的ddmm是87年的 人家正青春年少 是大叔你舍不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