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ter Go

所以关于围棋彻底输给AI这件事,我感伤的点在哪里呢?

这本来就是意料之中的事。相对于「围棋爱好者」的身份,我也毫无疑问更贴近于「科学教徒/程序猿」。在AlphaGo的对局中,也出现了很多人类千年以来未曾想到的下棋思路,通过分析这些思路,就像很多文章总结的,人类和AI一起迎来围棋的新世界。

这个新世界的问题在于,这些新的,更牛逼的招数,各种数据搜集深度学习的算法,和人类的思路渐渐是两回事了。没有人,也没有一台计算机(未来或许有),能够用一名棋手能够理解的方式,讲述它为什么选择这样落子。虽然AlphaGo的算法也是由人类设计,但是,就好像面对奥数题,先用微积分得出答案,再根据答案揣度出一个小学生能理解的思路,又或者通过证明费马大定理和谷山志村猜想等价来证明前者(这个例子我似乎不应该这么用…)一样,在这里,我们所期待的,我们想要欣赏到的,解决问题时迸出的思维火花,让位给另一种更有效的思维方式。

我们日常生活里,能够通过正常人类的理性思维,分析抉择的机会已经不多了。那些我们思考着的,往往让位给资本,让位给专制甚至民主,让位给不成熟的感情(好吧这些是吐槽),让位给大数据,让位给学习算法……当然「让位」本身也是一种理性的选择,因为它们确实更有效,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引以为荣引以为乐的思维体操,似乎渐渐地变成第二等的东西。无疑AI可以帮助我们释放自己,去更多的领域发展,但如果新的领域里更有效的仍然是AI,如果最终我们周围的事物99%都是有AI的逻辑决定,只剩下一些艺术神马的让人类互相自慰的东西,即使这一切都还在人类掌控之中,那时会是种怎样的寂寞?

嗯,就yy到这里。其实我也不确定围棋所代表的「正常人类思维」究竟指什么,以及是不是其实放弃了也无所谓。但这种把什么都能写成寂寞的感觉真好玩。

20170105

----------------
8月在德里,和几个印度人聊天,对方也是天天泡网络的现代同龄白领,天文地理历史政治娱乐宗教什么都能聊起来,而且确实没什么种族信仰之间的隔阂,聊的很开心。

后来我问他们:「你们平时棋牌娱乐是什么?」
「就是国际象棋。」
「哦……」
「国际象棋是印度发明的哟!」
「好吧。(确实如此)」
「中国呢?」
「(装逼)听说过围棋么?」
「没。」
(给他们看图片)
「黑白棋?」
「不是……(介绍规则)AlphaGo你们总该听过吧?应该是半年前的特大新闻了,人工智能blahblah……」
「没有哦。」
「好吧……」

所以也不用想太多。

----------------
顺便推荐安安猪的《波士顿围棋故事》六篇,讲述在波士顿下围棋的老外们,很好玩。

关于跑步APP

帮人填的调查问卷,答案顺手抄过来。

性别:……

年龄:……

参与跑步的时间:4年以上

跑步的时间段:晚上6~12点,偶尔下午

跑步频率:每周大于4次

跑步距离:5~10公里

跑步的环境:首选跑步机,偶尔户外

每年在跑步装备上的花费:¥1000-2000

目前使用的跑步APP:RunKeeper(搭配的Google Map在国内会漂移和被墙,所以在国内陌生地段需要看着地图跑时,偶尔也用咕咚)

跑步时主要关注的数据:距离、速度、时间、心率、温度、卡路里

跑步APP哪些功能会吸引你:跑步功能、数据分析、好友动态、线上马拉松、丰富的活动、装备购买

您希望跑步APP有哪些功能:

1. 可以在屏幕的不同部分自定义显示的内容:时间、距离、速度、平均速度、配速、心率……这些我都想同时看到,但目前没有一款APP能做到,反倒是Garmin早期的几款手持登山GPS界面做的不错,屏幕上八个格子,每个都可以定义显示内容。

2. 可以自定义语音提示的频率(每过几分钟 or 每隔几百米)和内容。

3. 手机的GPS偶尔会突然偏移到几百米甚至几公里以外,这个不是APP的责任,但希望APP能智能识别,或者让用户手动删除个别的偏移点,不要让一瞬间的误差毁了整段行程的数据。

4. 数据导出功能。(所有需要记录用户数据的软件都应该提供数据导出)

Macbook Pro 三系统 Mac + Win + Linux 安装攻略

Macbook Pro 三系统 Mac + Win + Linux 安装攻略

前几天把笔记本清空重装,顺便整理一下 Macbook Pro 装三系统的攻略。这个应该是最简单的方案了,不用装 rEFIt 引导分区,也不用再手动运行 GRUB 修复 Linux 或 Windows 的引导。

0.1 技术思路,简要地说,就是 Macbook 用 GPT 管理硬盘分区,但 Windows 的 MBR 只能识别 GPT 的前四个分区。所以先在 Mac OS 下用 BootCamp 划出 Mac 以外的分区,然后先用 Linux 安装盘的工具把整个硬盘分区,把 Win 装到第四个分区,再安装 Linux 顺便用 GRUB 自动引导 Win 。

0.2 Win 和 Linux 都是用光盘安装,没有光驱的机器,请去自行查询如何用 ISO 制作 Macbook 的 USB 安装盘——其实满复杂的,新人建议去找个外置光驱……

0.3 安装环境:
Macbook Pro 5.5(2009年款,另外附上作为非果粉当年的吐槽评测
Mac OS X 10.8 Mountain Lion(10.6 Snow Leopard 之后的都可以,之前的没试过)
Windows 7,XP 也可以
Ubuntu 12.04 LTM —— 推荐新人和懒人用这个版本。最新的12.10安装盘内置的 partman 分区软件在 Mac 下会报错。也可以用其它发行版如 Xubuntu 12.04 之类,但 Xubuntu 安装盘自带的 GRUB 包好像不全,安装过程中建议把网络连上自动更新,否则引导程序可能会自动安装失败,可以事后手动安装,但不叫做简单了。

1 安装 Mac OS,安装前用 Mac 安装盘里的【磁盘工具】,把要安装的硬盘设成一个分区(Mac OS),分区方式选择 Guid 。 / 没有安装盘的,也可以找个移动硬盘,Guid 分区后把现有系统映像过去,用移动硬盘启动,Guid 现有分区后,再映像回来。——总之就是确保 Mac OS 所在硬盘是 Guid 格式的分区,不然 BootCamp 不能通过。已有 Guid 系统的可以直接到下一步。

2 Mac OS下,放入 Windows 安装盘( BootCamp 要检测到 Win 安装盘才工作),【应用程序 - 实用工具 - BootCamp】,选择安装 Win ,划分区,系统重启时按【Option】键进入 Mac 引导界面,按退出键退出 Win 安装盘,插入 Linux 安装盘。

3 从 Linux 安装盘启动,不要直接安装,选择【Try Ubuntu】,打开【终端 Terminal】,输入【sudo gparted】,在 gparted 中将现有硬盘分区:

如图,sda1 和 sda2 是 Mac OS 的系统分区,不要动,后面有1个(BootCamp做的 Win 分区)或2个(可能有的 Mac 会留个系统恢复区)分区,把这些全部删除,重新添加分区;

sda3 是我硬盘中最大的分区,作为三个系统共同的数据分区,可以格式化成 ext2(推荐,Mac和Win都要装驱动识别、后期还要在Linux下调整权限)、NTFS、或者FAT32(其实这个最方便,但有单个文件4G的限制);

sda4 是给 Windows 留的分区,建议格式化为 FAT32,在Win安装界面下再重新格为 NTFS(如果直接格 NTFS,安装Win时可能不识别)。另外传说 Win 一定要装在第4个分区,装在第3个会引导失败,我以前试过一个好像也没问题,懒得多试了;

sda5 是Ubuntu分区,这后面的分区Win都无法访问了。随便你格式化成 ext2/3/4、ReiserFS 都可以。如果不需要数据分区的话,把 Linux 装到 sda3 也无所谓;

sda6 是Linux的交换分区,内存够大的话,没有也可以。

点击【√】确认所有修改,退出系统,关机。

4 开机,按【Option】,换碟,从 Win 安装盘启动,安装 Windows 时选择高级自定义分区,分区界面里只显示前四个分区(后面的显示未分配,不要动),把第4个分区格式化,安装 Win 到第4个分区。和一般装Win时一样,过程中会重启几次,直到 Win 全部装完。关机。

5 开机,换 Linux 安装盘,安装 Ubuntu 。安装类型选择【Something else】,打开分区软件,挂载要安装的 Linux 分区( /dev/sda5 → / 、 /dev/sda3 → /home or /data )。最下面的Boot Loader安装位置,确认是 /dev/sda 。

安装完成,每次开机时按【Option】键,选择启动 Mac OS 还是 Windows(可以在 Mac 或 Win 的 BootCamp 设置默认),选择 Win 后进入 Linux 的 Grub 菜单,选择进入 Linux 还是 Windows(可以在 Linux 里更改默认项和等待时间;另外从 Grub 里启动 Mac OS 似乎不管用的,以后可以研究或者直接删掉)。

好久没写技术帖了。

社交网络 – 2

然后建设性地谈一下(避免被人说只会喷或者不关心业界),为什么我认为Facebook是一种倒退,以及,不是什么样的模式能够成功,而是社交网络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还记得那个Web 2.0的标志是什么吗?blog?或者,准确地说,用户提供内容?是,但在blog出现之前,大家混的论坛/BBS,都可以叫用户提供内容……RSS,这个如今被每一个肤浅的IT评论员称为日薄西山的东西,它可以让用户自由订阅每个人发布的内容,无论他发在哪个平台。用户永远在提供内容;用什么样的方式,更便捷地得到这些内容,才是关键。

不得不说RSS这种偏技术层面的概念,确实没流行起来。即使在blog的鼎盛时期,写博的人知道RSS的,恐怕连1/5都 不到。很多人对于〖我经常点他们的博客从而能迅速在新文章下留言〗这件事很感动,不用谢。甚至连GFW都没有把RSS放在眼里——FeedSky这种境内RSS中转站,居然开到现在都没有被关,我每次想到都觉得不可思议。

当然不流行和国内业界风格有关。一切不支持RSS全文输出的博客都是满脑子点击量的傻逼伪博客,你们知道我说的谁谁谁谁。

下一步呢?用户交互内容。想想blogger们如今郁闷的是什么:每一篇文章,要跑去各种SNS,才能看到评论:GR/Buzz、FriendFeed、Facebook、九点、人人网新浪微博……而原始文章页面下的留言却寥寥无几。那些Twitter四处同步的孩子,也是同样的情况。各家SNS,把交互部分做出开放性的,一个都没有。现在你可以看出,什么是我所说的趋势和倒退了。所谓社交网络,无论实名与否, 最终要做到的是:整个互联网是一个大讨论区:一个。

让我们回到那个刚开始blog的年代。当时很多技术是在往这个方向走的:blog引擎、RSS、OpenID、 Disqus/IntenseDebate、Twitter(尽管很多人抱怨140字挤掉了大段blog的空间,但这个和电子书vs纸书强迫症一样,是个人适应性问题;Twitter在开放性上做的很不错)……但从Facebook挣钱后,一切都不一样了,人们莫名其妙认为这才是互联网的未来,一切又回到老路,像从前门户网站吸引眼球那样,把用户吸引到自己的SNS系统里玩。各种混战,Google也跟着发疯。连Twitter也把新版式往堆楼的方向去做了。

OpenID是大讨论区的根本,每个用户都有唯一的网址(域名或者专门的OpenID提供站点)作为各讨论区的账号,当年我一直等 Google提供类似MyOpenID的,把独立域名映射到Profile上的服务——幸亏没有。如今很多地方把Google/Facebook当做了OpenID本身,倒退。

Disqus/IntenseDebate,它们的出现当时让我很欣喜,认为我构想的架构就要实现了。这些网站提供一套插件,替换blog上原有的评论系统,如果很多blog都用了这个评论系统,你就能集中管理你在其它blog上的留言。我曾经把blog改成IntenseDebate的评论系统,但它家做的不够完美,各种复杂情况譬如重装wordpress,会导致IntenseDebate的评论重复甚至丢失;而且也不放心从此把所有评论数据交给它家。所以问题还是在于做的不够开放,对于想把评论的最终版本保存在自己空间的用户,要做到两者之间顺利地无缝合并。

所以最终要做的不是一个网站,而是一套标准接口。用户在所有网站,以统一的OpenID登录;可以有多个发布源:blog、twitter、 flickr……然后选择一家SNS,把这些源聚合起来,评论交流;每个人可以用不同的SNS,每家SNS都提供获取评论的接口,把各处的评论都汇总到发 布源上;SNS之间也可以互相同步,最终你在每一家看到的,都是同一份经过汇总的评论;不同的SNS可以有各自的特色,通过类似tag的方式来区分;每一条帖子都是一个树,站在发布源的位置,你可以清楚地看到它如何在各个SNS中蔓延。

这些都只是想法,具体的架构还没理清楚。关于如何在timeline里分配blog、tweet、以及鸡毛蒜皮的显示比重,也懒得继续想下去。类似Disqus+FriendFeed的评论托管网站是很好的开始,配合更强的开放性和数据管理/导入导出功能,让更多独立blog无后顾之忧地加入进 来……也许哪天,确定自己不再受生计羁绊后,会去做一下。估计这套标准弄好后,没人用的可能性相当大……如果对于账户金额或者玩弄大众心态等方面的成就感没兴趣的话,那么创业的乐趣也就是做一个自己也需要的东西。

顺便吐槽周围还有着做一番事业梦想的人:『很高兴认识你们』这件事情本身,基本上说明你和我一样,也不是多么大众脉搏的人。那些流行的,你没太多兴趣;同理你也不大可能做出迎合他们需求的产品。当然靠傍项目混点钱还是没问题的,想做出QQ苹果那种万人迷,还是省省罢。

社交网络 – 1

终于看了《The Social Network》,★★★☆☆,如果没有后面那些众叛亲离的煽情段落,我会给分更低一些。因为我对Facebook完全没有爱,所以片中大段蒙太奇,描述从添加网站功能到买Apache服务器的过程,看的我乏味之极,直到后面Sean Pack加入才好看些,但那也只是一目了然的剧情点而已,没什么意思。

-------------
最近颇有网络世界崩溃的感觉。——这话是我几星期前说的。那时Delicious改版后乱七八糟,连Firefox的书签插件都不能用,后来发现是Firefox也升级了不支持旧版插件....;FriendFeed读取Twitter长期中断,最终忍无可忍从外部RSS辗转同步过去;国内网站改版停API被关闭都没什么新奇;淘宝账户也被人攻击冻结了,没有国内手机我还不知道怎样通过验证解冻;然后,你们知道的,Google,为了推Google+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最初在首页上放蓝箭头时,我就觉得大事不好,这种放弃美学的行为无疑是不理智的前兆,随后开始强制实名,因为反对实名我正式退出Google+,但账号还是被锁了四个星期,不能在Reader上分享/评论——这四个星期不断听到各种噩耗:Buzz要停了、Reader也要整合到G+、Google把WikiLeak成员的邮件信息交给美国政府做犯罪举证....上周Google账号终于被解冻,但随即整个Gogole Reader的社交功能完全被移走——这几乎是我见过的Google唯一成功的社交产品,安息。

这种感觉非常,非常,不好。

所有人都在改,网上就没有什么百年老店:某个服务大家觉得不错,然后永远一成不变地把服务器稳定维持下去。好吧本来就没有什么百年老店,连我用的email都有倒闭过的了(还记得etang么?),还记得那些用微软space的孩子们么?好歹Google提供了导出服务,你损失的只是虚拟的connect,你无法定义它们的价值。好吧照这么发展下去,最后每个有理想有技术的人都要用独立空间,自架服务器,然后把所有数据随时备份揣着到处跑。那些讨论死后网上遗留ID如何处理的人可以安了,它们都会倒闭的,就像你收藏的所有CD/DVD在你死之前会烂掉的,然后装着你备份数据包的硬盘在城市的废墟中渐渐飞化,然后会变成《三体III》里如何把信息保存一万年的哲学问题....这么想,你对于Gmail下次改版会不会把你恶心到换邮箱的忧虑,也就淡定多了。

BTW,那些免费的也就罢了;一个产品买回来,我当然拥有把它破解的权利(这是对Apple说的);我也当然拥有拒绝自动升级的权利,如果我认为你的升级可能带来潜在风险,或者哪怕仅仅改变我认可的旧版本的使用习惯的话(这是对Kindle、以及大多数在线软件说的)。

而且,我不认为Google这种在Social Network上的改变,是正确的方向。

有两种社交网络。仿真的:Facebook、校友录、LinkedIn、MyHeritage(我觉得FB迟早会收购或者推出类似的画出家族树的功能)....像教务中心选课系统那样,把生活通过网络更加方便密切地表现出来;另一种是虚拟的,例子:第一种的补集....其实第一种才是少数,第二种才是日常网络应该有的样子。事实上第一种用户通常不介意成为第二种,但反之未必,网络上你可以选择秀真名,但你也有选择不让人知道你是谁的权利。

无疑Facebook从一开始就是第一种,甚至是从Facebook开始,第一种才真正火爆起来。但Google不是第一种,至少过去不是,它的用户中有相当一部分是第二种,包括不愿成为第一种的第二种,现在它强迫他们变成第一种。

很久之前我就对Google姓名栏里,一定要填Last/FirstName两个框而不是一个ID框,感觉不爽,现在看来也是谶言。我和Google里拥护Name Policy的人聊过,一个看上去完全不像我们以前印象中Google员工样子的OL:『因为Google的用户里有未成年人(注意Google之前已经强行关闭了13岁以下小朋友们的Gmail账户,所以他们说的只是13-18岁区间),如果让他们和那些不用真名的人混社区的话,会没有安全感……』拜托,这个完全是Facebook的妈咪逻辑,我不认为我的孩子去混那些非实名论坛有什么不安全的。

Facebook的成功离不开实名,但实名并不是起推动性的主要力量。类似的忽悠人的事我以前干过:你看我们哈佛都在玩这个网,你们也玩吧;你看俺们这疙瘩儿都在玩这个网,你们也玩吧;你看美国流行Facebook哟,你们也玩吧。。。这样铺开的模式,在Facebook出现后,可一而不可再。(当然某个地方不让用Facebook就另说了....其实现在校内网已经算成功了....而且校内网也没有强制要求实名....)

我明白这样的描述,和哪一类用户更容易吸引更容易赚钱,是两回事。就像Apple把那些无主见的土人变成果粉一样,Facebook也在把大量无所谓用什么身份上网的人引导成第一种。我还记得那份华丽的摩根斯坦利实习生报告:美国青少年们不是特别爱用Twitter,因为他们觉得没什么可以在Twitter上说的。后来他们在Facebook上说『我和Stella喝酒』并把Stella在照片上圈出来。但终归会有人想说点什么(以前在论坛/BBS上发有价值原创帖的也是少少数),或者不愿意仅仅因为我认识你,就要让我的timeline充斥着这些无意义的行踪,不知到那时他们能否发现有更好的【说】的方式,甚至,那样的圈子会影响到他们说的内容。(继续同情那些成天在人人网上blog的苦逼孩们。。。)

其实Google+通过对cycle的设置,是可以做到过滤废话的(即使如此我也不认为它就能跟在Facebook屁股后面成功)。但我在这里要喷的,并不是Google+做的多么烂,而是

1. 它强迫老用户实名
2. 它毁去大家已经在稳定使用的好功能,迫使人们转向Google+

这些极度消费以前用户的忠诚度的行为。理论上讲这样做确实存在成功的概率,确实有可能让账面变得好看一些。如果以后搞房地产或者卖蒜更赚钱,它也完全有权利把业务转到那边去。但那是NASDAQ的Google,不是我们用过的Google。

Steven Paul Jobs (1955.2.24 – 2011.10.5)

我觉得我不应该对Steve Jobs死掉,这种睡醒后已经变得人人皆知的事,也和每个人一样发推RIP点什么。作为理性穷消费者,除了有台装着Windows XP的Macbook Pro外,我和苹果基本没交集。但毕竟我的日子也和那些关注苹果发布会的人一样无聊。我只是想到,再华丽的公司也终会因为继任者或者新雇的marketing傻逼,而变得土鳖起来,所谓公司文化,果粉果黑什么的,其实都是很浮云的事。嗯你们知道的我还是在说Google+。

关于笔记本的一些体验

色彩空间、散热、噪音……等涉及技术以及成本方面的我就不说了,主要还是UI方面,一些稍微移动位置就能做的更好的。

按让我不爽的程度排序。

  • 键盘布局。尽管这个完全只是个人习惯问题,算不上优缺点;但对于用笔记本的同时也会经常摸标准键盘的人来说,IBM X31系列的键盘实在是让我太不爽了。无数次摸Esc的时候按到F1。更抓狂的是它家方向键上面多出两个键,用来控制网页前进后退(有必要吗?),于是当年在网页上敲了几千字后,按左键却按成后退键。。。从此对小黑敬而远之。哪怕心里明白它这个体形不容易,哪怕后来知道那两个键可以在设置里取消,一时也不想再用了。
    更习惯左下角是Ctrl而不是Fn,很多牌子都是这样,IBM是Fn但据说可以在BIOS里设置的?Macbook我还没找到。
    每次换本,都要对PageUp/PageDown/Home/End的位置花上一段时间来适应。个人最喜欢HP的布局:在键盘最右边竖排成一列,翻页时非常直观。
  • 触控板。打字时手掌碰到触控板,导致光标跑到别的地方,是很讨厌的事情。尤其是Macbook这种灵敏过头的,连衣袖和耳机线都会感应到,很不爽。这一点HP做的最好:面板上有个按钮可以把触控板关掉。hyac说过松下的触控板形状不禁用也不会碰到,我没用过,很难想象。
  • USB。其实我更希望有3个USB口,但这个往往和我希望笔记本上能有多种接口(1394、HDMI...)矛盾,因此两个也无所谓了。但你们至少要把这两个口分开好不好!稍微大一点的U盘就不能和鼠标并排插在一起。但也不要做的太分开了,HP有过一款,三个USB在本本的三个角,遇到那种需要插两个USB供电的移动硬盘,默认的那条硬盘线不能同时够到两个USB孔,汗。
  • 电源插孔。Macbook的磁力插孔确实是亮点(尽管我觉得它的闪亮程度不如HP的触控板开关),貌似已经被专利了所以别家也没法学。但我也踢过HP的电源线,松松的也不会把笔记本一起带下来。只能说IBM太土了。
  • 但Macbook和HP的电源插孔,用外接电源时都会亮灯,这一点我觉得不大舒服。尽管他们是特意体贴地设计成这样的,但我更希望关机睡觉时身边能保持全黑,而不用专门再把电源拔下来。
  • [低调] Macbook面板上那个灯,晚上人多的时候我真希望它不存在啊。
  • 材质方面也没什么可说的。那些自称再好的用料,我用上两个月后,手掌常接触的部位都会花掉。
  • 光驱。如今用的越来越少了,所以更希望做成外置的,或者干脆不做(另外去买USB的)以减轻重量。好像日本那边有一些本本是这样设计,可惜我不买日货。
  • 外置音箱方面HP(以前用JBL,现在是AltecLansing)是最好的。顺便说一下Macbook给Windows做的垃圾驱动,最大音量时外置音箱还不如插上耳塞远远地听着响。但有些笔记本(如早期的HP)发音孔放在前侧面,这样直对着用户,貌似效果好一些,但实际上听着音乐打字时,手掌盖住发音孔会造成声音时大时小,反而不好。

[zz] 阿里组

转载一篇文章。我已经很久不专门关注商务方面的东西了,转载的更多乐趣,除了有感于和菜头转载《系统》,可能也只是好奇会不会有传说中的阿里巴巴公关经理过来找场子。我相信文章所说,并且欣赏作者的行文方式。大猫同学也发帖挑剔原文,但这种由点破面的手法并不是真正说理的方式....ˆ‘只能重申不要让公司的无聊同事知道你的blog地址。

事情说起来很简单,劳动力买方市场而已,尤其在杭州这种“小”地方,无论企业行事多么离谱,员工也只好忍着,或者说服自己对此变的享受起来,反正总会有人来做。从这一点来说,阿里巴巴和山西的黑矿场,没什么本质区别。就好像劳动法一出(即便落实上还有很大问题),跨国大企业们就纷纷把厂子迁移到越南印度,主动权在他们手里。就算要管,管的也先是黑砖窑或者拖欠工资的民工,还远远轮不上搭理小IT们被压榨时的惨叫。

我期望/自信能以自己的方式渐渐跳离这样的圈子,所以也就不甚关心这种事情了。偶尔回望。离开的过程中也时常会忐忑。

------------------------------------------------
阿里组》,zz from 13kg

阿里巴巴话事人马云的家中,挂着孙正毅送的日本武士刀,养两条凶狠的狼犬。他的别墅散步浙江各地及香港,据所知,在浙江闲林和杭州五云山的玫瑰园都 有他的私产。他在媒体面前癫狂浮夸,内心却沉稳精明。在组织结构严谨,等级森严的阿里集团内享有神的威望,但在接手雅虎中国之后,却把这个原本数一数二的 大公司“一夜回到解放前”。他亲手建立的阿里价值观和企业文化,正在因越来越多的职业经理人加入而稀释。近年来他在媒体上满口“社会责任”和“企业道 德”,终于在2006年12月当选杭州市人大代表。互联网江湖上关于阿里集团的传言颇多,但却无法真正认清它的面目;关于它的传言越多,其面目越是模糊。 阿里集团和马云是一个系统,是一个组织,绝非一个公司。

世界上没有一个公司有如此多的“文化”,阿里巴巴的“笑脸”文化,淘宝的“倒立”文化,今天中国雅虎的“光脚”文化,以及贯穿于整个阿里系统的显规 则,即被马云冠以“六脉神剑”称谓的神乎其神的价值观。世界上没有一个公司的最高领导人能成为全体子公司员工的精神偶像。世界上没有一个公司能以丰厚的 “理想”“未来”等虚幻精神力量和极低的薪水招募员工。世界上没有一个公司将员工按动物属性分类成野狗兔子和牛……

而世界上几乎所有出现过的邪教都鼓吹自己正在建立起新的世界秩序,世界上几乎所有出现过的邪教都有统一的价值观那就是解脱自己解放人类,世界上几乎 所有出现过的邪教领袖都能仅凭一张嘴和他最最忠诚的“扩音系统”便让智力正常的人对他绝对服从,世界上几乎所有出现过的邪教都给人“洗脑”以便于灌输自己 建立的不符合社会发展规律的规则,世界上几乎所有出现过的邪教都从不把教友当人,因为他们只是为神(领袖)服务的工具,因为他们只是具有生命的活物。

日本著名黑社会团体山口组,在他们的纲领里写道:对内,尊从和,亲合一;对外,有爱心,重信义;长幼有序,以礼为先;守身自好,免遭非议;听从前 辈,自免自励。即便有如此崇高之纲领,山口组也未改其黑社会的本来面目。它在为社会创造就业岗位,同时它也毁灭人性,它为社会交纳巨额税收,同时也从人民 身上搜刮得更多。而热爱日本文化又饱受武侠洗脑的阿里话事人马云,更是用近10年时间,将这个普通的以外贸服务为主业务的中国公司,打造成具有日本黑社会 属性的宗教型企业,所以很多人更愿意将之称为“阿里组”。

价值观洗脑,“杀人”禁言,阿里组显规则
所有人必须经过“洗脑”,丝毫不能有任何个人观点,也无需表达,因为一切已被你的上级确定。所有人必须绝对服从,大规模裁员被要求禁言。

在一个拥有7家全资子公司、员工超过10000名的互联网集团(系统)中,弥漫着一种令人不解的企业文化:客户第一、拥抱变化、团队合作、激情、诚 信、敬业。这种正确的废话被集团最高领导人马云称为阿里系统的DNA,并像病毒一样不断在每一位新“阿里人”身上复制着。根据可以查到的文章及相关人员描 述,这样的文化最早由关明生带入阿里巴巴。关明生是阿里最初的首席运营官,他早已经退出媒体的视线之外,但是对阿里巴巴的历史来说,他的贡献应该是不可以 或缺的。对关明生本人来说,阿里巴巴的职业经历也被他在后来的各种场合上提及。他现在自豪于自己在阿里建立的这种“企业宗教”,并试图以此为模板,在其他 公司身上复制阿里巴巴的发展轨迹。他提起初到阿里巴巴的日子,必然会提起的是一种在外人听来极端恐怖的公司改造方式:“杀人”。

2001年以前,阿里巴巴在马云夫妇的带领下,和很多浙江企业一样,专注于自己的生意。赚钱,做生意,搞外贸。而互联网,只是服务于这种外贸生意的 小小工具,马云也只是其貌不扬的南方小个子生意人而已。关明生的到来最终将这个公司带入“正常”发展的轨道,也注定了发生诸多在今天看来扑朔迷离且不得人 心的职场事件。

关明生来到阿里巴巴之前,阿里巴巴每个月的开销是200万美圆。对于这样的烧钱率,这个从全球最顶级商学院出来,并为GE服务满15年的略带忠厚面 相的年长男人来说,也不得不心头一震。收缩业务,要搞B2C!这里的B2C绝非今天通常意义上的“企业对客户”,而是简单的英文缩写:back to china。要回归中国,只能收缩全球战场,接下来的事情我们无需多言。美国人裁完裁英国人,英国人裁®Œ裁日本人,韩国员工是最棘手的,因为资本上的问 题,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决定:给那个韩国分公司一定数额的钱,在这些钱用完之前未能实现赢利,该韩国公司只能自谋出路,阿里总部不再对其任何一个员工负责。

“裁员”在阿里巴巴有着光荣而悠久的传统,凡遇到危机,大规模裁员不可或缺。裁员在阿里管理层里有一个生动的代词“杀人”或者“kill”。

被关明生及马云津津乐道的有被“杀”之人的种类,在此之前,我们必须先来看一看門¿里员工的情况。阿里的员工通常在入职第一天就被要求从金庸的武侠小 说中选取一个“花名”,有人叫“风清扬”,有人叫“黄药师”,如果出于自己的兴趣给自己选一个武侠名做为绰号,这一点完全可以理解并被接受,而如果仅是因 为最高领导人的私人喜好而忽略全公司员工的真实姓名,最后仅以绰号相称,未免显得不近人情——这并非独特价值观的具体体现,从另一个角度来讲,是对员工人 性的蔑视。如同在监狱中,狱警因为工作需要为罪犯编号并以此相称一样,阿里的花名文化虽无法上升至人权那样高的层面,却也无法逃脱毁灭人性的罪名。阿里巴 巴另一点无视人性的表现,在于公司领导层把员工按照其表现分成各类动物,谁是野狗,谁是小白兔,谁是牛,诸如此类……在阿里巴巴领导层的眼里,员工只是他 们实现自己理想的工具,是他们达到个人利益最大化的可爱的动物,是没有姓名没有性别全以代号相称的扑克牌。人,也只是相对的,相对于你的下属,你就是人, 而在你的上级面前,或许你仅是一条野狗。自始自终只有一个人,甚至是神——马云。

要“杀”的人,就在这些动物的分类中。

和媒体上报道的情况一样,阿里巴巴最终会将野狗和小白兔“杀”掉,这种“杀人”文化的残酷之处在于,它不允许员工拥有私人情绪,不允许员工表达喜怒 哀乐,不允许员工带有任何个性,甚至不允许员工因为某几天身体不适而稍作自我调节。只要掉队,身体不适或者情绪不稳,都被主管领导记录在案,最终反应在三 个月review一次的考核中,而考核的分数,直接影响去留。他们称之为“淘汰”,而劳动法上明确规定,企业不得以考核名义对员工进行淘汰,作为人大代表 的马云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

应该这样来理解这种“杀人”文化:在员工还有利用价值时尽量多的从他们身上索取,而一旦发现他的利用价值下降,便快速换人,反正整个集团以销售为导向,分工极细,工种难度颇低,杀掉一个,有一群等着心甘情愿被这种价值观洗脑的后来者。

目前在上海开设A&G企业管理咨询公司的关明生,也并不避讳自己将“杀人”文化带入阿里巴巴。他最乐于讲述的还有另外一个故事——

在2001年关明生初入阿里杭州总部时,一个名叫Yen的外国人在公司里被他遇到。他查阅了那个外国人的档案及薪资,随即将Yen叫进自己的办公 室,告诉Yen:You are fired!这一切仅在半天之内完成。原因?据关明生自己说是那个外国员工的薪水足可以养10个中国员工,对于烧钱率如此之高的阿里来说,不得不拿起这样 的刀子。

有人会问,这样的裁人是否有些不近人情。关明生和马云都会搬出一整套说辞对付这样肤浅的提问。人情这种东西,在阿里系统内部,是完全不需要存在的, 那里只需要两样东西:业绩和价值观!如果说还有另外一条潜规则,那就是对上级的绝对服从,服从到不需要自己想任何一个问题,不需要自己参与任何一次讨论, 也无需对任何一次有员工参加的头脑风暴抱任何希望,因为头脑风暴只是形式,结果早已在上级领导脑子里确定了,并且无法改变。

你只是工具,像网络游戏里任何一件不起眼的工具。而对于工具,当然可以须之则用,不须既弃了。

M或P或S,等级森严,阿里组潜规则似国企
对于媒体上广泛报道的阿里巴巴集团“没有官僚气”“可以和你的主管拍桌子”“穿溜冰鞋上班”,只能说阿里组的公关确实很善于编织谎言。

阿里杭州总部,格局很怪,但据说风水极好。

阿里巴巴、淘宝网、支付宝和阿里妈妈错落在步行不需5分钟的几幢大厦里。每家公司至少三道门禁,日夜灯火通明。同在文三路上不远处的上岛咖啡,时常 聚集着阿里集团的中层,他们中的一些人因会议室排满,只能到咖啡店里来开会。支付宝的前台是两个漂亮的杭州姑娘,她们和北京任何一家公司的前台一样,看人 的眼神冷漠,面无表情,只有上前询问时,才以不紧不慢的南方国语回答。想必“客户第一”的价值观,尚且无法在她们的头脑里化作具体的行动。

她们远离公司的具体业务,所以无法从她们脸上看出惶恐和抱怨,而张彬(化名)和韩超(化名)却不一样。

张彬,82年生,二流本科电气自动化专业毕业后在杭州一家行业网站做销售一年,第二年来到阿里巴巴做诚信通电话销售。他这样描述来到阿里后的际遇。

工作很忙很忙,上厕所的时间都被主管仔细计算着,连吃饭时间里,他的主管要求最好再多打几个电话。团队同事关系表面上比较融洽,但大家都假惺惺的, 谁也不知道谁会在谁的背后说谁的坏话。他MSN的签名一天一变,同事生日了,任务完成了,等等。无论怎么变,只要打开MSN,就能看到他在线上,关闭时他 还没有下线。偶尔会相互搭话:“在忙?”“嗯。”有时候会抱怨一下工作,但在杭州,真的没有其他工作可选。周六也会被拿来加班,他的女友因此很不高兴。他 没有什么理想,只是为了“混口饭吃”。

当问到薪水,张彬显得有些小心谨慎,最终给了一个模糊的数字:三四千吧。

张彬一天的电话量数百,在口干舌燥的一个月过去,看到工资卡上多了三四千,他常会觉得自己的付出有些不值,“只是不想离开杭州,但杭州也没其他工作 可选”。三四千在杭州并不是一个令人满意的数字,他和女友在杭州城西租住700元/月二居中的一间,和他们合租的也是阿里集团的同事,只是他们原来并不认 识。

“工作一年下来,人都变的不会思考了,我发现我的能力比上学时候还差了,分工太细,我现在变成了只会做这个工作的机器人了。”张彬说的或许是实情。

韩超(化名),阿里博客工程师,武汉人,他对阿里集团的抱怨则更甚。他已在阿里服务了四年,按照阿里巴巴的传统,凡是服务满五年的员工,都将接受一 枚“五年陈钻戒”,他现在就在等这一时刻的到来。“公司是个大江湖,除了做好自己的工作,最主要是把领导伺候爽了,不然就别想在阿里混了。”所谓的把领导 伺候爽,言外之意便是绝对服从,会拍马屁。韩超为此苦恼过一段日子,他认为只有在陈旧迂腐的国企才会有这种问题。

薪水的不满也是韩超觉得度日如年的主要原因之一。四年前他从武汉大学毕业来到杭州进入阿里巴巴,两年后他升成主管,换了名片。他迫切想要加薪,他想 和他的女友在杭州安家,他想要一个付的起房贷的薪水,可是提了几次,最终以加薪300元收场。这种升职不升薪的情况,被越来越多的员工抱怨着,这也是阿里 巴巴极力发展自己员工做主管的原因——与其高薪去外面找个空降兵,不如用自己忠诚的狗,还不用多给骨头。

“在阿里干了四年,觉得自己与世隔绝了一样,完全不知道互联网行业其他公司的情况,到头来发现不是在阿里干了四年,而是这四年都被阿里干了。”韩超一如既往的显露出武汉人特有的粗性子。

有张彬和韩超这样感想的阿里员工不在少数,只是他们大都沉没不语,因为他们并不想因此被阿里系统强大的公关和HR人员带上高帽子,从而导致自己职场 的被动,所以多年以来一直压抑着工作的人极多,只有刚毕业的应届生才会被那种企业文化洗脑,绝大多数只是出于明哲保身不愿多言。

明朝朱元璋设立的锦衣卫制度,也被阿里系统运用到企业管理中来。锦衣卫的首领一般由皇帝的亲信武将担任,在阿里系统内部,行政HR及小政委体系,均是对锦衣卫制的模仿,负责从侧面了解员工的工作情况并监督之的真实任务。

在整个阿里巴巴集团里,以一种严谨的等级将员工分类成M、P和S,对于销售及客户服务人员,他们则被称为C。每个员工的等级是保密的,但可以从人的 眼神和言谈中轻易地发现他是否和自己同属一个层级。据说这种层级有助于企业的管理,但在实际中能看到的只是下层级的员工被上层级的员工压迫,同一层级的员 工相互之间欺瞒。

国企的所有优点,都没有在阿里系统里得到体现,它的全部缺点,却反映得淋漓尽致。官僚、吹嘘拍马、勾心斗角、派系斗争、权利争夺。虽说有人的地方便 有江湖,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派系,但外人很难想象在上万人的大系统中其派系的具体脉络,不过我们多少可以从侧面了解一点实情,比如最近的高管离职学习及乾坤 大挪移似的轮岗互换。这并不是一个正常公司所为,这种不正常也绝不是像阿里系统的公关们所说的那样值得炫耀。

轮岗?岗位的专业性在哪里?视入职时的合同书为何物?这些答案,这个集团这个系统都未能给任何人一个满意的解答。

拥抱变化,一个为高层决策失误找的下脚台阶,强力公关,为高层话语权铺路
在中国雅虎裁员时,“拥抱变化”的狐狸尾巴竟然变成了“调岗频繁,定位不明”,必要时竟把价值观反着说,可见阿里集团的虚伪性;而如此大规模裁员发生之后,网络上出现的所有评论帖及相关评论报道都在第一时间消失。

论坛上关于阿里巴巴的讨论帖里,总是充斥了诸多阿里集团公关人员的身影,最令人大开眼界的是在IT论坛techweb上的《专题贴:春节前中国雅虎 进行调整并裁员》(地址:http://forum.techweb.com.cn/thread-194098-1-1.html)中第208楼祝志军 发表的回复,他在回复中将他和阿里集团公关经理的QQ聊天记录全部贴出,触目惊心的语言暴力:

“寂寞蓝玫瑰 10:40:02 我是阿里巴巴公关经理,请把你们论坛里关于阿里雅虎的负面消息全部删除。留一条你们以后就别再做论坛了。
HEIHEI 10:41:27 你是谁?
HEIHEI 10:41:40 请先自我介绍,
寂寞蓝玫瑰 10:43:37 你考北体是吧,别罗嗦,小孩子该做什么就做什么。0571-85025188 电话详聊
HEIHEI 10:45:05 您好,请问您的分机号码?
HEIHEI 10:47:40 请给我您的分机号码,电话您,谢谢
HEIHEI 10:53:11 您好,有问题可以拨打我们的联系打电话 010-82603***,电话联系。”

尽管techweb的管理员祝志军称“当日已经咨询过阿里、雅虎的相关负责人,坚决否认”,但阿里系统有过若干次歪曲事实,将坏事说成好事的公关经验,那么,这样扭曲抵赖的行为也应该是可以理解的了。

操纵媒体向来是阿里系统的强项。在阿里集团公关经理陶然的博客上,他这样写道:“为什么偏偏我要经常半夜1点担心睡不着,起来刷刷新闻才敢睡呢?” (地址:http://www.taotaoran.com/post/128.html),可见他们在尽量把负面报道降到最少,甚至在有事件发生时,还 雇佣了专门的人在各大论坛及新闻网站刷新闻,而这种刷新闻的勾当,甚至连公关总监都不得不亲自出马。这种强力的公关,在国内甚至世界上任何一个正常的公司 都不曾有过。

互联网局面的快速变化并没有让阿里公关团队丧失战斗力,但难免会有急跳墙之时,如同祝志军在回帖里描述的那段QQ记录那样,一急,便露出了真实的面目。

而对于三年四变的公司战略,却丝毫不曾提起,只管要求员工“拥抱变化”,却不知有些变化因为来得太快太不可理喻,根本无法被轻松地拥抱。

在北京朝阳区西大望路1号温特莱中心9至18层,原本一到午饭时间便满满当当的电梯忽然变得有些空荡,这四架电梯田健乘过,谢文乘过,曾鸣乘过,现在轮到金建杭乘时,忽然少了近50%的员工,不知道他心里是否真的已经脱得一丝不挂,决定置之死地而后生。

在大裁员过去之后的第三天,一种新的看起来同样很奇怪的“文化”在中国雅虎诞生了:光脚文化。这种文化和阿里的笑脸,淘宝的倒立,支付宝的手印并列 在一起,被阿里高层寄予厚望,但在中国雅虎员工心里,早已没了兴趣和他们再玩儿。已经离开的似乎带着精神解脱过几天舒服的日子,尚未离开的也多少会在年后 有所打算。

至今不清楚雅虎中国或中国雅虎的精神在哪里,直到大批员工被裁撤,他们才猛然间发现原来雅虎的精神并非光脚,也并非阿里那强势的价值观,而是患难与共的人情。“天下最可怕的是结盟。”这句冯小刚电影中不太为人所称道的台词是现在最好的说明。

中国雅虎有价值的员工早已被阿里集团掏空,部分技术开发及产品设计人才被编制入阿里妈妈,剩在中国雅虎的员工,看着身旁空空的工位,他们度日如年。 以N+1加年终奖加没有休完的年假折现作为补偿,远比留在阿里系统中好的多,他们在等待裁员的大刀架在自己头上。北京也不是杭州,这里的员工不会如上文的 张彬(化名)那样无奈地在阿里系统中熬日子,这里的员工必定能跳出阿里系统,获得新的开始。

而在阿里巴巴总部的员工,却没有中国雅虎员工那样的幸运,他们身上被阿里这个大组织深刻地加上了独特的烙印,这种烙印使他们在面对社会和其他公司时 变得无所适从。杭州当地最出名的生活社区19楼的负责人曾对几个从阿里招聘去的员工大有不满,“我更愿意和聪明人一起工作”他的原话如此,言外之意便可揣 测得一清二楚。

企业社会责任感的一个重要方面,应该在于将员工塑造成能够适应社会生存的自然人,而绝非如阿里系统那样,将每一名员工加上深刻的阿里烙印,却又无法 在社会上立足,无法在其他公司生存。只为本公司培养的人,无法成为社会人才,这样的人一旦遭遇离职,必定会被社会所淘汰,被社会淘汰才是真正的淘汰。

在阿里巴巴淘宝网站的招聘广告上有这样的文字,“我们没有两台并列的24寸专业显示器,我们只有和会员家用一般大小的17寸;我们没有可以躺着开会 的椅子,但我们的会议室有走时特准的大挂钟;我们没有天天出龙虾的厨房,但我们有难吃的盒饭和吃了三年还最开心的午饭时间;我们没有外企那种悠长假期,但 我们有每晚在楼下等到凌晨的杭州‘的哥’;我们没有让人口水满地的薪水报酬,但我们有别处无法得到的压力与历练”——有人在论坛上反驳过这段看似充满崇高 理想的招聘文案,其实无需加以反驳,稍微动脑,总能有自己的判断。社会人也并非高中生那样的思维单纯,对于阿里系统高层来说的是事业,对阿里员工来说仅仅 只是工作,事业≠工作。

在2008年阿里集团的校园招聘会上,毕业生看了阿里系统的新闻报道之后,挤破脑袋往该组织中钻。他们还不知道,在这个组织中,等待着他们的是如网 络游戏般处处设置的关卡,随时会被无情的秒杀;他们还不知道,在这个组织中,等级如此森严变化如此诡异,在还来不及做出反映时,已跟不上时代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