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vestone 的手机编年史

在网上数了数用过的手机,顺便贴过来整理一下。

摸别人的不算。除去三台临时打酱油的,其实真正长期用过的,只有七台(也不少了。。。)

  • 2000年,Nokia 3310,第一台手机,¥1400。两个月后,在中关村被贼搡走了。。。
  • 2001年,Ericsson A3618,二手,¥700。电池和后盖嵌在一起,和手机直接用导线插座相连。。。不过1400mA的大容量,也没有买备用电池的必要。不过辐射量似乎很恐怖:手机放在电脑旁边,可以直接从CRT显示器屏幕泛起的波纹,来判断有来电或短信。。。2003年8月31日,凌晨2点多突然想起,手包似乎还挂在楼下自行车的把手上……消失了……手机、钱夹、身份证、信用卡、取款卡、现金、相机(Olympus miu-2)……都消失了……(后来证件被人捡到送了回来,但已经是补办之后的事了……)
  • 2003年9月,Nokia 8250,¥1200(记不清了)。经典机,用的最久的一部了,磨花之后换过壳继续用,至今还在家里闲置。
  • 2005年7月,打算试试能听MP3的彩屏手机,进了游戏机一样的Nokia N-Gage QD,好像是¥1600。但当年的彩屏机按键延迟极其严重,和原先的黑白屏相比,完全不能容忍,用了一周后就打算卖掉,正好roadL童鞋过来说想买,一番蛊惑后原价出给他~~,继续用8250。
  • 2006年10月,Sagem my401X,¥700。又一次打算换音乐手机,同时小众情结发作,就买了这个诡异牌子。按键响应确实比去年的机器好多了,而且也算是Java智能机。但是。。。似乎刚买完,这个牌子就被收购了。一年后按键有点接触不良,已经完全找不到修理配件了。
  • 2007年12月,Nokia 5500,¥800。特意选的三防机,不错,很禁操。一年后键盘脱胶,淘宝买个键盘粘上,和新的一样。后来到澳洲,网络要求必须是3G手机,只好换掉。在家闲置。
  • 2008年10月,Blackberry 7230,¥200。打算怂恿娘亲玩全键盘,就先买个最便宜的试试手,自己摸了一个星期,后来觉着实在不靠谱,且水货系统似乎不稳定,就闲置了。最终还是给娘亲用了大键盘大字体的天语老人机。
  • 2009年11月,Nokia E63,¥0(澳洲每月$19话费x2年的签约机),自己刷的中文,第一台带wifi的手机(想起某人用了n年的国内阉版E71又换成E63,居然一直不知道这个系列本来还有wifi...),很好用!尤其是居然内置SIP,因为Macbook跑WinXP后话筒驱动一直有问题,所以打网络电话时,一直是用E63连的wifi。除了相比Android和iPhone,最新的app支持S60的越来越少外,该机表现无可挑剔。离合约到期还有半年,在工布江达网吧里丢了。。。
  • 2011年5月,Nokia 1280,¥260。在拉萨买来临时用的,市场上能找到的最便宜的新机。最原始的黑白屏,支持中文短信,拿着它在西藏继续晃了2个月,觉得也没什么不好。尤其是手头还有Kindle3可以看书可以google可以查email可以发推,个么只剩下不能用手机聊天软件这种浮云了。
  • 2011年7月,HTC Desire Z,¥1950。终于入了主流智能系统和。。。外置电池//泪奔~~ 入手一个星期就兴冲冲举着二维码去音乐节取票,对方掏出一个大本子:这咯俺们不能识别哒,你订单号是多少,自己来找一下名字。。。

11年,7+3部,¥7200。数额累积起来,看着还是有点败家的。但和那些拿着联通版iPhone只用来打电话的大叔比起来,自信每一部手机还是都被我用到淋漓尽致的。而任一时期更贵的手机,也不会提供给我更多我想要的需求。

-------------
关于当年第一台手机的下场,是个很有名的糗段子:

在中关村附近逛街,几个民工过来围着我推推挤挤,当时立刻就有所警觉,这肯定是贼!在偷我东西!但是。。问题在于。。。我刚拿到这台手机两个多月,还完全木有习惯『我有一台手机』这个事实。于是第一时间查看身上物品:钱包在、钥匙在、证件现金银行卡都在、背包也没有被拉开。。。然后就困惑地看着他们:这肯定是贼啊!他们肯定是要偷我东西啊!但是,但是,我明明什么都没丢啊!。。。就这样一边走一边困惑,一直走进清华了才猛然想起来:我。。是。。有。。手。。机。。的。。。。。。@@

-------------
还有,前一篇文章不要都和我感叹『哇好有意境啊~你也饭乔布斯啊~~』,点不在这里啊。。。

袋鼠通信

在袋鼠国收到 @olivefee 的明信片,奥地利著名冷笑话,很有爱,可惜被折了一道。Olive在维~也~纳~学java和matlab,凄惨美艳我见犹怜。

RT 1976年8月18日朝韩边境,韩美士兵想砍一棵树,朝鲜士兵阻拦。激烈对砍中,朝鲜士兵夺走了斧子,发现上面有『Made in Austria』字样,错把奥地利当成澳大利亚,立即宣布与澳大利亚断交,20多年后,澳大利亚才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O:这也是我让国内朋友发信时一定要在国家名后面用中文写奥地利三个字的原因
F:求明信片
O:地址
F:fivestone, □□□...□□, Australia(澳大利亚)
O:后面那个中文给谁看= =
F:房客看到中文就知道是我的信了

-----------------
这个是正版的:

当年考交规,题库里有一道题,问这个标志是什么意思
:是说前面。。。注意有野生动物?
:错!就是有袋鼠。

-----------------
Kangaroo一词来源于澳洲土著语,大概是『i don't know』的意思,当年老外们初到澳洲,看到袋鼠,问当地人:这是啥啊?
当地人:Kangaroo.(你丫说什么啊我听不懂)
老外:哦,这是kangaroo。

-----------------
虽然考拉和鸵鸟还没机会亲到,不过袋鼠确实我已经看过摸过也吃过了。

扛着竹竿进城门

小时候读《民间笑话三百则》之类的书,有这么一个笑话:

某人扛着竹竿进城门,竹竿太长,横着竖着都进不去,正在发愁。
旁边有人看到了,说:我到城楼上面,你把竹竿递给我,你过城门后我再从另一边递给你,就可以啦。
又过来一个人说:你们好麻烦啊,拿把锯子,把竹竿锯成几段,不就能进去了么?

然后我困惑了好久好久:这个笑话有什么好笑的?这三个人在很认真地考虑解决方案,有什么不对的么?

那段时间没什么书看,无聊时经常翻那本书,每次看到这个故事就又困惑好久。。。好久好久。。。。直到上了大学(或者是毕业之后?),某天忽然想起这个事情,顿时幡然醒悟。。。。

----------------------
然后,然后,我刚刚和某人说起这件事情,才发现:

我 不 是 一 个 人 ! ! !

就是说 【咏叹调】 茫茫人海中还∃那么一个你,也读过这种冷笑话,也百思不得其解,把困惑埋在幼小的心里直至多年后某一天才很无奈地对着自己摊手。。。缘分啊缘分啊。

还有吗还有吗?

phono

(电话里)
:买黑胶机了!
:赞!
:^-^
:好吃吗?
:......


--------------------------------
they had a hi-fi phono, boy, did they let it blast
seven hundred little records, all rock, rhythm and jazz
but when the sun went down, the rapid tempo of the music fell
"c'est la vie," say the old folks, "it goes to show you never can tell"

历届胶片杯精彩射门集锦

只说那些造成整卷数量级损失的。

按快门时没摘镜头盖。其实有这样经历的人不多的。毕竟这个只发生在旁轴机上。那些后来从单反入门、或者用傻瓜机的,则不会遇到这种问题。除非你后来烧到了Leica或者Bessa III这种小清新神器。。。

还没用过的胶卷直接冲了,以及更杯具的【拍过的胶卷又拍了一遍】。有的人会把拍过的胶卷全部卷到暗盒里,以此和没拍过的区分。但这样理论上会增加从暗盒口漏光(至少会积灰)的概率。我的习惯是回片时仍留一段片头在外面(有的自动相机不支持),然后随手撕掉一片做区分。

忘了调ISO。比如400的卷按100曝光了。这个拍到一半醒悟过来的话,冲卷时还能稍微挽回一下。直到片子冲出来才发现的就自抽吧。

与之相关的一个进阶杯具是不知道自己用的是什么胶卷。这个要自己分装过胶卷的才会碰到。虽然我分装后都会在每卷上用水笔标记胶卷种类,但总会有某个时刻莫名其妙掏出来一卷完全没标记的。。。于是我试着从色泽和气味上分辨胶卷是Tri-X还是HP5还是Rollei,不同胶卷的片基不一样,长时间露在外面的一截和在暗盒里的不一样,放的时间长短也不一样。。。

很多次拿出某台闲置半年没用的机身打开装卷时发现里面已经有半卷。。。后来吸取教训,开盖前记得检查,发现里面有卷,至于还要想办法先把胶卷倒出来看看是哪种卷,这已经是非常非常小的问题了。

相机漏光、胶卷漏光、暗袋漏光、显影罐漏光、冲印店冲坏了、冲印店把反转当成负片冲了。。。

冲胶卷时走神了,显影后直接把罐子拧开。

----------- 以上是通用的有借鉴意义的 -----------

2001年的狮子座流星雨,在郊外看了7000多颗流星拍了3、4个卷,冲好后随便剪下一张送人就被他得了个什么天文银奖,剩下的被我挂在学校暗房里。你们知道的那种拍星星的底片基本是透明的上面隐约有条条点点,当晚就被收拾暗房的小盆友当废片给扔了。

当年在大学宿舍里,把刚拍完的胶卷拆下来正在装新的,室友同学走过来:“哇,你在拍照耶!”一把拉出来对着阳光看。

诚续缘

P:不自虐的话是不是生活很没劲啊?

F:是 if ( 无聊 && 不自虐 ) 才没劲。

F:而且你深入研究后,就会知道在处理上面的语句时,优先判断第一个条件,也就是如果 (有聊==true) 的话,那么第二个因素完全不需要考虑了。

----------------------------

所谓『异或』,是这样一种华丽的运算方式:

1 ^ 0 ^ 0 ^ 0 ^ 0 ^ 0 ^ 0 ^ ..... = 1

就是说哪怕周围有再多的无聊人,你也仍然是你自己。但如果出现一个同样不靠谱的1,那么1 ^ 1 = 0,说不定就中和了。

----------------------------

RT 一个合格的程序员是不会写出诸如『摧毁地球』这样的程序的,他们会写一个函数叫『摧毁行星』而把地球当一个参数传进去。

同理,这就是为什么程序员很少表达『我爱你』,他们会写一个函数叫『爱谁谁』而把你当一个参数传进去。

更杯具的是,不光『你』是参数,连『爱』也只是个接口,在不同实例中他们可以把各种诡异的行为定义为doLove()。即使你后来觉得不对劲,那也不是Compile Error而是RuntimeException,已经运行鸟。

23

想起中学时总结过,当黑板上出现23,或者类似的形状时,在不同老师课上分别是什么意思。当年相机不普及,没图没真相,自己想象。

数学老师:23
英语老师:ing
物理老师:两个磁感应螺线管
化学老师:(汉字)酸
语文老师:(汉字)文学

她的国

男:(她忽然变的很冷淡,说好的活动也不去了,对我那些拙劣的逗趣,也不再是嗔嗔的样子,偶尔笑笑仿佛在敷衍。我想问她到底是怎么了,但看着她的眼睛实在是说不出口,害怕一出口反而会失去。想必是我的若即若离,或者整个这些暧昧本身让她厌倦。好几次我想就这么吻下去,我爱她,就这样说出来告诉她,但我们都知道说出来也一时不会有什么结果。过几天仍然各有各的世界,各自世界中万一遇到更暧昧的仍然会犹豫一阵然后选择放对方鸽子,也许当最终各自时空重合后我们会毫不犹豫地在一起,也许在这之前我们就会主动促进重合的概率,但暧昧显然不如我爱你更能促进主动促进的力度,是的,说出来就像一阵风,我是一片云的每一个气体分子都还在布朗,但宏观上已经有了飞去的方向。我知道我在害怕这种促进在另一维度上对自己的改变,从而选择维持这种温吞的样子以期待极小的重合概率,但我也知道这种所谓选择就像小学时从放暑假到最后一次返校前夜都不去碰作业一样,根本不能叫做选择,叫做不作为,或者叫逃避。我感觉我可能要失去她了。之前的聊天她谈及仿佛最终会回到这里,事业、business、blah,这不是我的世界,也许这只是不是我喜欢的世界,也许这最终就是我的世界,也许这最终也不是她的世界,谁说的清?但至少我知道她的气质会渐渐地不属于这个环境,从这个角度讲她是属于我的,你进了这个世界,就很难忍受再回到多数土人中去找彼此,也许她知道这一点,只是未曾有意识地去面对,也许她还是有可能最终变成鱼眼睛变回来属于这里,所以我对自己臆想出来的逻辑也从来都完全不能确定。她变心了吗?也许我这段时间尽管瘦了但最终又呈现出反弹了的样子不能让她满意,我只是知道自己不久会有可以生活中轻松地顺便瘦下来的环境,于是没必要现在就刻意做苦行僧以及对抗父母的殷切喂养,又或者就像我一直把自己的不靠谱狠狠地晾在外面,盖住自己其它方面的华丽丽一样,以此来挡开大多数不理解我方式的人,避免她们诱惑我从而干扰我,甚至也以此来挡开那些理解我方式的,告诉她们老子目前暂时更希望不为对方而改变自己从而只等待时空重合的概率。但渐渐地这种行为成了惯性,以致我也不知道该什么时候以及该怎样停止。这生活真的太难受了,心动时的无力就像天塌下来了一样。天哪,我真不知道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女:(mmd老娘那个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