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梦录 2012-12-10

青岛在办奥运,我应该只是路过不是专程看这个,总之就在那边了。青旅的通铺里遇见R,两人的床头顶着头,出门逛,穿过熙攘的游客后我回头找不到R了,就到一个似乎是杭州湾、对岸又像外滩的地方游泳,外海的大浪横着打进来。回到旅店聊会天。后来似乎又变成我和两个台湾妹子拼房间,我出大头每天¥380,妹子们地铺几十块……好像我白天还在附近做什么工作,晚上回来逛奥运,然后想澳洲的工作我有没有正式辞职就跑了啊?那边要气疯了吧?仔细想却也记不起来,这种事出去玩时发生过很多次,几天前的过去,仿佛变的很久远。后来知道A也在附近蜜月,微信上联系,说我也在青岛,每晚扒。微信又出现突然跳到聊天记录中间,翻屏很久才能看到最新一条的bug。A在微信上发来生活照:粘满香料颗粒的舌头、两个男人一个男孩半裸睡在双人床上……很不错的现代摄影风格。

后来走进一间小型的,纪念列维施特劳斯的陈列馆,想起E推荐过的列维写的一本台版书(现实中没有这本书),说「所有夹着东西的书和它比都弱爆了」,我找了找,陈列馆里有这本书,红色背景类似那本台版的《桑塔格日记·重生》,翻开没见到「夹着东西」的章节,都是些介绍100种汉堡包之类伍迪艾伦风格的短篇。正在困惑,忽然注意到陈列馆角落里,一个几层书页折成纸飞机形状的雕塑,二米多长挂在半空中。书页之间藏着很多东西:各种杂物、死鸟、窝着一大一小两只猫……走过去看,书页里哗哗地向外流血水。我拿着书,走到陈列馆外面的小街上,迎面走来一个人,就这么倒毙在路边,身体渐渐腐烂溶化成远处的海,海水涌上街面,浸过脚面,两个女人若无其事地走在我前面聊着天。完全没有害怕,感觉是奇特的体验。我离开这条街,阳光下坐在路边,读这本书,不按照次序一篇篇跳着读。每次读完,都好像切身体验了书里的事。后来翻开书好像又回到了陈列馆,一个女人(裸露的)双臂越伸越长,追在后面,不让我离开这条街,迎面一个小怪物奔过来高高跃起……闹钟响了。

前辈走好

Claude Lévi-Strauss
Brussels, 28 November 1908 – Paris, 30 October 2009

这些年我一直有个yy:等身边杂事了了,开始去修一阵子人类学的时候,像以前羡慕过的某个台湾女生那样,给你寄张明信片汇报一下,然后祈祷着你还能有兴致/有力气拿起笔给我回个签名。快了,就快了。

然后我开始犹豫,为要不要不计后果做自己喜欢做的事而犹豫,为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喜欢做的事而犹豫。

总希望能有些事,会激发我促使我做出决定,成为传说中的人生拐点。譬如Levi死了->你敬仰他->去投身田野考察吧。但这些都只是砝码。我站在多维天平的中心,盘算着各种事件能在哪个方向上给我多大的影响力。却也许有一天,发现周围落满了这样的砝码,蛛网一样无路可去。

我还欠至少两篇他的读书笔记,书放在家里,很想念。很多点的具体词句已经模糊了,只记得有很多他对某事的评价/态度,都是我以前也想到过,却从来没有在接触到他之前的世界中找到共鸣。

跌宕

晚上要游泳。

中午回家睡觉,泳衣都收拾好了,出门后才想起忘了拿。只好下班又回家一趟,拿了泳衣转身关门,然后想起刚刚进门时把门钥匙车钥匙随手丢桌子上了。只好给Ed打电话,等他下班回家。等待的时间去门口光合作用书店闲逛,漫不经心地扫过一排排书脊,突然看到.....《忧郁的热带》!!!


fivestone 2007-11-6 想读

一瞬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本书我找了一年多,书店、淘宝、豆瓣二手、出版社、光地坛书市就翻了三次。连忙拿下来,冲到前台问库存,仅此一本。

志一下。

  • 其实手上是有电子版的,极粗糙的扫描版PDF,糙得实在没心情看下去。
  • 也许和环境有关。上个月旅行时读《列维-斯特劳斯传》,受益匪浅。回到日常生活中,却没有心思继续读下去。无所谓反正快辞职了。
  • 最后,这么好的人品,是以被锁在门外以及今天又收到体检通知需要预约呼吸道医师保守估计又要花费超过两千块和两个月为代价的。

------------------------
书店的一排社科书架上,夹着两本装帧很可爱的《数字逻辑》。觉得好赞啊,居然给书起这么拉风的名字。抽出来看,居然真的是数字逻辑。。。

Happy Birthday to Claude Lévi-Strauss

克劳德·列维-施特劳斯(Claude Lévi-Strauss, born 28 November 1908),生日快乐。

前几天说到索尔仁尼琴死后,我最喜欢的作家里还有谁是活着的。便立刻想起他老人家,然后突然意识到偶像马上就100岁生日了~~~尽管不能完全算是作家,但仓促间能想起来的,除了他就勉强只有村上春树了。

一年前快要进局子的时候,曾经兴高采烈地托人送了套《结构人类学》过来,想终于有时间认真读掉它了。但随即被人从局子里捞了出来,于是又一直拖到现在,甚憾。

Claude Lévi-Strauss @UNESCO 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