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

刚出机场便遇到可能是和国内物价相差最大的东西:地铁(14.8*5.67 : 2)。后来没什么事情的时候就去超市考察当地物价(虽然这种行为是在预想中必然出现的且也觉得有点土,但做这种事情确实能聊以解忧玩),然后决定自己在有收入之前戒可乐了,然后从普遍的4倍价格中找出那些2~3倍的,作为短期内的长期粮票

报关时阿姨问我为什么没写这边地址我说就是没地址嘛,阿姨无比诧异的样子,但因为随即安检大叔无视我从没刷过的敞篷里会不会被查外来物种颗粒的暗自担心,完全不查就让我走了出去,所以就没意识到这其中其实有缄言。本来是打算先晃一阵子,再决定在哪里干活哪里居住的,但这边初期所有的手续:tax、medical、bank、买手机……都需要一个固定的住址在未来几个星期给你寄东西。然后考虑是不是先找个房子住一阵子,还不知道这边租房要签多久;或者找认识的人(没有)或者认识的人认识的人用她的地址帮我收一下东西;或者明天去政府要低保的时候,问问能不能让他们做我的PO box

青旅的wifi不免费,$3/hour,试了一下觉得速度还行就又买了$15/day,本来还有$50/week的,后来想如果自己在这里住到第四天会不会去死

终于弄好了PennyTel,网上打全球每次8澳分不限时,比Skype便宜不少,通话质量还不错,但后来也有几次试的时候不靠谱,还待观望。不过这里的ADSL貌似是包月也限流量的。。。

我觉得我上半辈子浪费的电驴流量和坐火车逃的票,在这里很快都会流水般报应回来的。

跟一堆各种肤色反正就不是白种人的英语以及上铺昆士兰小弟满嘴f***的唐山口音奋战一天后,发现同屋还有一个加州的,如聆天籁

------------------------------
本来打算在之前铺垫点琐事,没想到琐出来这么多,且大多是无趣的哭穷。看来新鲜感还是难以平复的心态。其实我想说的是发现今天完全没有伤愁别离或者初临某地的忐忑,尽管这地方感觉确实很陌生也确实有语言不通的障碍(比刚到Nepal不适应多了),却只是平静地精密分析遇到的每一个新的状态,调整其在决定下一步行动时所占的权重,知道哪些是我土哪些是他们土哪些是必须的经验值。扛着>50kg箱子走路的时候,感觉像在玩RPG。

然后开始在一些当地论坛上套近乎,因为觉得如果来之前就跑到网上报道非常土。是的有很多准备工作我都没有做,连移民局发来的文档都没完整看过一遍。所以可能是故意看自己这个样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