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期间

复习一下主流的blog发文风格。

首先是当兵路线基本没戏了。军部在晃了我10个月且花了我300多刀去做学历本地认证后,貌似改了政策,只招本国公民以及招PR也只招已经有资格申请公民的PR。亲爱的我有些不知所措。

然后是某个周六出门买了辆车,虽然不像后人传颂的,比买菜还快那么夸张,但之前做的功课,确实是我考察ereader花费时间精力的1/42都不到。两年没摸手动挡了,又一下子是左手档位,每日熄火次数呈余切曲线状良性前进。

意大利出局了。

阿根廷也出局了。

冬天宅了一个月后,忍不住办了半年的健身卡,每晚开车5.8km去健身房,感觉比在五道口走路骑车2km去健身房更舒服从而不容易被饭后的懒惰拖延。但最初几天的恢复性跑步,跑上1~2km就觉得右小腿僵痛,可能过几天会好些,不知和长时间开车右脚踏不实有没有关系。

托移民政策变动的福,在这边刚刚职专(?)毕业的某硕士打算彻底卷铺盖回家。然后讨论两岸三地怎么处理遗产方便以及到底有多少要算做沉没成本以及突然出现布朗运动五阶导数的兴奋感。但这两天据说又有转机,于是又犹豫要不要在从最恶劣上升到比较恶劣的环境下继续拼人品。

手头的DSLR已经被操到机身镜头都随时可能罢工的程度,于是又开始例行的辞职→没钱→就业→有钱后换相机的过程。败了二手的Epson R-D1s,镜头……还在ebay中。。。穷人硬上Leica系的后果,就是连作为Leica替代品的Voigtlander镜头看着都嫌贵,只能从替代品的替代品俄罗斯镜头里淘便宜货。预计方案里数码机身胶片机身镜头一镜头二镜头三接圈取景器测光表全是来自不同品牌的和Leica兼容的杂牌货,为向终极Leica路线进军做好准备。

anyway这套东西已经超越了当年用了4个月的xPan成为我拥有的最贵相机了,但提到终极路线突然觉得不爽于是刚刚对某要买定制刻字版Leica MP的女人说你不要买Leica了我跟你说有个东西叫做ALPA......

总体上说是在刚刚开始体验一种新的方式的时候,小心地维持着自己的态度,男人有钱了就用shopping来冲淡其间的各种不适应情绪。

还在为上个月那篇生日贴困惑的,请去查询土星的公转周期。

公共关系学

关于blog的误区之一是其实你不能通过偷窥某人的blog得知他的全部生存状态。绝大多数文章只是在大段日子中提取一小片甚至一个点来写的。提取标准包括在大段无聊日子中选出这个点是不是显得自己有品位、楼主的自我八卦欲望、有些事只希望让小强见到不希望小怜见到、同时期文章密度不要显得过于话痨或者长草、以及坐在办公桌前或者滚在床上时是否找不到状态把这件事变成有品位的文字简称表达不能症。。。当然很多人不用看也知道在上班下班上课下课买了爱拍得看了阿凡达;但当日子过的稍微超过表达速率的时候,也不要让把所有东西都秀出来成为负担。

磨叽上面一段的背景是:我觉得自己的农场游记以及塔斯马尼亚游记又要无限期跳票了。以及另外一个现象。在我离开农场开始又能上网的两个月中,很多熟人在im上发消息关注,问农场好不好玩啊,聊了很久才发现噢你不在农场了呀,我也发现这一点然后说明我已经在墨尔本了(呃,这个也已经是过去式了)。然后我们继续在网上保持联系,其中约20%的人在一个月后聊着聊着又突然发现咦你不在农场了耶,我已经在墨尔本了。然后我们继续在网上保持联系,其中约20%的人在一个月后聊着聊着又突然发现呀你不在农场了啊。

发现这一点的我完全没有任何不爽或者感慨的情绪,只是单纯地觉得有趣而笑出声来。当然如果你们都习惯用twitter,至少习惯用Google Reader的话,对我每一时间的状态会印象更深刻一些。但这种涉及技术层面和日常习惯的事情,比要求在人情层面记下每个朋友都在做什么,还要苛责许多。

作为回报,告诉你们一件事情,以说明我在Public relations方面也很土的。你们所有的人,所有被我称作朋友以及至少有交往的人,(除去那些我的前同事们),你们具体在做什么,我几乎完全不知道。工作的人,我只知道大概的领域,IT or fashion,能让我说出公司名字的,大概只有2个,哦,3...4个。上学的人,国内的还好一点,国外的能让我说出学校名字的,好像只有1个,多数人我知道大概的院系(就像工作领域一样),国内外能精确到校名+专业名称的,一个都没有。

被我知道的那些,和亲疏无关,偶尔印象深刻而已。是的我错了连我觉得最亲密的我要追的,我都说不出来。很多人我是记得自己问过知道过你们的公司学校的,没有刻意地用笔记下来,然后就莫名其妙地留不下印象。借口是我觉得我们的关系和这些没什么关系。这个,你们,应该,没意见吧?

我已经能想象到后面几天的嘲笑+自报山门热潮了。

我也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