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藏的帐

还是先把这篇赶出来,不然吹牛时没有链接背景介绍,感觉怪怪的。

2011年4-7月,到成都买了二手摩托,沿川藏线进藏,新藏线出藏,后来计划有变,又沿南疆骑到格尔木,再从青藏线进藏,然后去逛尼泊尔。途中不时和各种朋友见面或者陪行,但大多数时间还是一个人。路线大概就是这样:

蓝色是骑摩托,绿色是坐车(深绿色是重合部分)。本打算在Google Map上描出每天的轨迹,一直懒得动手,就先这样子了。其中川藏是从南线到新都桥,经八美、炉霍到北线,又从昌都经邦达回南线然后到拉萨。全程(算上在拉萨周边闲逛)大概9000多公里。

就是这辆车。银钢125cc,经川藏、新藏、青藏,一路风雪颠簸,虽然上坡无力且时有小恙,却也功成圆满,赐法号〖三藏〗。

以及 @iswenyi 同学的华丽白描~~

摩托方面共花费¥1806。其中买车¥1200、卖车¥600(匆匆卖给朋友的朋友,不然能再多卖些),保养和修车花费¥1206。汽油方面,因为在工布江达丢了手机,先前记在里面的账目都没有了,于是后来也没再详细记录。但这辆车很省油,平均百公里2~3升,沿途油价在¥7.6~9.6之间(93号,偶尔加90号),9000公里花费的汽油钱,应该在¥2000以内。

----------------------
Day 0,成都。买车¥1200,在金花镇的摩托市场转了一圈,二手摩托里这种朴实款的很少(大多数除了踏板就是二手也要六七千的雅马哈),也没得挑牌子,碰上什么算什么。〖银钢〗的牌子还是第一次见,后来得知是和〖力帆、隆鑫、宗申〗并称重庆四大摩托品牌……以节能(化油器的喷嘴比较小)为卖点——但这个不是我要的点啊!节能了自然就马力不足,上山时很不给力,要用二档甚至一档慢慢轰。但这次确实没出过什么大的故障,表现不错。

出发前又去配件市场。¥70买护膝和头盔。¥40配侧引擎盖、链锁、和行李架上的备用皮筋——但侧盖很快就又颠掉了;以及三天后在雪门槛,对着垭口上一公里长、半米多厚的雪,先挣扎着把车硬推过去,再回头背一趟行李,链锁和备用皮筋就捆在行李架上,过程中遗失,后来也没需要用到过。

D1,去雅安的路上换离合片和机油,¥80,属于旧车买来后必需的耗材更换。快到雅安时后胎被扎,挣扎着到城区边缘才换掉,¥20

D4,康定。早上出发前换掉本来就快磨平了的后轮外胎¥140和刹车¥25——例行耗材更换。另外前一晚被 @azoron 和 @demoi 挤上车,载着三个人去泡温泉,修车时发现后轮钢条断了9根……¥10

D15,鲁朗。链条被打歪,用二档柔着力道开了80公里,途中链条几十次脱落又装上,到鲁朗换了链条和固链器,¥80

D19,拉萨。例行保养。换机油;刹车;前避震漏油只换了一个,另一个螺丝拧不开了;调整化油器;护膝前两天丢了一只,这段路不冷,就直到拉萨才又买了一副;买了额外的内胎和火花塞备用;右手刹车杆摔断了,配上。共¥170

D25,仲巴。右手刹车杆在萨嘎又摔断了——在矮拉山口磕过底盘后,车子在平地就立不稳,每次倒下都是右手处先落地。。。¥5配上。

D29,狮泉河。换机油¥40,备用固链器¥15

D33,叶城。新藏线全程都无大碍,刚从新藏公路尽头出来,回到有人烟的地方骑了不到三公里,前轮突然爆胎,旁边就是修车铺。。。个么不用自己动手了,在车铺把拉萨买的备用内胎换上。外胎也磨损的差不多了,一起换掉,¥100。但一时兴奋忘形,被奸商换了劣质外胎,才跑了700公里,内嵌的钢丝骨架就断了,到塔什库尔干又要重新换一条。。。去喀什路上在路旁车铺调紧链条,¥1

D37,塔什库尔干。载着盼盼从喀什开到塔县。本来摩托的故事到这里就该结束的:我留在塔县等着混巴基斯坦签证,摩托车让盼盼骑回兰州。在车铺帮盼盼把车子调养了一下,又换了条外胎,盼盼买单。

第二天盼盼打电话来,说在不到墨玉的地方,摩托后轮辐条断了八九根,在路边趴窝了——完全不能理解:车子开过新藏线都没事,昨天临走时还好好的,他一个人在柏油路上怎么会开成这样!莫非丫在喀什又偷着用这车3P了?。。。苦口婆心遏止盼盼弃车的企图。他在路边车铺住下,转天找来配件修好车继续前进——据说整个后轮都换掉了。。。

第四天,我托小贩从巴基斯坦弄来的外交照会又一次被我国海关拒掉,只好改变计划,坐了两天一夜的车,在且末县城追上盼盼。本打算继续两个人骑车去青海,然而……他换的那个后轮,是不合规格硬敲上去的,相对于中轴线歪了一点点,一个人骑不明显,两个人重量增加,后座被压下来,后轮蹭到车架的螺栓。去修车铺看了看,整个后车架已经被扭歪掉了,只有用机床才能校正回来。。。于是盼盼坐车去库尔勒转火车回兰州,我继续一个人骑——目标是青海,然后拉萨。

D43,若羌。后轮倾斜的问题突然加重,去车铺换了根后轴,又加了垫圈,勉强对正。另外换了个小喇叭,共¥100

D45,在柴达木车身突然剧烈摇晃。下车查看,发现中轴一边的螺母不知何时颠掉了,中轴已经退出来了一半。。。沿途找不到大小合适的螺母,只好一路用脚顶着,隔几公里就停下,找石头把中轴砸回原位。直到格尔木才配到螺母;车灯开关坏了,左手的开关整个换下来;换机油;固定镇流器。共¥40——车铺大叔听说是要进藏,价格上超级优惠的!

D46,沱沱河。中轴的螺母仍然不是很配(轴上的螺纹有些磨损了),渐渐又松掉,于是又一路用脚顶。到沱沱河,在中轴外端又加套了一个螺母,才算搞定,¥10

D48,拉萨。换机油¥30。至此大功告成,车已经可以卖掉了(在青旅谈过¥800的价格),但想了想还是决定从尼泊尔回来后再卖,这样在拉萨期间也能骑着到处逛。后来办尼泊尔签证需要等着从家里寄旧护照过来,顺便等 @iswenyi 三天后在拉萨会合,就又骑车去逛拉姆拉措。。。

D49,曲松。过了曲松县城就又是烂路,20公里后,后轮(盼盼换的那个……)突然爆胎。我的工具已经在拉萨都处理掉了,只好往回推车,把行李架上的大包背在身上,在海拔4600m费力推了一个多小时,到小村子,和村民一起把摩托扛上路过的小货车,运回曲松县城¥50。换胎¥40;另外排气管中间本来就锈的快要坏掉,扛车时不堪磕碰,终于寿终正寝,¥140换掉。修完车已经半夜,懒得再去小旅馆砸门砍价,蹭着修车铺学徒的床过了一夜。

D74,拉萨。之前去尼泊尔的时候,把车寄放在多拉家,回到拉萨后,多拉说有朋友想买这辆车,¥600出掉。第二天就(有生之年第一次)坐青藏铁路离开了。

里世界 – 3

高中大概学到积化和差的时候,我就对公式背不下去了,每次考试前五分钟掏出课本迅速背熟,发下卷子后趁着记忆新鲜,立刻默写在草稿纸上;否则就要浪费时间在考场上从三角函数的定义开始推导。类似很多事情也似乎说明我对学识的掌握基本是截止到方法论和公理这一级的,能够从基本规则推算出来的——只要我确定自己有推算出来的能力,就不会把它当做定理来记住。以及推广到EQ领域:我不知道〖寻根问底〗的品质究竟是因还是果,习惯了对很多事说no后,渐渐地,那些旁人觉得理所当然的,规矩、习俗、常识……似乎每一条都可以分析也就是传说中的『Es muss sein(非如此不可)?』——其中大部分并不那么合理。然后分析我如今握到的筹码,能不能做到踢开那些谬误的部分?这种习惯为我成为怪人提供了很大帮助。

但我觉得脑子里还是有定理存在的。这么说是因为分析失语症的时候,发觉自己对很多言论越发懒得理会。譬如微博上那些被抽象成人生哲理然后大量转发的。其中有的是厥词,就是那些并不理所当然的理所当然,对这种人求理解太耗精力,当前我还是主攻自我完善而非启发民智,所以连槽都懒得吐;有的正确但难度太低,没必要为了四则运算的正确性、或者换做是我也能够同样顺理成章地当做事务处理掉的东西而感动;有的正确但……我知道你们只是顺路赞一记,然后就抛开,再无交集。那些被我赞美的【正确】,都是我一直在做的。

看到的属于哪一种,似乎能够越来越迅速地判断出来。究竟是已经锻炼得像the Sherlock一样,瞬间完成整个演绎法;还是心里其实有什么作为参照。我自己也拎不清楚。如果是后者,那些我觉得正确而有用,记住并坚持,高阶导数上成形的观点,我觉得可以把它们秀一下了。把这个世界打开,给你看那些bt的源。

--------------------
我的一个(我认为值得赞美的)毛病是:很多事情,我只记住从中抽象出来的看法和感受,具体事情则扭头就忘了。这让我从小在家庭辩论中都很吃亏。每一件蒜皮小事都能被爹娘拎出来反复数落,而我对他们的指责都是在抽象层面上,缺乏论据支持。而且那些抽象的看法,也只有在遇到相关事情或者brainstorm时,才被激发出来,凭空列举出来则很难。所以让我现在说究竟有那些定理,也说不出来。只好存了这个系列的念头,把那些觉得能够通过吐槽反映出里世界的事情记下来,坚持吐出来。在我讨厌这种行为之前。

《肠子》

其实最初本来只是想秀一下帐篷的。

我战绩辉煌(1, 2)的Luxe Rocket,一米宽的超轻型单人帐,大约十个月前在伍须海附近,终于华丽丽地睡下了三个人。入帐前生了篝火,取暖时三个人轮流捧着Kindle读《肠子》,同时赞美 @demoi 同学的高起点:第一次露营就是在海拔3750m和大叔们用超轻帐雪地3P,然后回帐篷里继续读,同时各种体位,然后次日被挖虫草的山民告知走错了路,下撤,换条路上,密林里踩着积雪冲上4000m山脊,发现又走错,打消了 @azoron 同学一腔鸡血翻过山脊继续冲的念头,原路返回,入夜后回到公路,1.5h后搭到车回县城——之前约定了如果能顺利回城就还去吃上次那家极难吃的彝族包子还愿。。。

然后想起当时在山上说过,回头要正式把《肠子》读一遍录音的,然后发现明天就是Chuck Palahniuk的生日,其实我更想录他的《出埃及记》,但意识到你们今晚还要聚餐,这个应该更适合饭后听。

很久,很久,很久,没做过这种大段朗读了,语气方面还是不熟,要是觉得好玩以后继续的话,应该会有进步。

Enjoy it。

----------------------
《肠子》,原著:Chuck Palahniuk,翻译:foxbok(译文链接

download here

----------------------

里世界 – 2

其实自己在文章修辞方面,主要走的还是诗经〖赋比兴〗路线。但赋过于矫情,渐渐退化成讲究口语式的抑扬顿挫(或叨逼叨);又始终怀疑比喻对意图传达的准确程度,后来受Orwell棒喝后更是收敛了很多;于是更常用的还是寄情兴事,一番白描后流出想要表露的,也比较符合体验流角落里偷窥的风格。

但〖兴〗的时候很容易停不下来。本来单纯描述就比憋想法,更容易增加篇幅,再加上跑题,仿佛任何一句话都能引申些神马出来,渐渐地竟不知自己原本想要写的是什么。最后无奈地把大篇记叙文删掉。当然出现这种情况,可能是因为自己本来就不清楚想说的是什么。

fivestone 的手机编年史

在网上数了数用过的手机,顺便贴过来整理一下。

摸别人的不算。除去三台临时打酱油的,其实真正长期用过的,只有七台(也不少了。。。)

  • 2000年,Nokia 3310,第一台手机,¥1400。两个月后,在中关村被贼搡走了。。。
  • 2001年,Ericsson A3618,二手,¥700。电池和后盖嵌在一起,和手机直接用导线插座相连。。。不过1400mA的大容量,也没有买备用电池的必要。不过辐射量似乎很恐怖:手机放在电脑旁边,可以直接从CRT显示器屏幕泛起的波纹,来判断有来电或短信。。。2003年8月31日,凌晨2点多突然想起,手包似乎还挂在楼下自行车的把手上……消失了……手机、钱夹、身份证、信用卡、取款卡、现金、相机(Olympus miu-2)……都消失了……(后来证件被人捡到送了回来,但已经是补办之后的事了……)
  • 2003年9月,Nokia 8250,¥1200(记不清了)。经典机,用的最久的一部了,磨花之后换过壳继续用,至今还在家里闲置。
  • 2005年7月,打算试试能听MP3的彩屏手机,进了游戏机一样的Nokia N-Gage QD,好像是¥1600。但当年的彩屏机按键延迟极其严重,和原先的黑白屏相比,完全不能容忍,用了一周后就打算卖掉,正好roadL童鞋过来说想买,一番蛊惑后原价出给他~~,继续用8250。
  • 2006年10月,Sagem my401X,¥700。又一次打算换音乐手机,同时小众情结发作,就买了这个诡异牌子。按键响应确实比去年的机器好多了,而且也算是Java智能机。但是。。。似乎刚买完,这个牌子就被收购了。一年后按键有点接触不良,已经完全找不到修理配件了。
  • 2007年12月,Nokia 5500,¥800。特意选的三防机,不错,很禁操。一年后键盘脱胶,淘宝买个键盘粘上,和新的一样。后来到澳洲,网络要求必须是3G手机,只好换掉。在家闲置。
  • 2008年10月,Blackberry 7230,¥200。打算怂恿娘亲玩全键盘,就先买个最便宜的试试手,自己摸了一个星期,后来觉着实在不靠谱,且水货系统似乎不稳定,就闲置了。最终还是给娘亲用了大键盘大字体的天语老人机。
  • 2009年11月,Nokia E63,¥0(澳洲每月$19话费x2年的签约机),自己刷的中文,第一台带wifi的手机(想起某人用了n年的国内阉版E71又换成E63,居然一直不知道这个系列本来还有wifi...),很好用!尤其是居然内置SIP,因为Macbook跑WinXP后话筒驱动一直有问题,所以打网络电话时,一直是用E63连的wifi。除了相比Android和iPhone,最新的app支持S60的越来越少外,该机表现无可挑剔。离合约到期还有半年,在工布江达网吧里丢了。。。
  • 2011年5月,Nokia 1280,¥260。在拉萨买来临时用的,市场上能找到的最便宜的新机。最原始的黑白屏,支持中文短信,拿着它在西藏继续晃了2个月,觉得也没什么不好。尤其是手头还有Kindle3可以看书可以google可以查email可以发推,个么只剩下不能用手机聊天软件这种浮云了。
  • 2011年7月,HTC Desire Z,¥1950。终于入了主流智能系统和。。。外置电池//泪奔~~ 入手一个星期就兴冲冲举着二维码去音乐节取票,对方掏出一个大本子:这咯俺们不能识别哒,你订单号是多少,自己来找一下名字。。。

11年,7+3部,¥7200。数额累积起来,看着还是有点败家的。但和那些拿着联通版iPhone只用来打电话的大叔比起来,自信每一部手机还是都被我用到淋漓尽致的。而任一时期更贵的手机,也不会提供给我更多我想要的需求。

-------------
关于当年第一台手机的下场,是个很有名的糗段子:

在中关村附近逛街,几个民工过来围着我推推挤挤,当时立刻就有所警觉,这肯定是贼!在偷我东西!但是。。问题在于。。。我刚拿到这台手机两个多月,还完全木有习惯『我有一台手机』这个事实。于是第一时间查看身上物品:钱包在、钥匙在、证件现金银行卡都在、背包也没有被拉开。。。然后就困惑地看着他们:这肯定是贼啊!他们肯定是要偷我东西啊!但是,但是,我明明什么都没丢啊!。。。就这样一边走一边困惑,一直走进清华了才猛然想起来:我。。是。。有。。手。。机。。的。。。。。。@@

-------------
还有,前一篇文章不要都和我感叹『哇好有意境啊~你也饭乔布斯啊~~』,点不在这里啊。。。

the current

水流 / 雷蒙德•卡佛

这些鱼没有眼睛
这些梦里向我游来的银鱼
一边往我的脑囊中
散布着它们的鱼卵和鱼精

可是游来的有一条
硕大,有疤,和其它一样沉默
它只是顶着水流

闭上它黑色的嘴巴,迎着
水流,嘴巴一闭一张
承受水流

The Current / Raymond Carver

These fish have no eyes
these silver fish that come to me in dreams,
scattering their roe and milt
in the pockets of my brain.

But there's one that comes--
heavy, scarred, silent like the rest,
that simply holds against the current,

closing its dark mouth against
the current, closing and opening
as it holds to the current.

the current

翻译参考了孙仲旭版。
字越来越差,该专门练了。

RT 明天是2011年2月14日,是IBM创立87周年,电话专利申请125周年,第一台电子计算机正式启用65周年,香港廉政公署成立37周年,美国全球定位系统第一颗工作卫星发射升空22周年,聂耳诞生99周年。最后最重要的,明天是世界癫痫病日。

节日快乐。

基于搜索和访问量的年度总结回顾(2010)

看到8080童鞋的年度google搜索记录,也顺手查一下自己的。(点击图片看全图)

1、2月有大量时间在旅行和农场摘葡萄,4月后开始办公室宅,搜索记录趋于稳定,9月份回国两周,略有下降。

另外惊叹一下mm的作息是如此规律,居然每天都有固定的5个小时乖乖睡觉不上google。相比之下我这个完全看不出是在上班了。。。

-----------------------

顺便统计一下blog,虽然每年10k的访问量秀出来实在是寒碜,但想到自己和某些成天开着纵横的自曝癖相比已经好很多了,也就无所谓的说。

总体上就是这样子。每年都有一两次,因为某篇文章被名博名推引用,导致短时间内有大量人来围观,访问量从每天几十暴增到上千。今年的高潮是那篇喷MacBook的帖子,但也只潮到300多。另外感谢左右脑旋转的伪科学帖、四十部淫秽色情网络小说、西直门魂场、以及几篇大多过时了的翻墙或twitter同步教程,为本站稳定贡献着超过三成的访问量。

有趣的是访问本站的浏览器统计。虽然访问量IE占了超过一半,但是按网站停留时间算,其它浏览器的比例则猛增。说明本站对那些非IE用户的吸引力比IE过客们高很多。

全年的RSS平均订阅数为161,6月份老域名彻底注销后,很奇怪原先绑在老RSS地址上的30个订阅,并没有在订阅总数上体现出明显的降低。

-----------------------

海外RPG的第二关已经渐渐展开,明年的布朗运动和茫然程度,未必会比今年好多少,所以还是继续不列什么来年目标了。

birthday

先感谢国家。

感谢父母,感谢xxx、xxx、xx、xxx....以及千千万万对我有过蝴蝶效应的人们,尽管其中的很多影响是来自负方向的,但也能让我越来越明白自己不要做什么,anyway感谢你们让我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恶趣而不恶劣,迷惘而不迷失,尽管常常厌恶自己,却也没太多后悔过,尽管常自诩体验流,但和那些我看到乃至看不到的相比,目前的程度也只是在离主流不远的省道上不情愿地拖着步子,同时让自己尽量多看到些风景。

(蜡烛)新的一年里,继续修身养性,固本培元,做好养女儿的心理准备,要美型,布朗运动的五阶导数≠0,尽量吃遍所有时区,以及其它邓小闲时许下的愿望,以及除这些小资之外的其它一些事情。

(噗。)

  • What's life without whimsy?
    不为无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 TBBT字幕组
  • 你丫才双子座,你们全家都双子座。
  • World C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