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拉 – 15

我仍在寻找没有在帕羊镇停下来的原因,没有在村子里住下,淌过那片绝美的沙漠到雅鲁藏布江边的原因。是因为奔驰的快感、对游客远离、安全感、旅途寂寞、还是像某人那样要把这段路留给姑娘……总之都是很矫情的结果。当然纠结到这个程度,即使停下来也是矫情的结果。没必要让旅行在旅行层面上做到最好,我只是在找自己的原因。

可以很轻易地归结为缺乏安全感。我指的当然不是治安方面。——这辆车可能随时会废掉。尽管花¥1200买车就是抱着「这个价钱坏在任何地方直接扔掉不心疼」的念头,但渐渐地还是期望能够骑着它完成旅行。几次故障都被我坚持着把车弄到县城修好。这段旅行可能随时会停止。这段旅行可能随时因为车子废掉而停止。——至少在这个因素上,我可以通过不绕路去古格甚至不在帕羊停留而减少车子坏掉的可能——如果真是因为这样,说明我对概率独立性在潜意识里还缺乏深刻认知。

其实任何进藏的车都可能随时废掉;任何在路上的车也可能随时废掉;我在悉尼没钱时也担心车子太久没保养哪天坏在路上会很麻烦。所以并不是西藏的路或者破摩托才引发的情绪;可以说旅行把那种因缺乏安全感而影响抉择的方式做了缩影。我在旅行之外也存在这类焦虑,随时会有什么把整个生活打碎:疾病、事故、牵动、国家……这些我很久前就写过,所以有新例子也只是在无味地证实,并不能给我更多触动。知道这些后,有人照常过活,如果世界末日真来了那就是命;有人设法降低风险和损失,但即使把安全系数提高到99%,命不够硬也会成为那1%……阿勃丝梦见巨轮着火;亨利米勒在借来的房间写作,「随时都可能不得不停下手中的笔,这种事态一直是生活的常态」。这种焦虑并不会成为日常情绪的主流,能够变态地考虑这些的人,也当然能让自己从中解脱。解脱思路中最常用的一个,就是相信自己任何情况下都能文艺地活着,哪怕一切都发生了,又能怎样?

过了帕羊、塔尔钦、古格、阿里,就是真正的新藏线路段,风雪中千里无人的山口。我骑上这条路要去的地方。拉拉们在那边叫做达坂,红土覆盖的达坂、绿玉雕嵌的达坂。安久拉也会在那儿,裙裾烂熳,讲着初见后又经历的风景,如何能没有她。

2011.5,红土达坂

三藏的帐

还是先把这篇赶出来,不然吹牛时没有链接背景介绍,感觉怪怪的。

2011年4-7月,到成都买了二手摩托,沿川藏线进藏,新藏线出藏,后来计划有变,又沿南疆骑到格尔木,再从青藏线进藏,然后去逛尼泊尔。途中不时和各种朋友见面或者陪行,但大多数时间还是一个人。路线大概就是这样:

蓝色是骑摩托,绿色是坐车(深绿色是重合部分)。本打算在Google Map上描出每天的轨迹,一直懒得动手,就先这样子了。其中川藏是从南线到新都桥,经八美、炉霍到北线,又从昌都经邦达回南线然后到拉萨。全程(算上在拉萨周边闲逛)大概9000多公里。

就是这辆车。银钢125cc,经川藏、新藏、青藏,一路风雪颠簸,虽然上坡无力且时有小恙,却也功成圆满,赐法号〖三藏〗。

以及 @iswenyi 同学的华丽白描~~

摩托方面共花费¥1806。其中买车¥1200、卖车¥600(匆匆卖给朋友的朋友,不然能再多卖些),保养和修车花费¥1206。汽油方面,因为在工布江达丢了手机,先前记在里面的账目都没有了,于是后来也没再详细记录。但这辆车很省油,平均百公里2~3升,沿途油价在¥7.6~9.6之间(93号,偶尔加90号),9000公里花费的汽油钱,应该在¥2000以内。

----------------------
Day 0,成都。买车¥1200,在金花镇的摩托市场转了一圈,二手摩托里这种朴实款的很少(大多数除了踏板就是二手也要六七千的雅马哈),也没得挑牌子,碰上什么算什么。〖银钢〗的牌子还是第一次见,后来得知是和〖力帆、隆鑫、宗申〗并称重庆四大摩托品牌……以节能(化油器的喷嘴比较小)为卖点——但这个不是我要的点啊!节能了自然就马力不足,上山时很不给力,要用二档甚至一档慢慢轰。但这次确实没出过什么大的故障,表现不错。

出发前又去配件市场。¥70买护膝和头盔。¥40配侧引擎盖、链锁、和行李架上的备用皮筋——但侧盖很快就又颠掉了;以及三天后在雪门槛,对着垭口上一公里长、半米多厚的雪,先挣扎着把车硬推过去,再回头背一趟行李,链锁和备用皮筋就捆在行李架上,过程中遗失,后来也没需要用到过。

D1,去雅安的路上换离合片和机油,¥80,属于旧车买来后必需的耗材更换。快到雅安时后胎被扎,挣扎着到城区边缘才换掉,¥20

D4,康定。早上出发前换掉本来就快磨平了的后轮外胎¥140和刹车¥25——例行耗材更换。另外前一晚被 @azoron 和 @demoi 挤上车,载着三个人去泡温泉,修车时发现后轮钢条断了9根……¥10

D15,鲁朗。链条被打歪,用二档柔着力道开了80公里,途中链条几十次脱落又装上,到鲁朗换了链条和固链器,¥80

D19,拉萨。例行保养。换机油;刹车;前避震漏油只换了一个,另一个螺丝拧不开了;调整化油器;护膝前两天丢了一只,这段路不冷,就直到拉萨才又买了一副;买了额外的内胎和火花塞备用;右手刹车杆摔断了,配上。共¥170

D25,仲巴。右手刹车杆在萨嘎又摔断了——在矮拉山口磕过底盘后,车子在平地就立不稳,每次倒下都是右手处先落地。。。¥5配上。

D29,狮泉河。换机油¥40,备用固链器¥15

D33,叶城。新藏线全程都无大碍,刚从新藏公路尽头出来,回到有人烟的地方骑了不到三公里,前轮突然爆胎,旁边就是修车铺。。。个么不用自己动手了,在车铺把拉萨买的备用内胎换上。外胎也磨损的差不多了,一起换掉,¥100。但一时兴奋忘形,被奸商换了劣质外胎,才跑了700公里,内嵌的钢丝骨架就断了,到塔什库尔干又要重新换一条。。。去喀什路上在路旁车铺调紧链条,¥1

D37,塔什库尔干。载着盼盼从喀什开到塔县。本来摩托的故事到这里就该结束的:我留在塔县等着混巴基斯坦签证,摩托车让盼盼骑回兰州。在车铺帮盼盼把车子调养了一下,又换了条外胎,盼盼买单。

第二天盼盼打电话来,说在不到墨玉的地方,摩托后轮辐条断了八九根,在路边趴窝了——完全不能理解:车子开过新藏线都没事,昨天临走时还好好的,他一个人在柏油路上怎么会开成这样!莫非丫在喀什又偷着用这车3P了?。。。苦口婆心遏止盼盼弃车的企图。他在路边车铺住下,转天找来配件修好车继续前进——据说整个后轮都换掉了。。。

第四天,我托小贩从巴基斯坦弄来的外交照会又一次被我国海关拒掉,只好改变计划,坐了两天一夜的车,在且末县城追上盼盼。本打算继续两个人骑车去青海,然而……他换的那个后轮,是不合规格硬敲上去的,相对于中轴线歪了一点点,一个人骑不明显,两个人重量增加,后座被压下来,后轮蹭到车架的螺栓。去修车铺看了看,整个后车架已经被扭歪掉了,只有用机床才能校正回来。。。于是盼盼坐车去库尔勒转火车回兰州,我继续一个人骑——目标是青海,然后拉萨。

D43,若羌。后轮倾斜的问题突然加重,去车铺换了根后轴,又加了垫圈,勉强对正。另外换了个小喇叭,共¥100

D45,在柴达木车身突然剧烈摇晃。下车查看,发现中轴一边的螺母不知何时颠掉了,中轴已经退出来了一半。。。沿途找不到大小合适的螺母,只好一路用脚顶着,隔几公里就停下,找石头把中轴砸回原位。直到格尔木才配到螺母;车灯开关坏了,左手的开关整个换下来;换机油;固定镇流器。共¥40——车铺大叔听说是要进藏,价格上超级优惠的!

D46,沱沱河。中轴的螺母仍然不是很配(轴上的螺纹有些磨损了),渐渐又松掉,于是又一路用脚顶。到沱沱河,在中轴外端又加套了一个螺母,才算搞定,¥10

D48,拉萨。换机油¥30。至此大功告成,车已经可以卖掉了(在青旅谈过¥800的价格),但想了想还是决定从尼泊尔回来后再卖,这样在拉萨期间也能骑着到处逛。后来办尼泊尔签证需要等着从家里寄旧护照过来,顺便等 @iswenyi 三天后在拉萨会合,就又骑车去逛拉姆拉措。。。

D49,曲松。过了曲松县城就又是烂路,20公里后,后轮(盼盼换的那个……)突然爆胎。我的工具已经在拉萨都处理掉了,只好往回推车,把行李架上的大包背在身上,在海拔4600m费力推了一个多小时,到小村子,和村民一起把摩托扛上路过的小货车,运回曲松县城¥50。换胎¥40;另外排气管中间本来就锈的快要坏掉,扛车时不堪磕碰,终于寿终正寝,¥140换掉。修完车已经半夜,懒得再去小旅馆砸门砍价,蹭着修车铺学徒的床过了一夜。

D74,拉萨。之前去尼泊尔的时候,把车寄放在多拉家,回到拉萨后,多拉说有朋友想买这辆车,¥600出掉。第二天就(有生之年第一次)坐青藏铁路离开了。

拉拉 – 14

到马孜木拉检查站已经21点,天正在黑下去。旁边的小旅店,七八个破床位的房间要¥50。前一晚在萨嘎县城,刚住过有生之年国内最不划算的旅店(木板隔出的多人间床位,¥30无淋浴),不愿住更坑爹的了。看路的远方隐约有两排房子,就打算先通过关卡去看看。

马孜木拉是去阿里路上唯一严格查边防证的关卡。我离开拉萨时犹豫一番,还是办了边防证;但毕竟不爽,打算试试护照是否真的不能代替边防证,于是谎称边防证找不到了(如果被拒就住下,明天说找到了)。护照确实不可以,但做良民状卖萌的结果,最终还是让我过了。值勤领导们研究半天,命令我到狮泉河(阿里县城)后必须补办。——这个和有没有护照,似乎也没关系。但这么折腾人家,心里终归过意不去,后面的关卡,都老老实实出示证件了。另外摩托被记了车牌号,但行驶证(买二手车时就没有)支吾两句说在包里,并没有仔细追究。

(在之前拉孜县国道三岔口、之后刚出狮泉河、多玛、进疆后的库地,都有关卡。库地比较严,也记了车牌号,其它几个主要还是登记身份证。三四个兵守在原野上的小房间里,满辛苦的。不让拍照。)

向前三、四百米,路边的小房子上写着〖普兰马孜木拉旅店〗——很有加州招待所的范儿。但没有人,锁着,前方应该不会再有人家了。路对面有一排工棚,也锁着,杂物间用铁丝拴着门,用钳子拧开,居然还有张烂木板床,把帐篷铺开做床单,比睡地上舒服一些。用汽油炉泡面、煮可乐,清水只够泡面的,随便擦把脸做面膜。0点后有拖拉机载了一群藏民来,大概是白天附近种地的,锁住的房间是他们睡觉的地方。他们看到我的摩托车了,手电四处晃了晃,没人找过来,也就睡了。

下午本来要在帕羊镇住,但地图有误,帕羊镇比预计提前20km出现,且规模实在不像镇子,于是就以为那不是帕羊镇,骑过去才渐渐醒悟。又或许我记不清了,是因为我不愿意在那里住才让自己认为那不是帕羊镇,至少我没有停下车稍微问一下。这一天风景绝美。在戈壁沙漠草原荒岭间切换,远处始终有喜马拉雅连绵的白色山顶,不时从山后涌来大块的黑色云团,伴着狂风,轰油门擦着云团边缘冲过去,来到太阳下面,翻个坡,细致的沙丘和雅鲁藏布江和雪山一层层叠现。那个疑似帕羊镇的村子就在沙漠地带,以国道为直径,方圆二百米的地方,一两家饭店和旅店,旅店外有几辆越野车以及相应的穿鲜艳冲锋衣的游客。我想我还是应该停下来,想象自己沿着沙漠走到雅鲁藏布江边上,满远的,或许本来就有越野车提供这样的项目。

萨嘎县住满了印度人(从樟木去冈仁波齐的朝圣团),整个镇子的旅店价格,也就变得坑爹起来,街头太阳能的淋浴房,前一晚我到的时候,就已经没有热水了。早上刚刚出发,和一个也骑着摩托的藏民在路口相遇,我速度降到0等他让开,只见他以每秒一米的速度直撞向我……换档的踏杆被撞弯了,借来锤子扳手敲直,——还用力过猛把车子敲倒(自从在矮拉被石头颠过,车子就支撑不稳了),于是右手刹车柄又一次被摔断,后来直到阿里才修好。有夜晚,有早晨,是第24天。

拉拉 – 13

从浪卡子出来是卡若拉,荒原上突然耸起,看着很近,沿着路笔直骑了十公里,才触到两道屏风似的山脊,然后一头转进山谷里,晴天,只有山头缭绕着云雾,渐渐地骑到云雾里。

翻过垭口后不久,就能看到卡若拉冰川,远远地山壁上一片白,和雾气以及堆积着云的天空晕染在一起,看不清边界。然后便专注于滑行下坡的舒爽。几个转弯后,那冰川突然出现在眼前,从路边向上两百米就能摸到的地方。还有一小块平地是停车场,旁边两个摊子卖水晶之类的纪念品,以及一个收费厕所。方圆几十公里无人区出现这些,比冰川本身更让我觉得突兀。

但我喜欢这种,沿着山路,拐角后突然出现什么的感觉,和荒原上一望无际不同的感觉。当然大多数转弯后,还是同样的山路。有时候我会想象,下一个拐角会遇到什么,发生过或幻想过的:断崖边有美丽的花;玛瑙色没被雪覆盖的海子;车子爆胎;旋转木马;土著们赶羊拦住路;突然有了超能力;大货车把我撞死;卡若拉来电话我要我们在一起。。。当然几乎所有想象,拐过去后还是同样的路。下一步的推论是这样子会不会太多失望,以及会不会使得山路比直路更容易厌倦。但我确实记不清了。

你这样说的是卡若拉,还是你自己心中的影子?

这个是不错的反诘。但从这个角度会进入误区,会变成『又有谁眼中的你是纯粹的自己?』之类哲学问题。或许我确实不能100%断言,我爱的是你而不是我的想象;但不能因此说那些完全没想过的,用歌词和韩剧就能感动的,比纠结着的,更懂得什么是山什么是爱情。至少我这种习惯去否定的人,成天忙着弄清楚什么〖不是〗的人,会反复研磨自己的想象,不会把那些不是你的,也想象进来。后来我也有去触摸那些不是,但我一直都清楚那些不是。

我只是根据卡若拉的样子,想象我们在一起时卡若拉的样子。这想象或许太超前,乃至忽略了之前要摆出什么样子,才能让我们在一起。

2011.5,卡若拉

猫猫 – 12

整个川藏线上我只见到两只猫。一只在塔公,蓬头垢面被恶狗们撵到门槛里不敢出来;一只在甘孜,被碾死在路上。

和 @demoi 住在塔公寺金顶对面的旅店。刚刚安顿好,出门就看到军车滚滚。我汽车师某部,从石渠回成都,约40辆卡车排在金顶旁边的广场上,下车午饭。之前已经有一辆炊事班的车,提前约一小时开到这边,架灶做饭。吃之前整队,训话。附近的狗们和我们纷纷围观。

旁边旅店里一只毛发凌乱的黑猫,缩在门槛后面。门外等着剩饭的狗不时冲它呲牙,却也不进门去撵它。

米饭、四菜一汤、南瓜丝瓜卷心菜什么的,基本都是素的,但偏咸偏辣(是的,那坨南瓜也是辣的),味道不错,很下饭。

我们当然知道是什么味道——这个时候上前蹭饭,是必须的事情。但demoi同学还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于是我缩在后面,等着她主动上前,给她讲『想象如果lola在……』鼓舞其积极性。后来军方吃的差不多了,连长说剩下的喂狗吧,demoi终于忍不住:『你们还是给我吃吧。。。』

顺便秀一下华丽的旅店房间,淡季¥20*2,整层楼只有我们住。饭后逛对面的佛学院,爬山,塔公寺后面的围墙正在修,帮当地人搬了会儿石头攒功德,本来计划考察塔公夜生活,但天黑后除了饭店只有一家游戏厅,只有一种游戏机——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钓鱼机,每币五毛十元起售,十几个币后渐渐上手,再也死不掉,正犹豫要不要甩手走掉,钓鱼机突然哗哗吐出一堆币,零头送人,整数兑回现金后净赚五块。

这样的运输车队,路上很多很多。第二天【八美-道孚】全是土路,告别demoi时被另一个运输队赶上,然后我用了一个半小时超越40多辆卡车,周围风景如画,中间黄龙滚滚,我在碎石和黄土中,寻找较为平坦和安全的超车路线,最差能见度小于5m,听声音判断前面卡车的距离。

甘孜往德格路上,快到马尼干戈的时候,又是运输队。路上有只死猫,被车队一辆辆碾的翻来翻去。我看不下去,停在路边,趁着车队空挡,把猫拎到路边荒地里。

拉萨的旅馆里有好几只猫。前几年这边人人牵条小京巴的时尚,似乎不那么流行了,猫们也相对闲适了一些。一只老猫的后腿骨断了又长好,岔着白森森的骨茬,我买了牛奶和它在露台上分着喝。老板娘过来喂食,半碗风干的牦牛肉碎撒在地上,猫淡定地看着,不碰,我捻起一块,味道不错,继续……我吃过的最好吃的猫粮。

但这一带的猫确实很少,后来从喀什到青海那边,也没怎么见到。反倒是在新藏边界上,风雪中连翻三座5000m达坂,中途冻的受不了,跑进松西乡的茶馆,把老板娘叫醒讨热水喝的时候,在茶馆里看到一只老猫。这无疑是我见过,乃至听说过的常驻海拔最高(>5200m)的猫了。你们还知道有更高的么?

然后就没有了——比川藏线见到的更少。后来在加德满都旅店里有只猫,形状妖娆,不避人,主动遛进房间翻吃的,把各种果脯肉干拿出来孝敬了一番,最后发现人家爱吃肉蓉口味的压缩饼干。

拉拉 – 11

整个川藏线上我只见到两只猫:一只在塔公,蓬头垢面被恶狗们撵到门槛里不敢出来;一只在甘孜,被碾死在路上。拉萨的旅馆里有四、五只猫。我在旅馆阳台上看书,猫在脚边晒太阳。猫的左后腿不知什么时候断了又长好了,白森森、半腿长的骨头岔到外面,但也不是很影响晒太阳的样子。我买了牛奶和它一起喝。老板娘过来,在它面前撒了半碗风干的牦牛肉碎,猫淡定地看着,没有碰,我捻起一块,味道不错,继续……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猫粮。

在拉萨的人可以大致挑出这么几种:讨生活的,对这里的感觉就像其它地方的人对他们所在城市一样;朝圣的藏民,我永远不会知道自己对他们的了解到了什么程度;以及,各种拉风人物。这样的路走多了,就会培养出雷达,人群中能够分辨出观光的游客、和稍微有点不一样的:60/70/80岁骑车从东北进藏的大爷、刚毕业瞒着/没瞒着家里来德克士打工的小弟、各种志愿者、妹子画盘子在店里寄卖、蓝天腰椎瘫痪坐着轮椅开旅馆、帮着开发路线的、买4500在当地拉活的、办事处边做项目边玩的、从家乡捎黄糖过来陪老公练厨艺的……有的一开始也是游客,有的晃久了也变成讨生活的,界限模糊。随便哪个多写几句,就是很好的『我认识了……』的游记见闻。

我还分不出拉萨的藏民和路上村里的有什么不同,于是拉萨的意义更多的不在当地藏民,而是那些和我们差不多的人。各种各样的人,把拉萨映射成梦想中应该去的地方。当然这儿未必是我的梦想,但我知道来这儿可以围观很多人的梦想。一个人长时间行走在丛莽地区,自然会渴望抵达城市。茅店里社林边,差不多彪悍的人,就各自经历吹吹牛,相期邈云汉,其间没有什么【你放弃了多少为何选择这样做】这方面的交流,就像和谁谁们聊天打屁时那样,只是确定丫们还能继续这样活着。

当然梦想也有高低之分,就像讨生活也有混的好坏之分。不要说什么『有梦想去实现就是完美人生』之类的励志鬼话,好多人梦的很逊实现了也很逊。其实三种人外最多的还是大批游客;我们那些和游客的所谓【不一样】,也大多禁不住严苛的自我剖析。晚上在青旅听窗外大叔抱着酒瓶给妹子讲他如何厌倦了工作来这里,然后话锋一转讲步入社会应该注意的(以fuck修饰的)处世准则。这个时候我想前面提到的那些人,我又把他们符号化了。他们有更多东西也许我懒得了解但不应忽视。他们除了去过拉萨外,有的还会做presentation,有的当领队不靠谱,有的睚眦有的洒脱,有的执迷于二分法,自己就把这方面生活上升成全部……总之不是我们逛同一个版爬过山,就应该激情搂在一起。安久拉。

这里确实是能让我歇一口气的地方。但我也不清楚那种强烈的要离开的情绪,是因为歇憩引发的警省、人群中的寂寞、还是别的什么。总之类似早上想赖床又主动踢开被子的感觉。挣扎着离开。我在拉萨待了两天,补办手机卡什么的。然后想离开了。退房驮着所有行李去见了丁丁和阿雪,然后和他们去见多拉,午饭吃到下午,反正一天内什么时候出发都是可以的。但饭桌上决定还是需要办边防证,以及又认识了更多的人以及这些人晚上还要在家里做饭让我吃,于是留下来蹭丁丁房间住了一晚,第四天拿了边防证又和他们混到午饭,然后阿雪说留下来一起再玩两天,其实时间上无所谓,但下午还是走了,堆龙德庆曲水江塘直到冈巴拉,然后可能是离开的情绪,让我没有从冈巴拉往东走,也没在羊卓雍错流连。快到浪卡子县城时开始下雪,县城浴室的太阳能热水已经用光了,喝碗汤面蜷在被子里。

2011.5,冈巴拉,羊卓雍错

拉拉 – 10

翻过米拉后在下雨,大块的、看得见边的雨云,晴空中嵌在头顶,所以淋雨时想到的是加大油门尽快冲过去,后来想抒情的时候回忆起那个景象,才觉得彼景应该映射的情绪,是在细雨中感到孤独。赫里内勒多·马尔克斯少校望着荒凉街道、巴旦杏树上凝结的水珠,感觉自己在孤独中迷失,他悲伤地敲下发报键:『马孔多在下雨。』上校在另一端冷冷地re:『别犯傻了,八月下雨很正常。』

我想象下雨时米拉在旁边的样子,然后指给她:看,雨。那一瞬间她会完全明白这个由风物至内心的文艺化映射过程,然后沉醉在我怀里。或者当她在某种类似情绪的时候,我出现在旁边,叨逼的还是平时的话,她却能听出feel,然后沉醉在我怀里。——作为解构主义者,我其实不认可这种通过刻意释放情绪而达成的不真实的感动。但我仍然有在远处窥视天气,等雨云飘起才凑上前去,亲亲另一个你。茁壮活着的我们早已习惯控制壳的开启,主动把自己放到感性情绪里泡一泡,至于被感动,还需要更胜一层的理性批准是否要对致感行为进行迎合。

后来太阳又出来了,全场欢呼,而我在想因为雨停了所以要欢呼这种映射太快餐了所以无感;就像我之前选择坐在草地上等雨的时候打开壳而米拉却不在一样,总之总有一个是醒着的。我也有冲进人群找米拉,但一瞬间的迟缓后来没找到,迟缓是因为我不知道这一次找到了又有什么用,就像每一次看你的感动,我都会想说些什么,却又停下,静置,这想法只是我一时的风暴,或者说出来也只是你的风暴。

2011.5,昌都

拉拉 – 9

于是继续说米拉,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欲望之火,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

翻越米拉时,我的情绪被〖即将到拉萨〗所左右,连上山的坡度也显得更缓一些,仿佛加大油门一下子就可以轰过去。但是骑车的人都知道:由于存在视差以及身体倾角(?),眼睛看到的要比真实路面显得更平一些。看着像平路的,其实是小上坡;感觉能用三档直接飚过去的,车子渐渐无力,才悻悻地改用二档;看起来二档的坡路有时甚至要切到一档,时速10公里,可以安全地乱瞅乱想。——也许在米拉我过于雀跃有飚车的冲动,记不清了,但终归会有某段坡度让我降到二档慢悠悠乐呵。当然那些开宝马摩托或者雅马哈400的,三四档也直接轰过去了,所以只有骑破车才有这种细腻感受。——关于宝马和土摩托的不同结局以及性价比等等穷逼话题,我们回头另开帖子讲,这一段已经跑题了不小清新了,另外每次提到米拉我都会想起老而弥坚的喀麦隆前国脚,这个点已经冷到了让我认真考虑要不要换一座山去写,但不把它爆出来又不吐不快。。。这类冷笑话在我和米拉躺在草坪上时是很好的情趣,但在说服她躺下来前是很大的障碍,甚至考虑是不是障碍这件事本身也是障碍。后来我想就直接让米拉看到我想象我有了米拉之后的样子吧,后来我猛一激灵,睁开眼在床上躺了好久,才分辨出我此刻正轰着二档慢悠悠在爬向米拉的路上走神。我想米拉。

最近写东西常用的切入点之一,就是反省自己在某段路上是否忙着注意这个而忽略了那个。为了到拉萨而忽略了米拉,为了米拉而忽略了温泉,路旁妹子对我笑的时候,我应该住下来了解她的房间,就像自驾大叔们做的那样,我居然还常常感叹旅行的体验到了瓶颈无法再深入,这是穿越昔日着魔之地的旅行(ISBN:9787544253994 P256),我应该停下来进大金寺,应该去虎跳徒步,应该绕150公里花150块去谷歌古格王朝,我用了不到24h穿过遮天蔽日的密林河谷,穿过从夯土渐渐过渡到简易铁皮屋顶的各式民居,穿过开满罂粟花、还矗立着喜马拉雅三叶虫龙骨的原野,几乎毫无意识,只盯着路上飞舞的别人看不到的黄色蝴蝶,我为米拉寻找着风景,又为米拉忽略着风景,总之我后来看见了蝴蝶。跑步的人知道,有时候是会有一种状态,什么路上风景呼吸清凉空气数了多少圈……什么都不想,出神地沿着路。

从机场回来的时候,坐在后排,闭上眼,疲惫散发出去,心却还警醒着不要在哪怕一个司机面前露出更多的疲惫,我爱那只蝴蝶,知道这一次出去又没结果。

2011.5,米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