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车,一些态度

说实话我很不喜欢中青报《永不抵达的列车》这样的稿子,找些死者把生前状况描述一通,写的像介绍手机上网的广告,仿佛因为他们死了所以他们生前的生活就比列车外农田里大妈的更精彩更值得描述,仿佛因为他们有这样的生活所以他们的死就更值得潸然泪下,nonsense。

从这个角度讲我显然是“冷静,理性”的。我厌烦每逢事故,老妈们那种“哎呀(年纪轻轻/马上就到家了/怀孕/全家人)就这么死了,多可惜呀”的句式。他们的死迅速沦为统计数字,他们的故事,在我了解事情分析责任时,不会因其凄惨程度而有任何正面或负面的偏向。

简要的说,我对这类事件的接受过程是这样的:哦,又撞车了,死了些人,是因为信号系统遭雷劈(设计时总该有个三保险吧)还是调度失误?但总归是人为出现的致命失误,动车局这几年的烂样,出这种事也不奇怪,他们会控制舆论,他们会找替罪羊,掩埋车头?这个比我预料的更蠢,一群傻逼。然后对照心里国家末日的那个大概时间,盘算一下是正常接近了还是又有所提前。

如果有人组织我也会路过献朵花,夜半酒馆里也会默默泼一杯遥祭。但具体到死者每个人的故事,我从来不会去关心。我不知道这种心态和奥巴马念出每个死者姓名相比,是否冷血。我不知道如果其中有熟人的话,会不会还是这个样子。不知道如果是纯天灾而没有任何人祸可以找茬,会否是另一种心情。

但这种冷漠和领导们同样把死者沦为统计数字,以及《假如不能愤怒,请不要嘲笑愤怒的人们》中的那种冷漠,我想还是不同的。至少我不会嘲笑其他愤怒的人们,充其量只是悲哀滴看着他们,说我觉得自己的愤怒实在不能造成什么作用,所以不好意思就不参加到你们当中了,加油啊。

我也明白每个人都贡献愤怒才能壮大的道理,也会因当局因为舆论而改变处理方式的一时成功而欣喜,但我还是不觉得把自己也投进这种愤怒大潮,是件多么有效率的事。有你们愤怒我就先不愤怒了。当然如果哪天没人愤怒了,也许就轮到我愤怒了。

所以也许冷漠只是将愤怒无奈地放到一边,遇到更有效率散发出来的机会,我还是会散发的。如果盛祖光恰巧出现在面前,我会毫不犹豫一板砖正面拍丫脸上;如果xxx恰巧出现在面前,我会认真考虑暴起把丫做掉然后跑路的可行性乃至跑不掉一命换一命是否划算。

酱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