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久拉霍 Khajuraho

克久拉霍 Khajuraho 的色情雕像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多,在几个主要神庙侧面最中央各有两三幅,其它的就只是在大量正常非色情的神态中见缝插针,角落里放上几幅。所以在这里并不能学到什么新技术。。。

雕像本身确实是极为精美的,相机拍下来,回到旅店,电脑上放大了一幅幅看过来,尤其是很多单人的不涉及色情的女体,感觉极好。最美妙的地方在于,雕像和雕像之间,并没有完全独立的隔断,整面墙仿佛就是一个大社会,每个人都在上面演出自己的生活。离得太近的几个,神态中似乎有交流,却又有各自的独立生活,小圈子里互相掏摸几下,咸湿的和旁观的,都是泰然自若的安详神态。这种微妙的感觉很喜人。

FIS2015002G0614-2063

FIS2015002G0614-1980

FIS2015002G0614-1956

FIS2015002G0614-2001

FIS2015002G0614-1953

把猥琐的整理出来一些,做个拼图。有几幅很有名的,譬如操马那个,转了两圈没找到,也就算了。

FIS2015002G0614-kho

Where is Sonagachi?

Yes, Kolkata, the largest red light district in Asia. Believe it or not, I went there just for curiosity... Anyway, I found it's not easy for foreigners to find the place quickly. There is no "Sonagachi" the point on Google Map. To google the name, all the results are not quite clear.

Sonagachi is located in North Kolkata near the intersection of Chittaranjan Avenue and Shobhabazar with Beadon Street.
-- You will not find "Shobhabazar with Beadon Street".

about one kilometer north of Kolkata's Marble Palace area.
-- It's true, but it does not mean you could find it.

from sova bazar metro station Sonagachi is 3 minutes walking distance.
-- Also true, but which direction?

The GPS coordinate on Wikipedia is not accurate as well. Actually, the red light district is not very large as you imagine. The central brothels area is smaller than any large casino in Las Vegas. Especially in daytime - maybe you are afraid to visit at night - most of the brothels seem no difference with other buildings. Walking on the street over 34 Celsius, guessing whether the lady walking around you is a prostitute. What an absurd adventure, I talked to myself.

It took me more than 2 hours seeking between Marble Palace and Sova Bazar, till I give up to find it via Google. I tried to take a tu-tu Taxi: "Sonagachi? Women?" Surprisely (but I like it), many Taxi refused to drive me there. Some of them just showed me the direction. Then I kept walking and asking, finally I found it.

20150602_sonagachi_map

The main streets of the red light district are Gdurgacharan Miira St and Abinash Kabiraj St. In each alley you can see many brothels and pimps and prostitutes, but they are not very far from the main streets.

Considering the street names always change in India. I think the correct GPS coordinates should be < N22.5929 E88.3618 >.

Sonagachi is dangerous, with its HIV rates and some blackmail issues in the deal. But it is not so dangerous if you just want to have a look. The district is close to city central. On Gdurgacharan Miira St there are food and grocery stores. Many local people live there as a normal India busy area. At the crossing of the two main streets, policemen sit aside the shrine, with or without uniform, but it seems they are just to prevent violence.

Following my instruction, two young girls in my hotel visited Sonagachi at the same night. Of course they gained a lot of weird eyesight. Anyway, at least on main streets, they were secure.

FIS2015002G0602-1680

澳大利亚护照 – 适用国家

· 大多数资料引用维基百科,编辑过程中觉得过时或者含糊不清的,经查询后做了修改。后来索性把地图重新标色了一遍,算是复习世界地理。

· 维基的地图颜色,主要根据是否免费来区分的;对布朗星人而言,在签证费不算太离谱的情况下,是否能随时想进就进,显得更重要一些。所以新填色的优先级是

免签 > 落地签(无论是否收费) > 电子签证(ETA) > 预先申请签证

· 号称免签/落地签的国家,要从任何口岸都能落地签,才算数的;很多国家只是直飞首都机场才落地签,如老挝、柬埔寨、巴拉圭……都被我归到红色里面的。而且免签的时间不能太短,好歹也要7天以上吧。(尼玛中国还号称北上广蓉72小时过境免签呢。。。)

国家列表:
Continue reading

拉拉 – 15

我仍在寻找没有在帕羊镇停下来的原因,没有在村子里住下,淌过那片绝美的沙漠到雅鲁藏布江边的原因。是因为奔驰的快感、对游客远离、安全感、旅途寂寞、还是像某人那样要把这段路留给姑娘……总之都是很矫情的结果。当然纠结到这个程度,即使停下来也是矫情的结果。没必要让旅行在旅行层面上做到最好,我只是在找自己的原因。

可以很轻易地归结为缺乏安全感。我指的当然不是治安方面。——这辆车可能随时会废掉。尽管花¥1200买车就是抱着「这个价钱坏在任何地方直接扔掉不心疼」的念头,但渐渐地还是期望能够骑着它完成旅行。几次故障都被我坚持着把车弄到县城修好。这段旅行可能随时会停止。这段旅行可能随时因为车子废掉而停止。——至少在这个因素上,我可以通过不绕路去古格甚至不在帕羊停留而减少车子坏掉的可能——如果真是因为这样,说明我对概率独立性在潜意识里还缺乏深刻认知。

其实任何进藏的车都可能随时废掉;任何在路上的车也可能随时废掉;我在悉尼没钱时也担心车子太久没保养哪天坏在路上会很麻烦。所以并不是西藏的路或者破摩托才引发的情绪;可以说旅行把那种因缺乏安全感而影响抉择的方式做了缩影。我在旅行之外也存在这类焦虑,随时会有什么把整个生活打碎:疾病、事故、牵动、国家……这些我很久前就写过,所以有新例子也只是在无味地证实,并不能给我更多触动。知道这些后,有人照常过活,如果世界末日真来了那就是命;有人设法降低风险和损失,但即使把安全系数提高到99%,命不够硬也会成为那1%……阿勃丝梦见巨轮着火;亨利米勒在借来的房间写作,「随时都可能不得不停下手中的笔,这种事态一直是生活的常态」。这种焦虑并不会成为日常情绪的主流,能够变态地考虑这些的人,也当然能让自己从中解脱。解脱思路中最常用的一个,就是相信自己任何情况下都能文艺地活着,哪怕一切都发生了,又能怎样?

过了帕羊、塔尔钦、古格、阿里,就是真正的新藏线路段,风雪中千里无人的山口。我骑上这条路要去的地方。拉拉们在那边叫做达坂,红土覆盖的达坂、绿玉雕嵌的达坂。安久拉也会在那儿,裙裾烂熳,讲着初见后又经历的风景,如何能没有她。

2011.5,红土达坂

三藏的帐

还是先把这篇赶出来,不然吹牛时没有链接背景介绍,感觉怪怪的。

2011年4-7月,到成都买了二手摩托,沿川藏线进藏,新藏线出藏,后来计划有变,又沿南疆骑到格尔木,再从青藏线进藏,然后去逛尼泊尔。途中不时和各种朋友见面或者陪行,但大多数时间还是一个人。路线大概就是这样:

蓝色是骑摩托,绿色是坐车(深绿色是重合部分)。本打算在Google Map上描出每天的轨迹,一直懒得动手,就先这样子了。其中川藏是从南线到新都桥,经八美、炉霍到北线,又从昌都经邦达回南线然后到拉萨。全程(算上在拉萨周边闲逛)大概9000多公里。

就是这辆车。银钢125cc,经川藏、新藏、青藏,一路风雪颠簸,虽然上坡无力且时有小恙,却也功成圆满,赐法号〖三藏〗。

以及 @iswenyi 同学的华丽白描~~

摩托方面共花费¥1806。其中买车¥1200、卖车¥600(匆匆卖给朋友的朋友,不然能再多卖些),保养和修车花费¥1206。汽油方面,因为在工布江达丢了手机,先前记在里面的账目都没有了,于是后来也没再详细记录。但这辆车很省油,平均百公里2~3升,沿途油价在¥7.6~9.6之间(93号,偶尔加90号),9000公里花费的汽油钱,应该在¥2000以内。

----------------------
Day 0,成都。买车¥1200,在金花镇的摩托市场转了一圈,二手摩托里这种朴实款的很少(大多数除了踏板就是二手也要六七千的雅马哈),也没得挑牌子,碰上什么算什么。〖银钢〗的牌子还是第一次见,后来得知是和〖力帆、隆鑫、宗申〗并称重庆四大摩托品牌……以节能(化油器的喷嘴比较小)为卖点——但这个不是我要的点啊!节能了自然就马力不足,上山时很不给力,要用二档甚至一档慢慢轰。但这次确实没出过什么大的故障,表现不错。

出发前又去配件市场。¥70买护膝和头盔。¥40配侧引擎盖、链锁、和行李架上的备用皮筋——但侧盖很快就又颠掉了;以及三天后在雪门槛,对着垭口上一公里长、半米多厚的雪,先挣扎着把车硬推过去,再回头背一趟行李,链锁和备用皮筋就捆在行李架上,过程中遗失,后来也没需要用到过。

D1,去雅安的路上换离合片和机油,¥80,属于旧车买来后必需的耗材更换。快到雅安时后胎被扎,挣扎着到城区边缘才换掉,¥20

D4,康定。早上出发前换掉本来就快磨平了的后轮外胎¥140和刹车¥25——例行耗材更换。另外前一晚被 @azoron 和 @demoi 挤上车,载着三个人去泡温泉,修车时发现后轮钢条断了9根……¥10

D15,鲁朗。链条被打歪,用二档柔着力道开了80公里,途中链条几十次脱落又装上,到鲁朗换了链条和固链器,¥80

D19,拉萨。例行保养。换机油;刹车;前避震漏油只换了一个,另一个螺丝拧不开了;调整化油器;护膝前两天丢了一只,这段路不冷,就直到拉萨才又买了一副;买了额外的内胎和火花塞备用;右手刹车杆摔断了,配上。共¥170

D25,仲巴。右手刹车杆在萨嘎又摔断了——在矮拉山口磕过底盘后,车子在平地就立不稳,每次倒下都是右手处先落地。。。¥5配上。

D29,狮泉河。换机油¥40,备用固链器¥15

D33,叶城。新藏线全程都无大碍,刚从新藏公路尽头出来,回到有人烟的地方骑了不到三公里,前轮突然爆胎,旁边就是修车铺。。。个么不用自己动手了,在车铺把拉萨买的备用内胎换上。外胎也磨损的差不多了,一起换掉,¥100。但一时兴奋忘形,被奸商换了劣质外胎,才跑了700公里,内嵌的钢丝骨架就断了,到塔什库尔干又要重新换一条。。。去喀什路上在路旁车铺调紧链条,¥1

D37,塔什库尔干。载着盼盼从喀什开到塔县。本来摩托的故事到这里就该结束的:我留在塔县等着混巴基斯坦签证,摩托车让盼盼骑回兰州。在车铺帮盼盼把车子调养了一下,又换了条外胎,盼盼买单。

第二天盼盼打电话来,说在不到墨玉的地方,摩托后轮辐条断了八九根,在路边趴窝了——完全不能理解:车子开过新藏线都没事,昨天临走时还好好的,他一个人在柏油路上怎么会开成这样!莫非丫在喀什又偷着用这车3P了?。。。苦口婆心遏止盼盼弃车的企图。他在路边车铺住下,转天找来配件修好车继续前进——据说整个后轮都换掉了。。。

第四天,我托小贩从巴基斯坦弄来的外交照会又一次被我国海关拒掉,只好改变计划,坐了两天一夜的车,在且末县城追上盼盼。本打算继续两个人骑车去青海,然而……他换的那个后轮,是不合规格硬敲上去的,相对于中轴线歪了一点点,一个人骑不明显,两个人重量增加,后座被压下来,后轮蹭到车架的螺栓。去修车铺看了看,整个后车架已经被扭歪掉了,只有用机床才能校正回来。。。于是盼盼坐车去库尔勒转火车回兰州,我继续一个人骑——目标是青海,然后拉萨。

D43,若羌。后轮倾斜的问题突然加重,去车铺换了根后轴,又加了垫圈,勉强对正。另外换了个小喇叭,共¥100

D45,在柴达木车身突然剧烈摇晃。下车查看,发现中轴一边的螺母不知何时颠掉了,中轴已经退出来了一半。。。沿途找不到大小合适的螺母,只好一路用脚顶着,隔几公里就停下,找石头把中轴砸回原位。直到格尔木才配到螺母;车灯开关坏了,左手的开关整个换下来;换机油;固定镇流器。共¥40——车铺大叔听说是要进藏,价格上超级优惠的!

D46,沱沱河。中轴的螺母仍然不是很配(轴上的螺纹有些磨损了),渐渐又松掉,于是又一路用脚顶。到沱沱河,在中轴外端又加套了一个螺母,才算搞定,¥10

D48,拉萨。换机油¥30。至此大功告成,车已经可以卖掉了(在青旅谈过¥800的价格),但想了想还是决定从尼泊尔回来后再卖,这样在拉萨期间也能骑着到处逛。后来办尼泊尔签证需要等着从家里寄旧护照过来,顺便等 @iswenyi 三天后在拉萨会合,就又骑车去逛拉姆拉措。。。

D49,曲松。过了曲松县城就又是烂路,20公里后,后轮(盼盼换的那个……)突然爆胎。我的工具已经在拉萨都处理掉了,只好往回推车,把行李架上的大包背在身上,在海拔4600m费力推了一个多小时,到小村子,和村民一起把摩托扛上路过的小货车,运回曲松县城¥50。换胎¥40;另外排气管中间本来就锈的快要坏掉,扛车时不堪磕碰,终于寿终正寝,¥140换掉。修完车已经半夜,懒得再去小旅馆砸门砍价,蹭着修车铺学徒的床过了一夜。

D74,拉萨。之前去尼泊尔的时候,把车寄放在多拉家,回到拉萨后,多拉说有朋友想买这辆车,¥600出掉。第二天就(有生之年第一次)坐青藏铁路离开了。

《肠子》

其实最初本来只是想秀一下帐篷的。

我战绩辉煌(1, 2)的Luxe Rocket,一米宽的超轻型单人帐,大约十个月前在伍须海附近,终于华丽丽地睡下了三个人。入帐前生了篝火,取暖时三个人轮流捧着Kindle读《肠子》,同时赞美 @demoi 同学的高起点:第一次露营就是在海拔3750m和大叔们用超轻帐雪地3P,然后回帐篷里继续读,同时各种体位,然后次日被挖虫草的山民告知走错了路,下撤,换条路上,密林里踩着积雪冲上4000m山脊,发现又走错,打消了 @azoron 同学一腔鸡血翻过山脊继续冲的念头,原路返回,入夜后回到公路,1.5h后搭到车回县城——之前约定了如果能顺利回城就还去吃上次那家极难吃的彝族包子还愿。。。

然后想起当时在山上说过,回头要正式把《肠子》读一遍录音的,然后发现明天就是Chuck Palahniuk的生日,其实我更想录他的《出埃及记》,但意识到你们今晚还要聚餐,这个应该更适合饭后听。

很久,很久,很久,没做过这种大段朗读了,语气方面还是不熟,要是觉得好玩以后继续的话,应该会有进步。

Enjoy it。

----------------------
《肠子》,原著:Chuck Palahniuk,翻译:foxbok(译文链接

download here

----------------------

拉拉 – 14

到马孜木拉检查站已经21点,天正在黑下去。旁边的小旅店,七八个破床位的房间要¥50。前一晚在萨嘎县城,刚住过有生之年国内最不划算的旅店(木板隔出的多人间床位,¥30无淋浴),不愿住更坑爹的了。看路的远方隐约有两排房子,就打算先通过关卡去看看。

马孜木拉是去阿里路上唯一严格查边防证的关卡。我离开拉萨时犹豫一番,还是办了边防证;但毕竟不爽,打算试试护照是否真的不能代替边防证,于是谎称边防证找不到了(如果被拒就住下,明天说找到了)。护照确实不可以,但做良民状卖萌的结果,最终还是让我过了。值勤领导们研究半天,命令我到狮泉河(阿里县城)后必须补办。——这个和有没有护照,似乎也没关系。但这么折腾人家,心里终归过意不去,后面的关卡,都老老实实出示证件了。另外摩托被记了车牌号,但行驶证(买二手车时就没有)支吾两句说在包里,并没有仔细追究。

(在之前拉孜县国道三岔口、之后刚出狮泉河、多玛、进疆后的库地,都有关卡。库地比较严,也记了车牌号,其它几个主要还是登记身份证。三四个兵守在原野上的小房间里,满辛苦的。不让拍照。)

向前三、四百米,路边的小房子上写着〖普兰马孜木拉旅店〗——很有加州招待所的范儿。但没有人,锁着,前方应该不会再有人家了。路对面有一排工棚,也锁着,杂物间用铁丝拴着门,用钳子拧开,居然还有张烂木板床,把帐篷铺开做床单,比睡地上舒服一些。用汽油炉泡面、煮可乐,清水只够泡面的,随便擦把脸做面膜。0点后有拖拉机载了一群藏民来,大概是白天附近种地的,锁住的房间是他们睡觉的地方。他们看到我的摩托车了,手电四处晃了晃,没人找过来,也就睡了。

下午本来要在帕羊镇住,但地图有误,帕羊镇比预计提前20km出现,且规模实在不像镇子,于是就以为那不是帕羊镇,骑过去才渐渐醒悟。又或许我记不清了,是因为我不愿意在那里住才让自己认为那不是帕羊镇,至少我没有停下车稍微问一下。这一天风景绝美。在戈壁沙漠草原荒岭间切换,远处始终有喜马拉雅连绵的白色山顶,不时从山后涌来大块的黑色云团,伴着狂风,轰油门擦着云团边缘冲过去,来到太阳下面,翻个坡,细致的沙丘和雅鲁藏布江和雪山一层层叠现。那个疑似帕羊镇的村子就在沙漠地带,以国道为直径,方圆二百米的地方,一两家饭店和旅店,旅店外有几辆越野车以及相应的穿鲜艳冲锋衣的游客。我想我还是应该停下来,想象自己沿着沙漠走到雅鲁藏布江边上,满远的,或许本来就有越野车提供这样的项目。

萨嘎县住满了印度人(从樟木去冈仁波齐的朝圣团),整个镇子的旅店价格,也就变得坑爹起来,街头太阳能的淋浴房,前一晚我到的时候,就已经没有热水了。早上刚刚出发,和一个也骑着摩托的藏民在路口相遇,我速度降到0等他让开,只见他以每秒一米的速度直撞向我……换档的踏杆被撞弯了,借来锤子扳手敲直,——还用力过猛把车子敲倒(自从在矮拉被石头颠过,车子就支撑不稳了),于是右手刹车柄又一次被摔断,后来直到阿里才修好。有夜晚,有早晨,是第24天。

拉拉 – 13

从浪卡子出来是卡若拉,荒原上突然耸起,看着很近,沿着路笔直骑了十公里,才触到两道屏风似的山脊,然后一头转进山谷里,晴天,只有山头缭绕着云雾,渐渐地骑到云雾里。

翻过垭口后不久,就能看到卡若拉冰川,远远地山壁上一片白,和雾气以及堆积着云的天空晕染在一起,看不清边界。然后便专注于滑行下坡的舒爽。几个转弯后,那冰川突然出现在眼前,从路边向上两百米就能摸到的地方。还有一小块平地是停车场,旁边两个摊子卖水晶之类的纪念品,以及一个收费厕所。方圆几十公里无人区出现这些,比冰川本身更让我觉得突兀。

但我喜欢这种,沿着山路,拐角后突然出现什么的感觉,和荒原上一望无际不同的感觉。当然大多数转弯后,还是同样的山路。有时候我会想象,下一个拐角会遇到什么,发生过或幻想过的:断崖边有美丽的花;玛瑙色没被雪覆盖的海子;车子爆胎;旋转木马;土著们赶羊拦住路;突然有了超能力;大货车把我撞死;卡若拉来电话我要我们在一起。。。当然几乎所有想象,拐过去后还是同样的路。下一步的推论是这样子会不会太多失望,以及会不会使得山路比直路更容易厌倦。但我确实记不清了。

你这样说的是卡若拉,还是你自己心中的影子?

这个是不错的反诘。但从这个角度会进入误区,会变成『又有谁眼中的你是纯粹的自己?』之类哲学问题。或许我确实不能100%断言,我爱的是你而不是我的想象;但不能因此说那些完全没想过的,用歌词和韩剧就能感动的,比纠结着的,更懂得什么是山什么是爱情。至少我这种习惯去否定的人,成天忙着弄清楚什么〖不是〗的人,会反复研磨自己的想象,不会把那些不是你的,也想象进来。后来我也有去触摸那些不是,但我一直都清楚那些不是。

我只是根据卡若拉的样子,想象我们在一起时卡若拉的样子。这想象或许太超前,乃至忽略了之前要摆出什么样子,才能让我们在一起。

2011.5,卡若拉